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吃点东西吧。”云羿进屋放下木盘,端出饭食放到了桌上。

那女子此时已经换上了道袍,闻言只是木然摇头,眼神中流露出无尽的哀伤。

“我知道你心里难受,可你总该吃点东西,别饿杀了自己。”云羿端起鸡汤走到她面前。

那女子转头看了鸡汤一眼,眼圈再红,转而起身“噗通”一声跪倒。

云羿见状立刻将饭碗放回桌上,回头来搀扶她:“你这是做什么,赶紧起来。”

“妾身考妣遗体尚在冰天雪地之中,妾身岂能吃得下?”女子痛哭落泪:“妾身愿给道长当牛做马,求道长帮妾身收敛双亲遗体。”

云羿闻言不由得有些手足无措,只能再次试图将她扶起,但那女子死活不肯起身。

云羿无奈,只得先将她稳住:“好好好,我答应你。”

“多谢道长,妾身原为奴为婢,以报道长的大恩大德。”女子想要叩首。

“我不要你为奴为婢,”云羿将她搀起:“你先把饭吃了,我再想办法料理你父母的后事。”

女子无声落泪,走到桌旁坐下端过了饭碗。

云羿坐到了她对面,伺机询问她的姓名家世。

那女子吃饭的时候话不多,可能是遵循食不言的古训,也可能是因为丧亲之痛不想说话,总之云羿问她什么她就答什么,回话也是惜字如金,云羿不问她也不会多说。

问明了对方出身,云羿再问董卓为何杀她家。

这个问题一出口,对方刚刚平缓些许的情绪再度出现波动,面上哀色愈加浓重,放下了手中的筷子。

见此情形,云羿就暗骂自己没脑子,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好在对方并没有隐瞒他的意思,短暂的伤神过后便如数家珍,将此事的前因后果详述与他听。

她的名字叫汪小姝,父亲在朝为官,乃是朝中二品大员。

董卓虽名为汉臣,实为汉贼,挟持天子,出行僭越天子仪仗,霪乱宫廷,其罪孽深重罄竹难书。

去年年初,十八镇诸侯起兵勤王剿董,董卓眼看东都洛阳待不下去,索性一把火烧了皇宫,举文武百官迁都长安,更是令一干汉臣大为不满。

但董卓统揽朝纲,有吕布、李傕、郭汜等名将旁从辅佐,麾下十万骁勇善战的西凉军,故此,文武官员莫不惧他,无一人敢当面数落其罪过。

前些时日,汪小姝的父亲发密函与袁绍,请求袁绍兴兵讨伐董卓,但密函未送出长安就被西凉军半道截获,董卓得悉此事大发雷霆,故此派西凉兵尽诛汪氏满门。

汪小姝说罢放下筷子,再度哽咽落泪,云羿开解了她几句,又道:“再吃点儿。”

汪小姝抬手抹泪,捏起筷子再度进食。

她昏迷的这几日虽有周天丹补充气血,但云羿给她喂食的却是稀粥,难抵腹中饥饿。

即便如此,她也没有似常人那般狼吞虎咽,也没有刻意扭捏造作,这是自小接受贵族熏陶的教养而形成的深入骨髓的良习。

汪小姝是女流,云羿没有在此多待,寻了一张新床单换下了她炕头上带有血迹的旧床单,连同她之前换下的旧衣一并带出扔掉。

回屋吃过了晚饭,云羿叫上了正准备脱衣入睡的胖子,二人打着灯笼出了乌角别院。

雪是酉时开始下的,到得此时已经有两个多时辰却还不停息,地上的积雪都淹过了脚脖子,凛冽刺骨的寒风带起雪渣刮得二人面庞刺痛。

骆家道的门人不可能昼夜监视着乌角别院,像今夜的这种鬼天气他们更不可能在此守着,二人便得以从容赶路。

月黑风高,寒风呼啸,二人唯恐灯笼被大风刮走看不清道路,只能抱紧了灯笼。

“外面天寒地冻的,尸体又不会腐烂发臭,等雪停了再去也不迟嘛。”胖子极不情愿此时出门,语气之中多有抱怨。

云羿没接胖子话头,多年的乞讨生活令胖子对三九严寒有着深入骨髓的惧意,长安城的街头每年都要冻死很多乞儿,以往每年冬天二人都会为如何捱过寒冬而发愁。

冒着风雪赶到汪府,云羿愣住了,董卓行事不但狠,而且绝,汪府不知于何时被付之一炬,烧成了一堆灰烬,眼下只剩下了些被大雪覆盖的残垣断壁。

胖子冻得直跺脚,哆嗦着道:“这里都烧成这样了,怕是连个骨头渣子也没了。”

“进去看看,若能觅得一两件她父母的随身物件也好,留个念想与她,断了她寻短见的念头。”云羿迈步走进了化为废墟的院中。

“她要寻短见早就寻了,咱回去吧。”胖子跟上说道。

云羿没有接话,胖子的哆嗦有一半是源自于严寒,但还有一半则是因为这里死了几十口人,白天都给人一种阴森森的感觉,何况现在是大半夜。

胖子了解云羿的脾气,知道他做出的决定别人很难改变,只能跟进了院里。

院里的此时已经被厚厚的积雪覆盖,尸体也被大火焚毁,很难再找到什么东西,二人刨雪搜寻大半个时辰,双手十指都冻麻了也没有丝毫收获。

胖子最耐不住性子,亥时过半已经哈欠连天,知会了云羿一声,自去寻了一处避风地儿打盹儿去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