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一眼不发,冲田小姐的面色,如西湖的水一般,如镜般的平静,丝毫不为他的话语而升起一丝的波澜。

“土方二十七,我本以为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寂静,‘朋友’这两个字,让土方二十七陷入沉思,亦让所有人都陷入了沉思。

新选组成员,大多数都是曾经与冲田总司和土方二十七的同门,那时候,近藤右助,还不是新选组的总长,还只是天然理心流道场的主人。

他们聚在一起,虽然每日吃穿都不好,可哪怕就是食不果腹,甚至日子过得朝不保夕,他们依旧很开心。

当然了,如今他们也很开心,只不过是这里,没有道场那里没有桌椅,只能席地而坐的气氛。

这并不是重点,重点是冲田总司与土方二十七的关系。

土方二十七是一个性格很孤僻的人,外加上他的剑术高超,大家都对他敬而远之。

而他,似乎也不期盼着与其他人认识,仿佛不屑于同这群人为伍。

有一天,一个九岁的腼腆的小女孩,在姐姐的带领下,来到道场。

小女孩很怕生,看到这么多人立刻害怕得躲在姐姐后面,扯着姐姐的裙角,只敢露出小半张脸,偷偷的看着这些人。

土方二十七,多看了她好几眼,在听到小女孩要拜入天然理心流门下的时候,土方二十七明显的看出来很开心。

看来他对这个小女孩,也很是喜欢。

自那之后,两人几乎总在一起谈天说地,在一次道场的比试中,一向秉承武士道精神从不放水的土方二十七,竟然放了水。

因为他是所有弟子中,剑术最高的一位,所以,冲田总司败掉他,自然名声大振。

也是在后来,她在与自己导师比试的时候,又是土方二十七在她与导师比试之前,在他的早餐里放了泻药,冲田总司再一次名声远播。

天才剑士的来源,就是因此。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两人的关系不明不白的就变得这么差了。

如果不是今天冲田总司的提醒,他们甚至都忘记了,他们还有如此一段往事。

再者,这冲田总司的性格,与那个时候,太过不符。

而土方二十七,则是被她的话,说得无言以对。

是啊,他与冲田总司是朋友,作为朋友,本来是应该帮助的,更何况他还……算了,错了就是错了。

到底要不要道歉,可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以土方二十七那高傲的自尊心,肯定是难以开口的。

“既然你对我,不仁,休怪我不义了!”

就在土方二十七心存犹豫的时候,冲田总司忽然说道。

这句话,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然而当他们注视到冲田总司的时候,各自都倒吸了口凉气,不由后退好几米去。

不退不行啊,不退就得没命啊。

“你们离我那么远干啥?”

还没从冲田总司所说的话中醒悟过来,他转头看下那些人都主动退出好几米,不禁感到莫名奇妙。

大家没有说话,只是满头大汗,满脸恐惧的指着冲田总司,用眼神告诉他,这个人现在很危险,而且场面一度是已经控制不住了。

觉得这些人神经兮兮,他回过头,然后立马吓得一跳二尺高,嘴唇哆嗦着道。

“总……总司,你别激动哈,咱……咱不带这么玩的,嘿嘿……嘿嘿嘿……”

举双手投降,那黑洞洞的炮眼,简直都能把人的胆魄给吸没。

是的,冲田总司刚刚并不是认怂,或者因为其他的原因才离去的。

她再回来,也不是为了表露自己心中的委屈。

她再回来,完就是想一炮轰杀死土方二十七。

为了能够一次性秒杀掉土方二十七,她费劲巴拉的把那绿色手提炮给提了出来。

此时,那直径十五厘米,足有半米来长的大炮筒,正直直的对准土方二十七。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冲田总司一边喘着粗气,一边笑嘻嘻的问。

“嘿嘿总司啊,咱别闹……别闹哈!”

看着那炮筒,土方二十七汗毛都竖起来了,立马认怂。

“谁跟你闹了,我问你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冲田总司不满意的再度强调了一下。

“惊……惊喜,意……意外。”

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土方二十七脸色苍白的说道。可见他是真害怕了,就连话都说不利索了。

“哦,那你再说说,你到底服不服?”

冲田总司又接着问。

“服,我老太太不扶,就服你!”

土方二十七胸口憋着气,但也不敢发作,只能捏着鼻子继续认怂。

不怂不行啊,上次她拿的是枪,那玩意都够恐怖的了,就算一枪下去,他侥幸能活下来,那也得伤筋动骨一百天。

可是这玩意就不一样了,要是被这玩意打中了,根本就没有伤筋动骨的可能性,直接嗝屁都算是上天对你的仁慈。

万一要是被崩了个半身不随,弄成植物人,那可真就废废了。

要是真得那样,可比死还难受啊。

“那……你怕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