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自从送了礼物,孔尚瑾与皓辰的关系更加亲密起来,等过完年孔尚瑾生辰的时候,皓辰还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一块寒玉,这块玉佩质如玻璃般清澈冰冷,其间带着点点金光,要知道这时候可没有人工仿造的东西,这块玉佩天然就含着少量的金沙,恰到好处漂亮的让人晃眼。

这般珍贵的东西,即使是永宁候府也不多见,但皓辰却执意让她收下,还笑着说道让她搭配着当初自己给的见面礼换着带,这般夏天也不会看着热。孔尚瑾摸着玉佩,上头的油脂像是要溢出来似的,手心一片冰凉,她也是认了皓辰对自己的这份好。

两人有来有往,有时候倒是将程明放到了一边,这其中固然有程明为人有些死板的缘故,但更多的却是志同道合的相契之感。程庆山对此也看在眼中,倒是并未多说什么,只是偶尔看向皓辰的眼中带上了几分深思。

春来秋往,又是三年过去,如今孔尚瑾也是十岁的大女孩了,在古代,十岁已经不能归类为孩子,十岁以下才会被成为黄口小儿。这几年永宁候府过得安安稳稳不咸不淡,孔尚瑾这一辈分的都已经娶夫出嫁,而下一辈里头,孔青珏孔青琅孔青珠等人都到了相看的年纪。

作为女孩,孔青珏虽然已经十六,她又是嫡长女,将来注定要承嗣永宁候府的人,从永宁候都大太太吕氏,对此都抱着十二分的热情。一代夫郎三代子孙,若是娶回家一个败家夫郎,将来永宁候府怕都要毁在手中,为此,即使是不管家多年的冯氏都重出江湖,带着吕氏屡屡参加各种宴席。

孔尚瑾看着自家侄女苦巴巴的脸色,心中倒是觉得好笑的很,孔青珏读书有几分天分,但不知为何每次考试都欠缺一些运气,如今孔尚瑾与孔青琮都中了秀才,这位还停留在秀才的份上,也幸好孔青珏虽然读书一般,为人处世却比她老娘通透许多,也是个心胸宽阔的,并不因为孔尚瑾两人的出色而心怀嫉妒。

以永宁候的意思,这位大孙女肯定是要继承侯府的位置,读不读书都没关系,不过孔青珏自己觉得不能浪费了多年的辛苦,想要求一个功名,虽说将来他或许会继承永宁候的爵位,但她奶奶都活得好好的呢,现在就开始等着继承爵位,未免也太无用了一些。

幸好孔青珏的年纪也小,永宁候并不催着她,只让她放宽心思。在孔尚瑾看来,自家这位大侄女从小就是读书的料子,如今屡次不中,大概还是输在临场反应上。也是少年人经历的少,前一次从考场里头出来的时候,孔青珏直接大病了一场,吓得吕氏差点没跟着厥过去,幸好平时养得好,到底没有伤了底子。

古代历来有先成家后立业的说法,吕氏也是这个心思,说实话,他对女儿考科举的事情也并不是那么在意,毕竟即使中了进士,还不得从七品芝麻官熬起来,虽说以侯府的地位好一些,但他到底是有些舍不得女儿外放吃苦头的。

这一日孔尚瑾从程家归来,远远的便瞧见有几辆马车从角门处进去,一般大户人家,像是永宁候府这般的,大门是轻易不开的,只有贵客临门或者家中喜丧大事的时候才会开启。不过她远远的似乎看见二太太身边的小厮出来迎接,暗暗猜测着是哪家的亲戚,会在这个时候上门。

若是早晨,孔尚瑾怕要以为来做客的,这时候讲究上门做客的时辰,一般不是主人家发帖子办晚宴,是不会放到傍晚时分上门的。等马车消失,孔尚瑾才骑着马走近了一些,自从她满了十岁之后,永宁候便答应她能够骑马出门,冯氏就是担心也毫无办法,外头的事情,一贯都是永宁候说了算。

除非是寒冷的冬天,不然骑马比坐马车可舒服多了,在城内虽然不能策马狂奔,但比坐马车也更快一些。孔尚瑾的骑术只是一般,平常休沐的时候,总喜欢缠着皓辰让她教,要知道这位的骑术可好得很,花样百出的那种。

等孔尚瑾下马,立刻有门房过来牵马,那边来顺早早的过去问了话,这会儿回来禀告道:“四小姐,门房说那是二太太的亲戚,具体是谁却是不知道,方才是二太太房里头的菊香哥哥亲自出来接的人。”

听见这话孔尚瑾更加觉得奇怪,二太太小冯氏跟冯氏是一家子出来的,平常走动的亲戚也多是荣国公府的人,两边的太太少爷小姐,家里头的门房都是认识的,这会儿这般说话,却应该是生面孔。再说菊香可是二太太的得力助手,跟冯氏身边的春柳一般,这会儿他亲自出来,可见不该是八竿子打不着的那种亲戚。

孔尚瑾也不再多问,暗道若是家里头真的来了人,春兰那边应该更了解才是。等她进了内院,春兰早就迎了出来,如今他已经是十**岁的大小伙子了,穿着一身兰花纹裙,倒是并不涂脂抹粉的,只因为孔尚瑾闻不惯脂粉的味道:“四小姐回来啦。”

孔尚瑾笑着坐下,喝了口他捧过来的茶水,一边问道:“方才在前头看见有车进来,是二太太的什么亲戚?”

春兰听了这话倒是微微一顿,想了想说道:“二太太的亲戚,莫不是二太太胞弟家的少爷这会儿进府了?”

见孔尚瑾一头雾水的模样,春兰倒是笑着解释道:“小姐不知道也是自然的,咱家二太太虽有一个亲弟弟,早年却嫁给了新科进士,没两年那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