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来者身影未现,反倒是一袭长绫飞入大殿中,洁白如雪不然一丝尘埃。众人抬头,只见一位身姿袅娜的女子玉足轻点白绫,悠然的飘入大殿。

着一袭冰雪纹饰的纱衣,手持一柄飘雪剑,云容月貌,看上去还不到三十岁。

“沈蝶心!”

韩山开口道,面容阴沉如水,“我天雷宗的事,你飘雪宫也想插上一手?”

“你不知道林苍雪是我飘雪宫的弟子?”

沈蝶心神色清冷,双眸如冰霜一般,“难道你忘了,当初四宗十朝会武时,你天雷宗那些所谓的天才,被我徒儿一人一剑杀的大败而回?”

“哼,她都武魂破碎了,境界无法再进半步,哪里还是当年的林苍雪,飘雪宫还认这个弟子吗?”

韩山咬牙切齿道,当初若非林苍雪,他的孙子也不会落得命丧黄泉的下场。

“只要她一日还在飘雪宫,就一日是飘雪宫的弟子,今日你休想妄动神将府分毫!”

沈蝶心断然说道。

韩山神色阴冷的有些可怕,干枯的手掌青筋暴露,紧捏的作响,望着持剑对立的沈蝶心,和不远处冰冷无情的阵傀,心中更是杀意滔天……

“你当真要与我天雷宗作对?”

韩山盯着沈蝶心,狠戾的说道,“即便你是一位三级阵师,但若拼命,你必死无疑!”

沈蝶心一声轻笑,玉手挥动之间,几十枚阵印骤然散落四方。大殿中骤然出现一道冰霜剑阵,几十柄寒气四射的长剑直指韩山,凛冽锋锐的光芒,使得大殿骤冷。

三级阵法,可媲美天元境界的存在。

大殿中,韩山的眼神变得愈发的阴翳,干枯的手掌紧捏,透出勃然怒意。一尊天元七重天的阵傀,神将府玄甲军,再加上沈蝶心。

他所面对的力量,已经超出了之前的想象。

“今日之事,老夫记下了!”

思虑良久之后,韩山压制着心头的无穷杀机,咬牙切齿道,满脸的不甘心,就只差最后一步,他就可以拿到《千灵剑阵》,可偏偏在这个时候,沈蝶心出现了。

还有一具阵傀!

拼斗起来,他必然不是对手,付出一个弟子的代价,却什么好处都没有得到,这让他心中很不甘心,但是他不得不退!

“他日,你们千万不要落在老夫手中,否则你们会真正明白什么是身不如死!”

韩山恨意难消的说道,随后身形一飘,抓着凌皇裔离开了神将府。

殿中,林北辰与林荒见韩山离去,皆是长舒一口气,若刚才韩山铁了心要拼命,后果还真不知道会怎么样。

“蝶心长老,好久不见!今日之事,还多亏了蝶心长老相助,否则韩山那老匹夫可不会这么容易善罢甘休!”

“府主客气了,虽说宗门不参与世俗之事,可毕竟是天雷宗先坏了规矩,而且若真是见死不救,那小妮子还不得闹翻天”。

沈蝶心清冷的笑了笑。

“蝶心长老,我姐……回来了吗?”

林荒在一旁小心翼翼的问道。

望着问话的林荒,沈蝶心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一脸冰寒的盯着后者,道:

“小子,你还有脸出现在我的眼前!”

“若非你当初胡作非为,又怎么会让苍雪武魂破碎,跌境到地元二重天!”

沈蝶心玉指紧捏的发白,手中的飘雪剑发出阵阵寒意……

她恨不得一剑刺死林荒!

林苍雪,那可是她悉心栽培的弟子,更是飘雪宫乃至整个东灵境近三百年来,最天才的弟子。就为了她这个不成器的弟弟,断送了一生的武道之路。

“我……”

林荒张嘴,却是哑口无言。

“你什么你”,沈蝶心双目寒光迸射,“你在皇城好好做你的纨绔也就罢了,为何要连累苍雪。你可知她当初是多么的意气风发,四大宗门三百年来的天才加起来也无法与之匹敌。你又可知她武魂破碎后这两年,遭受了多少嘲讽与诟骂?”

“是我对不起姐!”

林荒捏着拳头,压抑无比的说道,心中像是堵上了一块大石头,让他难以呼吸。

林荒和林苍雪从小没有父母,只有林北辰在身旁,可是他太忙了。所以自小,姐弟俩可以说是相依为命,盖同一张被子,躲在被窝中,互相说着自己心中父母的样子。

说母亲一定美极啦,父亲一定是大英雄……

吃同一个碗里的东西,每次林荒都挑三拣四,这不吃那不吃。

一起戏弄林北辰。

在文学宫中父子的脸上各自画一只大乌龟。

或许没有父母在身旁,林苍雪作为姐姐,总显得比林荒成熟许多,像个大姐头,处处护着林荒。

而林荒就是个屁虫,每次被欺负都嚷嚷着‘我姐是林苍雪’。

到了该修炼武道的年纪,林荒说不喜欢修炼,太苦太累,每天还要早起晚睡,一点也不好玩。

第二天,林苍雪就去修炼武道了。

当时她也不过是个十二岁的小姑娘,就跑到林北辰的书房,撅着嘴跟林北辰说道:“爷爷,家里面有我修炼,就不要让弟弟修炼了,以后我会保护他的”。

再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