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马腾听话,闭起的眼眸缓缓睁开,轻一点头后,问道:“好,韩九曲那里有何动静?”

“与以往无异,只有数支斥候队伍在营地四周打探。以大公子的本领,就算被韩九曲的斥候发觉,就凭区区数百兵力,定也挡不了大公子!”

那老将颇有自信地说道。马腾闻言,长吐了一口气,遂又问道:“那陈仓城内又是如何?”

“陈仓城在初更时候,就已城熄灯。哼,想是见我军围而不攻,才敢如此放肆!”

“好了。兵家之事,切莫不可动气。如此看来,官兵那里应该没有发现我等的行动。等今夜过去,我军也是时候撤离此地!”马腾一摆手后,神色严厉地说道。

老将闻言,神色一震,慨然应诺后便是退下。可在他离开不久,一阵狂风猛吹入帐,把奏案的灯火打翻,马腾面色一惊,一丝不祥预感在心头油然而起,脑海里蓦然闪过一个甚是可怕的身影。

“自从杀了北宫伯玉后,那黑鬼煞就一直呆在韩九曲身边,寸步不离,行事极为低调。应该不会,应该不会。”马腾脸色忽然有些苍白,摇头呐呐说道,就像是在自己安慰自己似的。

却说虎头坡乃是一平原之地,除了东边的树林外,周围都是荒芜之地,往西方向直去,便能抵达天水郡。

而此时,马纵横和他部署正在东边树林内等候着王国的到来。

四周静悄悄的一片,马纵横双眸却是尤为光亮,在黑暗中如同两团火焰。马纵横毕竟是第一次领兵,他麾下部署自然有不少人心中忧虑。不过,没想到的是马纵横丝毫不见慌乱,指挥有条不紊,而且不知为何,只要看到他那双发亮的眼眸,就仿佛有一股莫名的力量,使得心灵安定下来。

“老胡,什么时候了?”马纵横轻吐了一口气,忽然向旁边的胡车儿问道。

“回禀骑督大人,快到三更了。这王国迟迟未来,莫非行踪被韩九曲发觉?”胡车儿有些疑虑地问道。

“不,若真是如此,这附近一带定有所动静。你领一队十人队伍前往一探。”马纵横不假思索地答道。胡车儿听话,正想领命。忽然,队伍后头响起一阵骚动,一个什长急急赶来报道:“骑督大人,后面有一支数十人的队伍正往赶来,小的已前往探过,正是大帅的人马。”

马纵横一听,双眸猝地亮起,一甩马鞭,坐下马匹前蹄高跃,猛然落地后,已是四蹄奔飞,如同一道虹光窜飞而去。

“吁!!!”

却说正往前来的王国队伍,那数十匹战马忽然纷纷躁动起来,惊鸣怒啸。王国吓了一跳,连忙强拉住缰绳,急勒停马匹。

与此同时,黑暗里一缕月光透过树林里茂密枝叶的缝隙照落下来,射在一人一骑身上,那魁梧雄壮的躯壳,不怒而威的气势,无一不令人暗暗心怯。

突兀间,随着一道长鸣,那奔来人马截然而止,马上猛汉疾声厉色便道:“大帅,我领我父之命在此等候久矣。此处不宜多留,前方不远就是虎头坡了。虎头坡一路平川,到时就算韩九曲派人来追,也奈我等不何!!”

“贤侄所言甚是!我等快快赶路吧!!”王国见这威风凛凛的猛汉正是自己的未来女婿马纵横,不由心头一定,连忙说道。

于是,两波人马合为一处,马纵横的队伍在前,王国的队伍在后,清一色都是骑兵,迅速地朝着虎头坡奔赶而去。

须臾之间,林地口一片风尘猝起,马鸣蹄响不断,马纵横为首当先一头冲出,赫赫眼神直往远方平川眺去。

“看来这回是有惊无险。哼,韩九曲不够如此!”马纵横这念头刚起。蓦然间,西南方向杀声骤响,火光明亮处,正见一支凶悍骑兵急速奔来。

“哇!!不好!!是董豺虎的西凉铁骑,快逃!!”王国麾下一员将领,看着如同火龙般的队伍内升起‘董’字大旗,顿时吓得面色剧变,惊慌大叫起来。他这般一喊,在他周围的人立即也似乎被吓得魂飞魄散,惊呼乱叫。

王国身边两个将领,急忙厉声喝叱,意图迅速稳定军心!

“别乱!!官兵都龟缩在陈仓城里,就算要绕远路来袭,也避不过我天义军的眼线!!这一定是韩九曲那奸贼伪装的人马!!”

就在此时,宛如轰雷炸开,马纵横吼声惊天,众人无不听得耳朵轰鸣,一时间尽都呆滞下来。

“老胡!!你先护送大帅离去!!让我来会一会韩九曲那奸贼麾下爪牙的本领!!”马纵横面色冷酷,熊虎般的躯体如同发出一股欲与天下争锋的锐气,吼声一落,不等胡车儿答话,便拍马朝着杀来的追兵截去。

“该死!!这拦截追兵,本就是副将之职,马纵横你还真够胡来!!!”胡车儿眼看马纵横风风火火地策马奔去,本作好拼死作战的他,不由面色大变。

这时,队伍后面又一阵乱起,胡车儿心头一紧,心里很清楚如今没有时间给他犹豫,猛一咬牙,疾声向两个什长喝道:“你俩速引队伍前去为骑督大人掠战,其他人都随我来!!”

那两个什长听令,急是领命,遂是各引一队,一左一右地追向马纵横。

说时迟那时快,那正来截杀的‘董家军’里,只见一员身穿黑甲,头戴鬼煞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