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天一子在经过短暂的调整之后回过神来,南宫云虽然不知道他出了什么事情,但料想这应该和他们融魂有关。

可是刚才那一瞬间的时机他已经用来帮助蓝玥疗伤,此时他不确定自己还能不能躲过天一子的追击。

但是,为了给蓝玥争取到出手的机会,南宫云别无选择,只见他忽然纵身跃起,挥舞手中长剑在身前结成一道剑幕,径直冲向天一子。

见到南宫云如此拼命,天一子只是冷冷一笑,随即便扬起左翼横扫想要将他击飞,可是就在蝠翼快要撞到他面前的南宫云时,天一子忽然凝聚玄力向自己的身后挥出一剑!

同时,那原本还在天一子正面的南宫云瞬间消失,只见在他身后三丈之外的地方出现了一抹火光,而他刚才的那道极寒剑气正好斩向这层火焰光幕。

随着一声闷响,忽然出现在天一子身后的南宫云被击飞出去,并且他在自己身前凝出的那层火焰屏障也被撕开了一条缝隙。

南宫云直到退出十丈开外才勉强稳住身形,然而,当他落地站稳之后才发现自己的肩头已然多了一道血痕。

不过好在这道剑气之中并没有蝠毒,只是由于寒气入体让他整只手臂的玄力流动变得有些缓慢。

但是,南宫云体内蕴含灵火,这些寒气对他也无法造成实质性的伤害,所以他倒不用急着疗伤。

然而,令南宫云感到不可思议的是,天一子居然能够事先探查到自己将会出现的位置,这也就是说,他的遁空身法在天一子眼中已经是有迹可循。

南宫云这时意识到他的遁空之法如今倒成了他最大的破绽,但是因为他从小到大对于这种轻身功法的修炼已经到了心随意动的境界,所以情急之下他还是会不由自主的使用。

天一子在一剑斩破南宫云的灵火防御之后得意的笑道。

“怪不得你们千方百计的想要毁掉我这把寒玉兵器,看来它的确是你身上这种灵火的克星,有这把寒玉长剑,我要取你性命易如反掌!”

“是吗?!那你还记不记得白成是怎么死的?”

南宫云不屑的回答态度立刻让天一子嗅到了危险的气息,然而,还未等他反应过来,一抹寒光夹带着破风之刃已经抵达他的背心!

天一子万万没有想到蓝玥在身中蝠毒且已经过了这么久的情况下,居然还有这等身手,这怎么可能?!

但是,他在命悬一线之际,根本来不及回转身形,只得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鬼焰身上。

随即,天一子将所有玄力凝聚于背心,完由鬼焰掌控,他同时竭尽力向前纵身一跃想要避开蓝玥的致命一击。

然而,已经完掌控躯体的鬼焰,在见到胸口处如影随形的寒玉匕首时,他知道自己恐怕在劫难逃了。

原本鬼焰作为天蝠灵像背后的那一双眼睛,他应该会在第一时间察觉到蓝玥的刺杀才对。

但是,由于鬼焰忽然听到南宫云提及白成的死而让他有所失神,再加上他也没想到蓝玥根本就不受蝠毒影响,因此才让蓝玥有机可趁。

寒玉兵刃虽非无坚不摧,但它对破开魂力防御却是有着独特的优势,所以,蓝玥手中的寒玉匕首正在一寸一寸的刺入鬼焰的心脏。

天一子对鬼焰此刻遭受到的痛苦感同身受,但是他们仍然拥有各自独立的心脏,因此,鬼焰决定在他被蓝玥洞穿心脏之前首先要杀死南宫云,这样就算是他死了,这场决战终究还是他们会赢。

所以,他又将躯体交还给天一子,而天一子所能做的就只有将这所有的痛苦,都转嫁到他面前的南宫云身上。

只见天一子手持寒玉长剑径直刺向已然身受重伤的南宫云,同时他的天蝠双翼相互合拢,封锁了南宫云所有可能逃走的空间,天一子相信南宫云这次无论如何也没有机会生还了,他必须要给鬼焰陪葬。

可就在这时,天一子发现南宫云脸上居然出现了一丝笑容,这绝对不是临死之前的释然。

因为,随后他手中便出现了两把寒玉匕首,与蓝玥的那把一模一样,直到这时天一子才意识到他似乎落入了南宫云的算计之中。

天一子不知道自己的蝠翼能否抵挡得住这两把寒玉匕首的攻击,但是他却知道即便是他能够杀得了南宫云,自己恐怕也是九死一生,更何况他背后的那把匕首已经快要洞穿鬼焰的心脏了。

然而,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天一子忽然反转长剑,双手紧握剑柄,径直刺向自身!

南宫云见状立时大惊,爆喝一声。

“不要!”

随即,只见他顷刻之间化作一团火焰径直冲破天一子的灵像蝠翼,并闪身来到他身后将蓝玥救走。

但是,天一子的长剑并没有贯穿自己的身体,而是在南宫云带着蓝玥再度出现的时候刺入了他的背心!

南宫云缓缓屈膝半跪在蓝月面前,他手中的两把寒玉匕首都已经断为两截,也正是因此,他才冲破了天一子的灵像蝠翼。

然而,当他发现自己胸前露出的半截寒玉剑刃时,他才明白自己终究还是被天一子给骗了。

南宫云被寒玉长剑刺穿身体,他的伤口因为剑体散发出来极寒气息而被冰封,蓝玥被眼前的一幕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