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咦?”不自觉观战的木妍轻呼一声,“我怎么觉得,水馨也很擅长防守反击?”

叶平舒是要看水馨的实力,而不是压迫她的潜力,做法和林枫言然不同。

水馨和他的两柄剑已经交锋数次,虽然速度很快,也没有什么绚丽的招式、华丽的场面,但对于一边目前实力差距不太大的木组训练生们来说,总算是可以看出一些端倪来了。

“……被林枫言那小子逼出来的?”木融的声音带着几分笑意。

“不。”木薰简洁道,“如果只是为了防住对手,不会有这种一往无前的剑势。”

不错,防守反击的做法,和一往无前的剑意,似乎是相冲突的。

这看叶平舒就知道了。

他一出生就是七品兵魂,强化方向早早出现。所以,哪怕教官是那么教导的,他却遵循本性,没有去追求那种一往无回的气势。

要形容他的剑,那么只能用一个词来形容,“风”。

人很难伤害到无形无质的风,但风却能在无形之间将人包围,能找到最微小的空隙,并在瞬间化为利剑!

“哪怕都是防守反击,他们也不一样。”杨添做出结论。

此时,实力到底更差的水馨已经受伤了。

但她压根儿就没有退下的打算,反而依然抢攻。

没有学习过系统剑法的她,能做到的不过是把基础剑术连续起来使用罢了。点、刺、扫、撩、刺……

但是,不管是她配合着手中长剑的身法、步法,还是基础剑术动作之间的连接,都已经带上了自己的风格,仿佛有了特殊的韵味!虽然还不像叶平舒那么明显,但是……

“曲折不挠,一心向上。”木妍忽然在一边喃喃开口。

“……这说法精辟!”木融咀嚼了一番,点头赞同。看着木妍的眼神,也多了几分赞同。可是,这形容精辟是精辟了,但要他们说这种剑势代表着什么,他们却不知道。

&a;

是植物。

如果水馨有精神去听这些人的评价,会给出这样的答案。当然,这答案不会出口。谁让这见鬼的地下连片青苔都看不见?菌类也没有。

哪怕是之前原主所在的那座岛屿上,也就只有那么寥寥的一些容易被忽略的小草,此外,水馨连棵珊瑚都没瞅见过——这珊瑚严格来说还不算植物哪!

但以她的超感知,在前生接触最多,感悟也最多的,就是植物了。通过超感知传递过来的情感,只要她有意接收,那就是最接近于“切身体会”的感触。

哪怕是在最艰苦的环境,植物也会尽力伸展自己的根系,向水源,向阳光舒展自己的身体。哪怕污秽环绕、岩石阻路。

植物出现的时间比动物早,可进化的速度却往往比动物慢。因为它们没有自由活动的能力。

可是,当它们受到伤害,却依然会努力的寻找对策,以求自保。一代不行,那就两代三代四代,总归要进化出对抗天敌的法子来。

坚韧、不屈不饶、一心向上。

水馨仗着超感知,知道了很多植物令人匪夷所思的传承方式,以及千变万化的自保之方,以及那些不肯认输的单纯情感。

这些东西,是科学仪器不可能完解析的。

而水馨知道,自己本来没有和“剑”这种兵器相配的素质。如果想要培养,无疑,“学习”是最好的方法。最好的学习对象就在眼前,哪怕只能在回忆中学习,她又怎么会放过?

她学不来林枫言本质上的那种凌厉锋锐,却学得了植物的本质——

再怎么坚韧不折,终究也只是为了生存!

大概也正因为学习了植物特性的关系,水馨会下死力去争生死,却不会拼了命去决胜负!

而且,植物少有喜欢战斗的,但无不喜欢蓬勃成长。这种成长,往往要借助外力。

所以,当明确了是‘比试’,叶平舒表现出来的水准和她又差不多的时候,她也打得挺高兴。

“战斗经验=蓬勃成长”,差不多就是这么个等式。

这种意识在水馨的脑海里不算明确,但她的学习卓有成效,公式其实已经在骨子里被她认可!

虽说也会受点小伤,但这点小伤真的可以无视了。

可是,就在她打得兴奋的时候,身体深处忽然传来一阵奇异的颤抖!这颤抖似乎晃动了她的整个身体,又是痛,又是酥痒。

虽说是练习,这样出乎预料的身体变化也是很有可能致命的。水馨的手一抖,长剑没能挡到预定位置,原本应该成功的格挡变成了轻轻的一划,不但将对手的长剑放进了防御圈,甚至还将剑尖引向了她的心脏大动脉。

而已经习惯了她实力的叶平舒的脸色,瞬间一僵。

他虽然走了自己的路,但作为剑修,依然追求“以最简单的动作达成最大的战果”。这一剑,委实是刺得干脆至极。他没料到她忽然间能出现这种程度的失误,剑势显然已经来不及收回!

水馨自己也觉得难以置信!

但距离已经那么近……就在她以为自己重伤难免的时候,身体深处的颤动,仿佛受到了什么牵引一般的在尾椎的位置明确了自己的存在,然后,这战栗感迅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