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先皇继位后,整个宸王府便搬到了大雁山,过上了深居简出的日子。只是在每年元宵宴和呼云观道会两国使节来访时才会来阳都。 本来以为一切都这样安定了下来,可在先皇去世当今皇帝也就是他皇兄继位后,原宸王世子也就是当今宸王却不再深居简出,而是频频与朝臣私下接触。 等他皇兄发现之时,朝中已经有近半的朝臣被宸王收买。早知道收买这两个臣子容易,可要收买几十个臣子却不是说有钱就可以。更重要的是得有实力,这个实力是指修为和前景。 皇兄当即派了两名修为为炼气期五层的暗卫前去大雁山查探情况,结果两名暗卫有去无回。皇兄大惊却不敢再派人去查探了,整个大蜀国皇宫,炼气期五层及以上的侍卫不过二十人,他可损失不起啊! 不过,皇兄生了要试探一下宸王修为的心。 在三年前的元宵宴上,皇兄借着酒兴说要跟宸王切磋一下。说是切磋,可皇家之人都害怕伤及彼此,故而他们的切磋只是比威压和神识强度。 结果,他的皇兄只在宸王的威压下坚持了三息便口鼻出血,当时他也在场,看到皇兄的惨状他当时吓傻了。他知道皇兄的修为并不低,已经是炼气期第六层了,却没有想到竟然只在宸王的威压下坚持了三息。 最震惊的当然还是皇兄了,他不可置信的看着宸王,失声道“宸王,你……你的修为竟如此高了!” 宸王装出一副抱歉的样子假惺惺的说到:“哎呀!皇上请不要怪罪臣弟,臣弟没有想到会伤害到皇上。早知道这样,臣弟就应该只释放出一半的神识威压。” 宸王的话无疑是响亮的打了皇兄一个耳光,就连他都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疼。可是,自己修为不如别人皇兄也没有理由去责怪宸王,只得勉强笑了笑说“没事!朕还不知道宸王的修为竟如此高了,真是可喜可贺啊!” 宸王淡淡一笑,晃了晃头说:“臣弟的修为不高,比起云鹤真人还差两个境界,等臣弟的修为达到云鹤真人的境界皇兄再来祝贺臣弟也不迟。” 他还记得,当时在场的所有人都震惊了。要知道,整个皇宫内修为最高的不过炼气期第八层,而宸王却已经达到了这个境界。 宴会之后,皇兄郁郁寡欢了很久。 他已经活了近百年,修为不过才炼气期第六层,后面想到得到突破会更难。更何况,没有突破筑基期的修士寿命只有两百年,两百年一到哪怕是炼气期大圆满的修士也会身死道消。 他们所有人都不明白,父皇仙逝时宸王的修为不过才炼气期第三层,为何短短五年,他就突飞猛进到炼气期第八层了?毕竟,整个皇室之人都知道宸王是金木水三灵根,灵根资质并不好。正常情况下,他能够达到炼气期第五层已经是极致了。 这还不算,宸王世子刘昕锐原本只有炼气期一层的修为,可是在去年他年满十五周岁到今年一年的时间内,刘昕锐的修为便从炼气期第一层突增到炼气期第三层。而刘昕锐的灵根资质跟他父亲刘宇杰一样差,都是金木水三灵根。 要说刘宇杰的修为在短短几年内增长快速,还可以用遇到什么大机缘来解释。可父子两人都这样,却让人不得不怀疑了。机缘又不是大街上的石子,随便踩踩都可以踩到。 为了查明情况,他皇兄便咬牙派出了皇宫修为最高的那位修士前去大雁山查探。结果他查探了一番发现大雁山的宸王府除了多了许多姬妾之外,并没有其他异常之处。 倒是宸王在元宵宴之后,在朝堂上表现得越来越盛气凌人。有时候,甚至会公然反驳皇兄下达的指令。而当皇兄想要呵斥他的时候,他便故意散发出神识威压,逼迫皇兄服软。 现在朝堂上已经出现了皇兄的御诏抵不过宸王一句话的趋势,皇兄担心再这样下去这个皇位迟早要落在宸王的手里。 前段时间,皇兄派去南方打探的人回来说在南方发现了与宸王父子一般快速提升修为的邪术,皇兄便派他秘密前去了解了一番。没想到…… 刘宇轩抬眸瞥了一眼正在与陈国使者侃侃而谈的刘昕锐,他一定会找机会去宸王府验证一番的。若让他知道,宸王父子真用了那种方法,他一定会让这对父子的丑恶嘴脸暴露在世人面前。 今年的接待宴会宸王刘宇杰没有来参加,皇兄派人去请他的时候他只说自己对修炼突然有了感悟想要沉浸一下去冲击炼气期第九层,便让世子刘昕锐代他参加此次宴会。 刘宇轩半眯着双眼细细的打量着对面的刘昕锐,他已经有一年多没有见过刘昕锐了。眼前这个刘昕锐虽然模样与一年前并没有多大区别,可给人的感觉却完不同了。以前的刘昕锐给人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仿佛就是那种扔在人群中就很难在找出来,而现在的刘昕锐给人一种莫名的邪气,让人很不舒服。 大殿中央的歌舞结束了,陈国使者端起酒杯站起来朝着刘宇孝敬到“大蜀国果然是人杰地灵,人才辈出啊!贵国的宸王世子,轩王爷都是小小年纪就达到了炼气期第三层的修为,真是难得的天才啊!有如此天才在,想必我末龙大陆的第一位筑基期修士必出在大蜀国啊!在此,我代表陈国恭贺大蜀国皇帝!” 说完,陈国使者将杯子中的酒一饮而尽。 “陈国使者过奖了!”哪怕是不喜欢刘昕锐,可在听到别国使者夸赞他的时候刘宇孝还是露出了自豪的笑容来“朕就借你吉言了,轩儿和锐儿若能突破到筑基期,不仅是对大蜀国就是对陈国和周国来说也是一件好事。” “是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