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尤安静地坐在暖房里面。

她又穿上了那一件白的像是云一样的衣服,领口和袖口上都有着淡金色的镶边,周围的铁栏围绕着,像是一个巨大的鸟笼,只不过门并没有关上,在周围,一根一根青铜色的灯柱高举,上面并没有燃烧着火焰,这里一片的黑暗。

她的前面,那一棵青铜树伫立着。

像是剑一样的枝干指着上面,枝桠上,一只一只奇异的青铜鸟儿或者振翅,或者扬颈,每一只的模样都不一样,一共有九只,而在青铜树的下面,放着青铜的托盘,上面有着古朴的璃龙花纹。

中间一颗玉珠,印痕像是眼睛一样。

明天,等到羲和神驾驭着烈日行过东海的时候,第一缕阳光落在青铜树上,她将会当做开启祭祀的祭品,现在被安静摆放在青铜树下一侧的青铜刀,将会刺破她的心脏。

很奇怪,尤并没有感觉到太大的遗憾。

她在离开的时候已经把屋子仔细地打扫了一次,把自己驯养的狼放走,给花浇了水,然后和唯一能够称得上是朋友的人道别,最后自己换上了这一身白云一样的衣服,早已经有八个高大的武士在外面等着,防止她逃跑。

她做好能做的一切了。

尤闭着眼睛,心里沉沉的,像是无光的黑夜。

她想到了这个祭祀的名称,是向上天和神灵祈求,希望天神垂怜。

而圣祭的祭品,是被天神所眷顾的人。

尤双臂抱着自己的膝盖,下巴搁在膝盖上,心里平静地叹息着,天神和群星,从来都不曾眷顾……

铮铮铮的暴鸣声音突然大了起来。

尤的思绪断绝,下意识睁开眼来,她看到那扇紧闭着的大门上,突然重重颤抖,然后多出了一道裂缝,光从里面倾泻出来,照亮了这里的黑暗,她马上意识到,刀,有人用刀劈裂了门。

然后是第二刀,第三刀。

那紧锁着的大门被劈裂了,然后伴随着咔擦的声音,一个武士跌跌撞撞地跑了进来,呼吸急促着,尤的视线没有在这个看守她的人身上做太多停留,她看到那充溢着光的大门那里,大步走来了一个武士的身影,尤的眼睛慢慢瞪大。

在之后的很多年里,尤的梦境中都会满溢着这样的,纯粹温暖的光。

而那个武士似乎也一直在她的前面,近地仿佛触手可及。

但是她从梦里睁开眼睛,她伸出手,身边空无一人。

赵离喘息着杀了进来,他看到被关着的尤,然后看着那个滑不溜手,竟然躲开了自己刀锋的武士,咬紧牙关,准备上前解决掉这个混蛋,那武士连连后退着,一直退到了尤的前面。

手里的青铜刀仰着,一双眼睛死死逼视着赵离。

像是被逼迫到了绝境的野狼,低声吼道:

“让开!”

“让我走,要不然,我就杀了她,你什么都带不走!”

赵离不由得放慢了脚步,然后他眼底倒映出了令他愕然的一慕。

武士的心脏疯狂跳动着,突然感觉到一阵恶风从脑后袭来,他没有来得及转过头去,一个坚硬的东西重重砸在他脆弱的后脑勺上,他眼前一黑,整个人朝着前面扑倒。

赵离看到尤抓起放在前面的木制食盘,重重砸在了那武士的后脑勺。

武士低低惨叫了一声倒下去。

木质的沉重食盘砸在地上,尤的呼吸有些急促了,她不知道哪里涌现出的勇气,她眼里似乎放着光,走了两步,似乎觉得身上那件白色的衣服有些累赘,双手提起了有些过于宽的衣服下摆,赤着双脚。

黑色的头发披在背后。

她踏在苍青的地面上,像云一样,朝着赵离而来,

…………

赵离原本打算和尤会合之后,就趁着现在外面还没有太多人发现这里异变的时候快些离开,转身的时候,视角余光看到了青铜树下面那一颗如同眼睛的玉珠,想到梦中画卷第三行字,脚步停下。

他让尤稍微等他一下,然后快步跑到青铜树下,一把将那珠子抓起来。

然后握着刀,和尤快步离开了这个地方。

他们没有从正面出去,而是直接从后面翻了高墙,落下来的时候,是一大片杂草丛,里面有星星点点,淡黄色的小花,尤看到那边熊熊燃烧的火焰,微微呆住。

赵离抓住她的手腕,手中刀劈开前面的杂草,道:

“之后想要问什么我给你解释,现在走。”

尤重重点头,跟在赵离的身后,两个人偷偷摸摸翻出了墙,溜达到了出口,因为干草堆起了火的缘故,所有人都去救火了,这里都没有人看守,赵离有些遗憾。

亏他为了引开这儿的人,还在巫祝的楼里准备了一个简单的延时引火。

对于他这个专业而言,搞出爆炸和放火,计算好时间。

这完是从祖师爷那里传下来的本能天赋,基本技能。

我的朋友,这是最基本的操作。

勿六,皆坐。

赵离心里吐槽一句,心里倒是放松许多,迈步走出去。

尤伸手拉了拉他的手,赵离回过头来,看到尤一双眼睛里面亮晶晶的,鼻子上有汗水,在月色下,那一张脸旁有些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