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戌时一过,海市的第二道大门应声打开。

里面的空地上早就架起了舞台,满地堆着酒水,狂欢中的人们直接拎起酒壶就往嘴里倒。

白小茶热情的牵着云潇的手,她在海市打了四十年的杂,对这里的一切早就轻车熟路了,她看起来很开心,不厌其烦的指着周围奇奇怪怪的建筑,喋喋不休:“姐姐,舞池里可就不像外面是摆摊的了,一会你们要是觉得长乐坊太吵,我们就换个安静的茶楼聊聊,海市里面可是什么都有的,保准你们能见到很多外头没有的东西!”

“你和那位先生是什么关系?”萧千夜一点不看气氛,直接就挑了她最不想提的问题问了。

“也就是骗子和被骗人的关系吧!”白小茶冲他吐了吐舌头,惹得云潇呵呵直笑,白小茶忽然歪过头从下往上,想再看看她面具下的真容,嘴里还念叨着,“姐姐你可真好看,难怪我家叔看见你眼睛都直了,不过他年纪一大把了,也该收收心了,何况呀……”她跳起来拍了拍萧千夜的肩膀,调侃道,“何况呀,漂亮姐姐已经被人抢了!”

“你家叔看起来很年轻啊。”云潇拉住她,生怕她被拥挤的人群挤走,白小茶眨眨眼,“他那张脸是骗人的,他自己说他几千岁了,是灵凤族的人!不过我总觉得他应该是在吹牛,谁不知道灵凤族只有凤姬大人一个了,我还没有见过凤姬大人呢,等那张卖身契的时间到了,我也要去百灵大会见一见她!”

“灵凤族?”萧千夜神色一紧,一把将她拉回来,“刚刚那个人是灵凤族的?”

“哎呀——疼呀!”被他的手捏的生疼,白小茶龇牙咧嘴的甩开他,奇怪的看着这个人,“你这人怎么这样?不会说话就算了,出手这么没轻没重,不知道人家还是个小姑娘嘛?你……哎,你要去哪?”

她一句话还没说完,萧千夜已经牵住云潇着急的原路返回,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不费工夫!灵凤族果然还有其他人活着,这个人一定和祭星宫里那个解开仓鲛封印的人有关!

难怪他看云潇的眼神一直另有深意,是已经发现了她身上的秘密了吗?

该死!自己竟然没注意到那个人是灵凤族!

他愤愤的咬紧牙,白小茶连忙扑上来抱住两人,慌道:“你要干嘛去呀?不是说好了要去长乐坊救那条人鱼吗?”

“你和他到底什么关系?”萧千夜厉声质问,这个小丫头莫名其妙撞到他身上的时候他就觉得有些不对,她分明就是故意的,要把云潇引到那个人面前。

下一刻,他手里的剑灵再也控制不住,暗暗抵在了白小茶的腹部,一字一顿冷声逼问:“你又是什么人?”

一瞬间就感觉到有什么锋利的东西抵住了自己,那双眼睛闪烁着渗人的冰蓝色,即使隔着面具她也能清楚的知道自己惹怒了对方。

“千夜……别。”云潇默默按住他的剑灵。

千夜?萧千夜?白小茶这才惊得脸色惨白,这个人是帝国军阁的现任阁主,萧千夜?

不会吧?她在海市蜃楼打杂四十年了,往年都是镜阁阁主会来,军阁阁主和墨阁阁主是从来都没有来过的啊!

“别,会引起骚动的。”云潇谨慎的提醒,果然已经有好热闹的人探着脑袋在往这边看了。

萧千夜强忍着愤怒收回了剑灵,手上的力道可是一点没减,他拎着白小茶,压低了声音:“带我去找刚刚那个人,再耍花招,我就把你带回军阁处置!”

“进、进不去的,现在进不去啊……”白小茶指了指中央的高楼,“他住在那里面,要等子时过了才能进去的,而且、而且我也不知道他到底住在哪一间,他又不是海市的常客,我真的不知道啊……”

“不是海市的常客会跟你这么熟?”萧千夜再度用力,白小茶被他捏的眼泪直流,哭道,“我说了我是被卖给他的嘛!卖身契一百年,前四十年被他抵押给了海市,做了个打杂的丫环,好不容易老楼主死了他回来接我,结果又遇到了你们!我不是有意要骗你们的,他说了只要把你们带过去买个面具,就可以给我减三十年……”

听到小姑娘这样的哭声,萧千夜才是微微松了手,海市蜃楼里的人口贩卖数之不尽,根本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快放手,一会骨头都被你捏碎了!”云潇连忙呵斥了一声,弯下腰给她擦去眼泪。

萧千夜默默思考着,忽然眼眸一亮,问道:“你说你在这海市蜃楼里四十年了,那你一定知道去年老楼主是怎么死的?新接任的又是什么人?”

“我……”白小茶抬眼看了他一下,倒吸了一口寒气,连忙一五一十的回答,“去年海市蜃楼结束后,巨鳌就像往年一样沉入深海了,可是它好像是迷路了,然后在南面沧澜海那块撞上了海底的火山口,这一撞就把外面防水的膜撞破了,恰巧老楼主当时在鳌头上,直接就被卷进了深海,连遗体都没找回来。”

“迷路?”萧千夜不可置信的看着她,白小茶赶忙拍着胸脯保证,“我可真的一句假话都没说啊!巨鳌是有自己固定的航线的,那一天也不知道怎么的就迷路了,好在里面的蜃楼还有一层防水膜,这才勉强保住了,至于新来的那个人,我也没见过,他从来没从蜃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