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七人看见电视上那字幕的时候,忍不住将目光齐齐对准莫易久。莫易久不屑地撇嘴:“哪有这么夸张,他们大惊小怪而已。”

曾今今才不信,她想到自己第一次叫这位大天后起床时的情景,隐隐有了猜测。

大家又重新将目光聚焦回液晶电视。画面来到香港莫易久的别墅前,因为当日航班较早,因此摄制组和莫易久约定的时间并没有提前,按了门铃没多久,就有人来开门,开门的是位老阿姨,应该是莫易久家的保姆,中间或许经过了剪辑,双方并没有多少交流,很快地,他们就进入了莫易久的房子。房子装修以原木色为主,显得别致且温馨。保姆用比莫易久蹩脚十倍的普通话说:“莫小姐还在楼上休息,你们坐这里等一下。”

“她还没起来?”听声音是莫易久的节目助理:“正好,我们直接去叫她起床。”

“这个不行,莫小姐没这样交代过。”

“不会有问题,我们是签过合同的。”

“她不喜欢别人叫她起床的,你们别让我难做啦!到时候莫小姐发脾气会怪我放你们进去的。”

曾今今看到这里,立即看向莫易久。莫易久也看她:“她没讲错,我家里没人敢来叫我起床的。”

曾今今觉得自己简直做了了不得的事。

电视画面一直停留在莫易久客厅的挂钟上,,三四秒的功夫,分针转了小半圈。突然,楼上传来砰地一声巨响(?)。阿姨正在厨房准备早点,好像没听见,助理和摄像赶紧偷偷溜上楼去,很快摸到了主卧。主卧门没有锁,门一开,一阵刺眼的白光,插广告,旁边还有小字:下节看点――莫易久闺房大曝光。

“哈哈哈哈哈!!!!”场大笑,都说这个广告插得恰到好处。

莫易久举着啤酒杯:“来来来别笑了先来干一杯。”

丁正阳问她:“那声巨响到底是什么鬼?”

莫易久望天回忆,最后放弃地说:“算了我已经不记得了。”

广告挺长,大伙儿还有空瞧微博。官博抓着那个声音玩起了竞猜,第一个猜中的网友送莫易久签名照。

然而尽管奖品诱惑,下面的评论还是歪楼歪到天边去了:

心疼易姐,摔下床了……

快把我偶像扶起来!!!

其实我也想说是摔下床了,但既然已经不是第一名了,那我就猜……房顶塌了谢谢。

**,是我女朋友把我踢下床了!!!

楼上放X!那天我就在她床上,我怎么没看见你?!

楼上放X!那天我就在她床下,我怎么没看见你们?!

楼上放X!那天我就在她房梁上,我怎么没看见你们?!

楼上放X!那天我就在她衣柜里,我怎么没看见你们?!

23333你们还能好好玩竞猜么?!

楼上破坏队形!那天我就在她身下,我怎么没看见你们?!

曾今今和沈可欣凑在一起看评论,笑惨了。

“偶像,你房间里居然有这么多人哈哈哈哈!!!我和曾老师也要去。”

莫易久关了手机屏幕,对她们说:“可以呀,你睡我旁边,曾今今睡我床头柜。”

曾今今扁嘴斜眼:“待遇怎么差这么多?”

莫易久笑:“床头柜是闹钟的位置呀……啊,我想起来了,那个声音……”

广告结束,莫易久的房门又开了一次,白光之后,是渐渐清晰的房间摆设。窗帘是开着的,阳光照得房间敞亮非常。镜头开始在房间各处扫荡,首先是正中那张大床上鼓起的一团,然后是床头柜的灯,然后是床边狭窄的走道,以及走道上散落的衣物和碎成渣渣的……闹钟。看来答案就在这里。

曾今今背脊一凛,指着电视问莫易久:“易姐,这就是你闹钟的下场?粉-身-碎-骨。”

莫易久摊手:“我家里换得最勤的就是闹钟。”

镜头又挪回床上那个鼓起,节目助理开始叫莫易久起床:“易姐,我们时间差不多了,再不出发得误班机了。”

慢慢地,被子里伸出一段细细白白的手臂,挪啊挪,挪啊挪,摸到了床头柜上的烟灰缸,然后……

“啪!!!”

镜头一阵晃动旋转,最终定格在墙角下那摊能折射出彩虹来的玻璃渣子上。

救命啊!好暴力!吓死宝宝了!摄像师整个人都不好了!如果砸坏了该不该让天后赔钱?如果砸死了该不该让天后赔命?节目组心里阴影面积无限大!跪谢女王不杀之恩!#¥%¥%#……

画面上开始流转官方弹幕,看得人眼花缭乱。

画面定格了五秒钟,节目助理迅速整理了莫易久手边所有具有威胁性的物品,摄影机退到了房门口,在助理的不断努力和尝试下,莫易久终于混里混沌地起床了……

“妈呀易姐!看完这个我觉得我之前是捡回了一条命哪……”曾今今拍着胸脯一脸震惊。

莫易久也很震惊:“我居然干了这种事,完没印象。”

辛浩歌比着大拇指说莫易久简直是女英雄,看着瘦瘦弱弱手劲儿挺大。微博上也开始刷翻了天:

心疼摄像大哥。

心疼闹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