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江畔小渔村不大,三二十户,茅草房犹如华夏古代那般,狂风怒号,家家闭门不出,大雨滂沱。

村子里没有人影,唯有闪电不断,闷雷一个接一个地炸响。

张少锋奔到小渔村,一股亲切感油然而生。找了个有火光的院落。跳过篱笆墙,来到茅屋门前。

“请问,有人在家吗?”

免得吓到人,他将大鱼放在了地上,敲响木门,呼喊声有些急切。

“哦,谁啊?”

伴随脚步声,一道略显苍老的声音,紧随木门咯吱。开门的是位灰发老者。年约六旬,皮肤黝黑。

这是渔民风吹日晒的标志。

张少锋见到有人开门,脸上的欣喜掩饰不了:“老大爷!我是黑水城学府子弟,能否收容一晚?”

黑水城归属北云王朝,城中设立的北云学府大名鼎鼎,天才少年都可以进入修行,几乎无人不知。

“好好,那你进来吧!”

老渔民打量张少锋几眼,一脸稚气未脱,最多十五六岁,说是黑水城学府子弟真有可能,笑着侧身让开。

“多谢大爷!”张少锋心头一喜,连忙躬身行礼。不过并没立马进屋,而时打量房门,算是比较宽敞。

“大爷,我还有这个!”他一把提起地上的灵鱼。

雨帘遮眼,直到此时,老渔民才看到数米长的大家伙。

“啊!这是红龙灵鲤!”

老渔民以打鱼为生,一眼就认了出来,连忙上前帮忙拖拽进屋。

茅草房简陋,不像深宅大院那般讲究繁多。

屋内陈设简单,一张木桌,几条木凳,就别无他物。

桌上一盏油灯火光摇曳。

“小伙子,你这是?”

老渔民关上木门转过身,这才发现张少锋衣衫褴褛。

“大爷称呼我少锋就好!”张少锋放下灵鱼。

他脸露尴尬:“实不相瞒?出了点意外跌落江中。一路飘到此处,不久前才爬上岸,看到院落有火光,特意找个落脚地,不知大爷如何称呼?”

老渔民人也是个煅体大成的修士,却是看不透眼前这个少年的修为。

从对方言语谈吐,这位八成是城中哪家的少爷。

他久经风霜,连忙笑着摆摆手:好,那我就倚老卖老。叫你少锋了。少锋,你就安心歇息在此。小村庄里的一个糟老头,你喊我云老头就行。”

张少锋摇头笑道:“呵呵,那不行!长幼有序,我称呼你为云大爷吧!”

老渔民脸露笑意,招呼张少锋坐下,倒了碗热水,转身进了里屋。

没多久,他拿出一套干净衣衫和布鞋:“少锋,你先去里面换上。老头子的旧衣服,还望不要嫌弃就好。”

“云大爷说哪里话!小子求之不得!”

张少锋连忙起身,接过衣衫,脸上的感激掩饰不了。二话不说,顺着云大爷指着的内屋走了进去。

废话,他现在浑身衣服破烂,几乎衣不蔽体。要不是突然大雨倾盆,还打算来个顺手牵衣的打算。

里屋内唏嘘不断,张少锋就换上了短打劲装,稍微大了点,却是比浑身漏风的乞丐装强上不少。

他走出来的时候,就看到云大爷蹲在地上,旁边还有一个五六岁的小丫头,指着大鱼嬉笑不断。

“哦?云大爷,这是你孙女?”

张少锋走到近前,打量着小丫头,粉雕玉琢,煞是可爱。心里没来由地涌出一股浓浓的亲切感。

“爷爷!”小丫头很怕生,一溜烟就躲在云大爷身后,探出个小脑袋,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

一声爷爷,间接的回答了刚才的问题。

“小妮别怕!快叫少锋哥哥!”云大爷摸了摸女娃的小脑袋。

“少锋哥哥!”小妮乖巧懂事,怯生生地喊道。

“哈哈哈,小妮真乖!”张少锋习惯性地在身上摸了摸。只是摸了半天屁都没有摸到,笑得感慨万分。

来的时候兜里还有几颗糖的,都被大黑偷摸给吃掉了。

云大爷打量张少锋几眼:“哦,这衣服好像大了点。”

“无妨无妨,多谢大爷!”张少锋连摆手。指着地上的灵鱼,笑道:“哎,储物袋丢失,如今身上一枚晶币也没有!我就在黑水江中顺手逮到这条灵鲤,送给大爷,也算是收留的费用。”

“红龙鲤价值不菲,少锋,这使不得,使不得!”云大爷连忙摆手拒绝。渔民淳朴的一面显露无疑。

张少锋一脸不容拒绝:“云大爷,一条灵鱼而已,况且,这本就是我特意抓捕的,就是想到这点,合情合理。您老既然不要,那我就扛回江边放生。”

“哎,那好吧!这鱼我收下!”

见他一练坚决,云大爷推脱不过,也只好点头同意。

“哦!家里有大鱼了!”小妮听懂了,高兴的蹦蹦跳跳。

云大爷经验丰富,早就看出这条鱼是活的。

既然收下,他也不假意谦让,抓着大鱼就往后院走去。

小妮蹦蹦跳跳,张少锋也跟了上去。

……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

江畔小渔村,家家户户以打鱼为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