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爹,为什么不告诉他们,我们上京是去找高大人的?”

“哎,你这丫头!莫要胡说!”那男人看上去文质彬彬,不像是个下地干活的,当然寻常下地干活的也拿不出一百五十两银子。

“为什么不能说,他们再厉害,难道还能抓走高大人的家眷不成?”

“闭嘴!越说越不像话,还没……竟以高家家眷自居。”

男人与林远道点点头,有些尴尬的拉着自己的女儿回了马车,其他众人互相看看,也跟着上了车。

沈秋檀一脸劫后余生的庆幸,邹微却对她冷了脸,显然是气她没有说实话。沈秋檀不免讪讪,想解释什么,对面那个燕儿忽然又闹了起来。

其实沈秋檀不讨厌孩子,可这个燕儿一路出尽了幺蛾子,一会儿嫌饭菜不好吃,一会儿嫌马车太颠簸,一会儿又嫌同车的人太多,到了这会儿,她爹刚经历了一场盘剥,她又开始闹起事来。

“爹,我不要再和他们坐一辆马车!”

“不要闹了,银票都给出去了,有这车坐就不错了。”

“都怪你,是你说坐这种车不打眼,谁知坐这种车,那群官兵根本不将我们当人看,要不是你,我堂堂高家儿媳,怎么会在青天白日里受这等屈辱!现在我被人搜身了,还怎么嫁过去?那可是中书令高大人啊……”

“你够了!”中年男人举起了手,那巴掌眼看就要落下去,却在看到自己女儿毫不躲闪的眼光时,颓然的收了回来:“造孽啊!我怎么生了你这个孽障!唉……”

而其他人已经惊呆了。

这个看上去不过十一二岁的女孩子,竟是中书令高大人定下的儿媳么?

中书令高赟出自渤海高氏,底蕴深厚,历经三朝而不倒,而高赟本人,不光官至中书令,其嫡长女,更是太子妃。虽然太子李珒已逝,但这位太子妃诞下了子嗣,又得皇帝怜恤,如今的身份仍然不低。而高赟的另外一个嫡女,听说已经和定国公世子定了亲。

无论哪一个,都是寻常百姓够不到的权势人家。

邹微和沈秋檀只知道中书令是个很大很大的官,却不知其身后错综复杂的关系和势力,但林远道走南闯北,不会不知道。

待到众人进了栗阳城,修整一日,再看车队的最前头,已经多了一辆豪华舒适的马车,也不知燕子父女住的满不满意。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