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秦可卿出事,最懵逼的人是贾珍。

虽然这一年多秦可卿没有让他得手,但是贾珍仍然得承认,秦氏这个他曾经反对的儿媳妇儿,确实比他那个儿子要强些。

贾珍虽然废物,但是却也知道宁府的水很深。而且自己的续弦夫人尤氏除了一张美艳的脸蛋和两个更漂亮的妹妹外似乎没什么出色的地方。

实际上,从秦氏进入宁国府,宁府后宅的事情就是她在操持。如果实在不像,贾珍都想给秦氏请个诰命了。

毕竟,有些时候,需要宁国夫人出面的场合,秦氏的身份还是低了些。

再加上贾珍惦记秦氏惦记了许久,本来贾珍都觉得马上就要到手了,没想到竟然出了这种事。

神京府和刑部都连夜派了好手来看过。说是起火点在楼里面,而秦氏的丫鬟宝珠和瑞珠都证实,当时只有秦氏一人在楼内。

秦氏的尸体也已经找到,虽然已经烧的全身焦黑完全无法辨认,但是可以确定是个年轻女子无疑。

贾珍实在没想到,这个宁府内宅的实际管理人和自己惦记了一年多的女人竟然就这么没了。

相比于贾珍的伤心,贾蓉就觉得无所谓了。反正秦氏嫁进贾府本就是遮人耳目,如今死了倒也还好,起码,自己和那个家伙的事就方便多了。

于是当贾琏走进秦氏灵堂时,看到的就是公公贾珍悲痛欲绝,丈夫贾蓉无所谓的模样。

贾琏抽了抽嘴角,虽然他已经知道了事情的全部真相。但是对于这副样子还是有些无法接受。

贾琏也有些埋怨贾敬,他算得上是一个合格的臣子,出色的情人。尽到了做为一个臣子和一个爱人的责任。

但是做为一个父亲,一个祖父,一个贾族族长,他不够格。

子不教,父之过。贾珍,贾蓉到了如今的地步,和他不管不顾是有很大关系的。

堂堂武勋家族的现任和继任族长,成了如今这副德性,贾琏觉得很贾敬是有责任的。

王熙凤已经去了后院找尤氏,贾琏则走到贾珍跟前。

“珍大哥,逝者已矣,还请节哀。”贾琏尽量做出一个悲伤的表情,用沉痛的语气去和贾珍说话。

看到是贾琏来了,贾珍收拾了一下心情,才说道:“二弟,我,你说她怎么就这么走了,唉。”

贾琏也不知道要怎么说,只好拍了拍贾珍的肩膀:“珍大哥,别的不多说了,可有什么需要小弟效劳的没有?”

贾珍也不客气:“别的倒还好,只是尤氏那边小门小户出身,未免小家子气,还当不了什么大事。

我已经派人准备,一旦宵禁结束坊门开启,立刻出发给那些世交老亲们报丧。明天一早,肯定会有上门吊丧之人,这前面还算好办,这后面恐怕就得请凤哥儿来帮把手了。

我本来打算去找老祖宗要人的,既然你来了,跟你说也是一样的。”

贾琏点了点头:“我想到了,凤儿跟我过来了,已经去了后面见大嫂子。”

贾珍一下子高兴了:“那就好,我本来还担心呢,现在放心了。”

大明宫中,隆正帝本来批阅到了半夜,刚刚躺下睡一会儿,就被身边的随侍太监叫了起来。原来是苏城来了。

做为中车府的大档头,苏城是隆正天子的眼睛,是拥有不论何时随时觐见天子权利的少数人之一。

内监之中,他更是唯一的一个。

“什么事大半夜非得把朕扰起来,可是哪里出了什么事?”

“回皇爷,贾家宁国府走水了。”

隆正帝愣了下,一个普通的国公府走水,这有什么可上报的,还至于大半夜的过来。

还没等隆正帝发火,苏城继续说:“起火的是宁国府天香楼,贾蓉之妻秦氏的居所,秦氏烧死了。”

“什么?”隆正帝猛地站了起来:“确定吗?”

看到苏城点头,隆正帝心中一阵烦躁。他走出御座,在大殿里走来走去,边走边思考。

自己刚刚才下令对秦氏出手,还没等动,居然秦氏自己就出了意外。怎么都觉得有些奇怪。

“天一亮,把贾琏叫进宫来。”隆正帝决定自己试探一下贾琏。

贾琏陪着贾珍到了凌晨,决定回去休息下。按照原着,秦可卿出殡规模宏大,来的人很多。那还是原着中的贾家。

如今荣府成了亲贵爵,贾家的影响力更大了,来的人只会更多。到时候自己肯定还得出面。

回去前,贾琏先来到后院,叫过已经把奴才们叫到一起训过话的王熙凤。

“凤儿,你就留在这吧。把事情帮着大嫂子做好。”

“说实话我还真是有些心虚,这么大事我以前没干过啊,如果有什么处理不到位的地方怎么办?”

贾琏笑了:“没关系,按照你想的去做,你能够做好。”贾琏对王熙凤操持好秦可卿的丧事还是很有信心的。

毕竟,原着中,王熙凤就是凭借这次协理宁国府展现了自己管家的能力,才彻底掌握了荣国府的管家权。

刚刚回到荣禧堂躺下休息了会儿,贾琏就被平儿叫了起来。

“爷,有天使到。”

等贾琏更衣来到正堂,就看到了传旨的年轻太监。

“江公公,没想到竟然是你出来了。”

“伯爷,今天是奴婢御前服侍,所以就被派来给您传旨,皇爷要您立即入宫。”

贾琏眼睛微微一眯,不过立刻点了点头:“好,那便走吧。”

荣宁后街,曾经秦可卿和贾琏相会的那个小院子。素颜的秦可卿看了看四周熟悉的场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