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白发男子闻言,不由思索起来,绕是他的见多识广,都不知少这金闪闪到底是什么鬼。

“少废话,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白发男子紧握手中长枪,刹那间的力量,提升到了巅峰,周遭的空气,也在这一刻变成有形的状态。

“幸运e的家伙,哪来叫嚣的勇气?”阿瑟对此非常不屑。

“哈~啊!”

两人战前的咆哮的同时,各自的气势也在不断攀升,在两股强大的气势冲击下,地上的土块,不由得升入了空中。

旁观者侍郎首当其冲,被强大的冲击波吹到墙壁上,猛烈的碰撞之后,滑落到了地上,浑身火辣辣的疼,但眼前的景象,却只给了他瑟瑟发抖的权力。

“剪刀石头布!”

说时迟,那时快。

两人很快出招,白发男子出了个剪刀,而阿瑟出了个石头。

白发男子脸色一时间不好,反观阿瑟,却是笑容之中带着无比的邪意。

“受死吧!”

双紧握,在虚空之中那么一划,一瞬之间的淡淡金芒。

哗啦!

鲜血,自白发男子身上不要钱似的喷洒出来,这看似虚假的动作,却给了他实质性的伤害。

“啊!”

惨叫声惊天动地,他一瞬之间倒退了数十米之远。

捂住胸口,皎洁的月光,映照出他脸上因疼痛而暴起的青筋。

“卑鄙,不敢将武器亮出来的家伙。”

“嘛,在这弱肉强食的游戏中,暴露自己,可是大忌。”

阿瑟鲜有的正经说道,说到底,她还是心软,即便是换了副皮囊,她依旧无法对同胞下手。

她深深的记得,自己流淌着东方的血液。

不然,她早就开局放大招,把他怼出地球外去。

“不如,咱俩算平手吧。”阿瑟正色道:“我也不难为你,你走吧。”

“我拒绝,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咆哮着,他又冲了过来。

“剪刀石头布!”

这一次,阿瑟出了布,而落成出的还是剪刀。

这一回,落成笑了。

随即,他脚掌猛的一跺地面,身体顿时升空三米来高。

“准备好接下我这,致命的一招了吗?”

他的表情崩坏,话音里更带着疯狂。

说完,他身体一百八十度转身,成背对状,手里的长枪也在此刻被耍的十分绚烂。

“秘技:回马枪!”

语甫落,落成就那样背对着她,甚至不用看,枪尖就瞄准了她的心脏。

阿瑟这时想要撤退,可这个想法刚出现,她便目瞪如铃了。

噗!

的一声,她甚至都没有看到对方的动作,胸口便被贯穿了。

在胸口贯穿之际,白发男子陡然出现在她面前,长枪猛然一抽,阿瑟整个人身体倒飞了出去。

鲜血喷洒在空中形成了弧线,滴滴落在地上。

直至倒飞好几米,才缓缓落在地上,有些震惊,更多的是不解。

回马枪!那不是冷面寒枪,罗成的绝技吗?

对,就是那个因为太能装逼,被万箭穿心的那个!

“没人能在我的回马枪之下存活,你是第一个。”

罗成有些惊诧的说道。

“你不知道的多了,今天咱俩扯平了,你闹也闹够了,该走了吧。”

阿瑟说道。

“哼,那么下次再会。”

罗成哼了一声,消失在了空气中。

见他彻底离开,阿瑟一屁股蹲在地上,龇牙咧嘴的叫疼了。

幸好是忽悠走了,不然就她现在的状态,肯定是要命丧黄泉的。

开始她还以为这个世界她武力值最强的,可谁知道,这出场第一丈,就被人给怼了。

丢人啊。

哎,为了大家,我只好苟下去。

在她被吸扯过来的时候,就发现了,这个世界很精彩。

之所以说它精彩,是因为这个世界,不但有人类,还有因为各种原因,出现在这里的历史名人。

他喵的可别碰见嬴政老贼啊,我可打不过他啊。

不过,这里并没有圣杯。

而且,也没有从者这种东西。

所以,这很尴尬啊。

“你没事吧。”

土方侍郎跑来,关切的问道。

“有事你也帮不了。”

这倒是句实话,他一个普通人,根本不会魔法之类的东西啊。

所以,他惭愧的低下了头。

阿瑟心里有些奇怪,既然不是圣杯,那他是怎么过来的,而过来的意义,又是什么呢?

眼前这个人,看起来与自己有些羁绊,但是绝对没有羁绊到,自己成为他使唤魔的地步。

看来,这一切都得从长计议。

……

黑色的吉普车停在一所豪宅面前。

先下来的是四个彪悍墨镜男。

他们面色冷酷,但冷酷中,又对车子里的事物非常尊敬。

从车子里,走出一个小女孩,女孩穿着紫色的公主裙,黑色的长发系着蝴蝶结,像是个可爱的小公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