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陆小凤忽然道:“玉兄,你可愿和我们一同替大金鹏王朝讨回公道?”

玉连城笑道:“西门吹雪已经答应出手,再加上你们两位,天下间焉能有办不到的事?”

陆小凤摇头苦笑道:“我常说当今天下武功真正达到巅峰的,只有五六个人,霍休和独孤一鹤就完包括其中。”

玉连城道:“还有三四个人是谁?”

陆小凤道:“少林方丈大悲禅师、武当长老木道人,内外功都已臻至化境。‘白云城主’叶孤城和西门吹雪的剑法都犀利灵妙,是当世两大剑客。”

他的话锋一转:“当然,那只是以前的说法。玉兄的剑法、外功或许都还在他们之上。以前总听人说,天下藏龙卧虎,高手不知几何。见着玉兄,方知此言不差。”

玉连城瞥了陆小凤一眼,似笑非笑:“你想知道我的身份?”

陆小凤笑道:“略有好奇。”

玉连城却没有回答,只是淡淡道:“你们放心,西门吹雪已足以应付大金鹏王朝事件。”

“霍休一身武功深不可测,但太过神秘,我只知他修炼的是童子功。但独孤一鹤乃是峨眉掌门,内功深厚,刀剑双杀,不但攻势凌厉,防守更加严密,交手经验之丰富,更不是西门吹雪能比得上的。”

陆小凤摇了摇头:“更何况西门吹雪剑法犀利,出手无情,不但对别人不留余地,也不肯为自己留余地。如果三十招不能得手,就必定死在独孤的剑下。”

花满楼道:“你认为他三十招不能得手。”

陆小凤道:“没有人能在三十招内制独孤一鹤于死地,西门吹雪也一样。”

玉连城脸上忽然露出某种神秘的微笑:“放心吧,西门吹雪一定会遇上独孤一鹤,而且死的也一定是独孤一鹤。”

陆小凤正要问为什么,忽听一人道:“哪位是陆小凤大少爷?”

天色已晚,这山村野店,本不会有人再来,不会有人再找陆小凤。

但偏偏有人来了,偏偏找的是陆小凤。

看他的打扮,仿佛是山里的猎户,手里提着一个篮子,篮子里装着一只已烤好的山鸡。

陆小凤道:“你找陆小凤做什么?”

猎户将竹篮放在桌上:“这是陆大少爷的姑妈特地买下来,叫我送给陆大少爷下酒的。”

陆小凤一怔:“我的姑妈?”

猎户道:“你就是陆小凤大少爷?”

陆小凤点了点头:“我是陆小凤不假,但我没有姑妈。”

猎户搔了搔头道:“那姑娘若不是你的姑妈,为何要花几两银子买下山鸡,还不忘让我送过来。”

玉连城没有理会他们间的交谈,毫无顾忌的扯下一个鸡腿,品尝起来。

他是一个喜欢享受的人,第一流的武功、第一流的美酒、第一流的美人……他都是来者不拒。

他是一个比较挑剔的人,但在这么一个山村野店,吃着味道不错的烤鸡,再喝上两口烧喉烈酒,欣赏山野夜色,也是一件十分惬意的事。

另一边,陆小凤的人已飞身而起,凌空一翻,将一个穿着五色彩衣,样子很乖,眼睛很大的小女孩揪了出来。

陆小凤揪着她的辫子,把她拉了进来,没好气道:“就知道是你这个小妖怪,一天到晚就会装长辈。可你却不知道,只有小女孩,才总是把自己年龄说的很大。对于真正的女人,她们总是希望自己的年龄越小越好。”

这小女孩叫上官雪儿,是上官飞燕的妹妹,是一个很调皮的小姑娘。不过十二三岁,却喜欢装成二三十岁。

花满楼微笑道:“人家总算花了十两银子请你,何况这山鸡的味道也不错,你就算不感激,最少也要对人家客气一些。”

雪儿嫣然道:“还是我这侄孙子有良心,说了句公道话。”

陆小凤笑道:“原来有良心的人,要比没良心的人晚一辈。说吧,你这小丫头找我们又想做什么?”

上官雪儿那又大又亮的眼睛滴溜溜的转着,道:“我才不是来找你们两个晚辈的。”

陆小凤道:“不是找晚辈,难道还能是找长辈?”

雪儿点了点头。

陆小凤道:“那你的长辈在哪里?”

上官雪儿小手一抬,指向本在看戏的玉连城:“人家是来找他的。”

陆小凤道:“你认识他?”

上官雪儿点了点头:“我当然认识他,他是我师父。”

陆小凤将目光看向玉连城。

玉连城笑道:“这应该是我第一次看见你。”

上官雪儿点了点头:“我也是第一次看见你,但我已从公主那里知道你的很厉害,连她都拿你没办法。”

玉连城道:“可我却不记得我是你的师父。”

上官雪儿一双亮灿灿的眸子看着他:“像我这样又聪明又可爱的女孩子,只要不是傻子,都一定会愿意收为徒弟。你看起来不像是傻子,反而是个很聪明的男人。”

玉连城笑道:“但真正聪明的男人,知道什么时候该傻一点,比如现在。”

上官雪儿跺了跺脚:“可你……可你已经收了我的拜师礼。”

玉连城道:“哦?”

上官雪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