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快来!”云潇赶紧拉着他小跑来到光晕前,萧千夜提高了警惕,伸手试探——能感觉到强烈的吸力,冰冷的风从对面吹来。

“我来吧。”云潇显然知道他并不会玄门法术,她将剑灵竖立,掌心拖住剑尖,伴随着她口中呢喃的术语,一道青色的灵光自手心开始往外扩散,像一只灵蛇钻进了光晕里。

“剑阵·惊蛰。”她一声厉斥,青魅剑荡起惊人的灵力,引得天空雷云聚起,响雷轰鸣而下!

随即,光晕的对面发出一声清脆的声响,同一时刻,眼前的空气也开始出现镜子一般的裂纹!

然而“镜子”后面的景象又让两人不约而同倒吸一口寒气,他们方才是从海边穿越了古树林,按道理应该会来到外围草海,可是为什么,眼下竟然又回到了雪山里?

镜门法阵通常分为里外双世界,镜内的世界一切都是假象,而镜外的世界除了会让人迷失其中以外,它的一草一木都应该是真实的才对。

云潇蓦然回头望了一眼他们来时的路,满眼惊愕——古树林消失了,他们方才就一直走在这条险峻的荒雪路上!

对方的镜门法阵,竟然里外都是假的!

来不及等她再细细思考,萧千夜一把将她拦在了身后,沥空剑出手在原地留下一道锋利的剑风将两人围在中间。

他神色严肃,紧张的看向半空中。

这条荒雪路仅够一人行走,旁边就是深不见底的悬崖,他们的头顶上飘荡着一群奇怪的“鸟人”,正扑扇着巨大的翅膀往山巅飞去,察觉到忽然凭空出现的两人,他们纷纷停下脚步,警觉的注视着。

人脸鸟身,羽翼呈金色,双手修长,食指如爪,这是双头金翅鸟的另一分支,属于异族人的金翅族。

“呀……是人类呀!”不知是谁率先开口,引得鸟群一片沸腾,叽叽喳喳的吵闹起来:“快看,是人类呀!”

“是军阁的制服,他是军阁的人!”

“不是人类,不是人类,不会有人这么傻跑到山里来的!”

“是人类呀,你的鼻子太差了。”

“不是人类呀,我闻着不像,你的鼻子才太差了!”

“扔下去扔下去,管他们是不是人类呢,扔下去算了!“

“扔下去扔下去!”

鸟群得到共鸣,开始俯冲攻击两人,而巨大的羽翼在触碰到剑风的瞬间就被齐齐割断。

萧千夜虽然临危不惧,却也深知不可硬拼,金翅族是双头金翅鸟的分支,已经进化成了鸟人的样子,如果金翅族是来到深山参与百灵大会的,那么他们的数量恐怕得有几百只!

最要命的是,他不知道这四周是否还有其他的异族人和灵兽。

他一边用剑灵抵御无脑的攻击,一边朝着天空吹起响亮的口哨,如果他们已经成功从镜门法阵里逃脱,那么他的天征鸟也应该就在附近了。

果然不过一会,一只巨大的白鸟如闪电般冲来,它的体型是金翅族的三倍,锋利的爪刃轻松的就将金翅族的翅膀撕碎,众鸟惊得一哄而散四处逃窜,嘴里面却还是念念叨叨的吵着:“是天征鸟!大家快跑啊,是天征鸟!”

鸟怪散的极快,转眼就消失在雪山深处,萧千夜松了口气,摸了摸天征鸟的羽翼,道:“没事了,我们先回城里去,山中危险,晚上不能留。”

不等云潇回答,却是另一个陌生的声音幽幽传来——

“这就要走了吗?军阁的少阁主?”

“谁?”他紧张的握紧了剑,声音是从悬崖下方传来,带着几分慵懒和不屑,甚至还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这才继续说道:“我还在奇怪山中的镜门法阵是怎么一回事,这就看见军阁的少阁主大驾光临了,只身前来,我该说你勇气可嘉,还是……不知天高地厚呢?”

看不见底的悬崖深处出现一个巨大的阴影,一点点往上逐渐露出了真容,竟然是一条血色巨蟒!吐着蛇信子悠然的看着两人。

萧千夜立马就意识到自己遇到的不是普通的大蛇——飞垣以中心偏北的天域城为皇都,在四面又分别建设了羽都,东冥,伽罗,阳川四个大都市,在其境内,另有魑魅之山、碧落之海、空寂圣地、冰川之森、泣雪高原、禁闭之谷和落日沙漠七处异族禁地,传说这里有坠天之前留下的七位神使把守,另外还有三圣灵和三魔蛰居其中。

而飞垣上能通人语,通体血色的巨蟒只有一条,那就是盘踞于魑魅之山深处的三圣灵之一,蛇仙。

大蛇蜿蜒而上,它身长百米但是行动灵活,顺着悬崖一路攀爬,对两人似乎并没有敌意,但又有些不怀好意的敷敷低笑:“你们是不是在找什么人?早些时候我可是看见一个人被双头金翅鸟丢进了山里,那人带着一柄剑灵,和你们手上的有几分相似呢……”

它硕大的眼眸也露出期待的光芒,尾尖竖起指向远方:“掉进去的地方正好是百灵大会的中心地带,一整天了也没见他出来,不知道还活着没啊!”

“师兄……”云潇焦急的搓了搓衣袖,蛇仙立马吐着蛇信子靠近她,接着诱惑,“你两的服饰很像啊,同门吗?”

萧千夜不快的拉了她一把,问道:“少废话了,他人在哪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