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天元大陆,盛天国京城。

深夜时分,此时坐落在京城东部的宰相府不时的传来嘈杂声和大大小小的骚动,府内的所有下人丫鬟不停的从主府和别院反复来往,看每个下人额上的汗水与心惊的神情不难猜出府内出了大事。

宰相府的确是出了大事,宰相府的江宰相申时在府内书房突然昏迷,一时间让整个府内的人都大惊失色,江宰相的亲信于大人则是不停的催促着下人们寻医救治。一来二去好几个时辰,来过宰相府的太医和民医已有数十人,每一位医者都对昏迷的江宰相的病情束手无策。

甚至有近半前来医治的医者直言宰相已气绝身亡,再无苏醒的可能。

消息一传,不仅是整个宰相府上下皆惊,甚至京城的无数达官贵人也都开始紧张起来,宰相一死,那可不是小事,甚至有可能会波及的他们自身,他们又怎能不惊慌?

此刻已经到了深夜,江宰相的亲信于大人也从府中离去,吩咐着下人们好生照顾着江宰相的身体,再也没有大叫着寻医,而是满脸苦涩和绝望的离开了宰相府。

......

宰相府主府内的小院,一张红木小床上干躺着一个年纪快满二九的少年,少年身穿一身苍蓝长袍,有着一头乌黑飘逸的长发,身材颀长,皮肤雪白而又温润,看起来犹如新生的婴儿般润滑。少年生的无比俊俏,丰神如玉,若不是此刻昏迷,相信无数少女会想探究一番这样俊俏的面容下有着一双怎样的眼睛。

“唔......”

少年俊俏的脸庞一阵抽动,右手按了按额头,有些吃痛的**了几声,半睁着有些惺忪的双眼。

那双灵气的眸子里此时充斥着疑惑和不解,有些好奇的到处扫视着四周的环境。

“我,还活着?”少年有些梦呓的轻声喃喃;手忙脚乱的从床上跳了下来,在边上的大桌上找到了一个铜镜开始观察着自己的面容。

一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少年露出了好似见鬼的表情,握着小铜镜的手一松,铜镜瞬间摔落在地,发出了刺耳的叮当声。

“哐”

这一声刺耳的响动一下子引起了不少人,一位穿着白色素衣的小丫鬟匆匆忙忙的跑进了屋内,看着坐在红凳上发呆的少年,一下子惊得张大了嘴巴:“相爷......您......醒了?”

“相爷?”

少年轻声自语,抬头望向了面容惊慌的小丫鬟,皱着眉头挥了挥手:“下去吧,我没什么事,先别声张,其他的事明日再谈。”

“是,奴婢遵命。”小丫鬟有些惧怕的偷看了少年一眼,很快就消失在了少年的视线当中。

“江寒?”少年长舒了一口气,有些迷糊的低头自语起来:“如果我想的没错的话,我此时已经是魂入他体?此等迷信荒谬的说法,怎么可能?这具身体的名字叫江寒,却恰好与我同名,甚至我两的人生轨迹都有五分相似。这......”

江寒,是盛天国的宰相,年龄只有十七,可以说是力压全国英杰的少年天才,七岁习文,年仅十三岁就已经中举,更是用自己无双的智谋夺得盛天国的宰相之位。一位十七岁的宰相?可想而知这具身体原来的“江寒”是多么罕见的天才。

而现在的“江寒”则跟这盛天国的江宰相完全不是一个人,虽然两个人同名,甚至人生际遇都有几处相似,但本质上还是两个不同的人。

江寒想不通,本来自己明明寿元将尽,为何此时却突然活了过来,而且自己的身体都给换了。

“唉,走一步看一步吧!”事情已然发生,江寒不可能视而不见,他此时只能尽量的去吸收这具身体里的知识,只有这样他才有可能在这个自己完全陌生的地域上生存下去。

从这具身体脑海里的讯息,江寒得知,这盛天国坐落于天元大陆的南部,是整个天元大陆的第二帝国。天元大陆地域辽阔,物种丰富。甚至江寒还从身体的大脑里得知了一个让自己完全震撼的讯息,那就是天元大陆是以武者为尊,以修者判断国家和个人的强弱。

天元大陆可以修炼!

这是自己没有重生之前完全不了解的知识,天元大陆竟然可以修炼!而且可以依靠修炼来判断自身强弱和地位。

在天元大陆,你修为强大,那你的地位和名利就越大。

很显然,江寒现在明白了,这个天元大陆跟自己原先所在的地界是完全不同的位面,这天元大陆充满了千奇百怪的事物,这是一个自己目前完全陌生的世界!

“这个江寒与我真是无比相似,我与他同是孤儿,同是宰相。这,难道就是缘分么?”江寒露出了苦涩的笑容,正如他所言,他自己与盛明国的江寒江宰相的人生际遇几乎完全相同。

两个人同样是无父无母的孤儿,同样是一国宰相,同样是惊世骇俗的天才!

江寒再没重生之前,是一个大国的宰相,他的权力已经完全渗透到整个国家上下的所有阶层,换句话说已可用强权力压天子。只要他一句话,估计数十万大军都随时有可能造反。可是没重生的他天生命薄,一直体弱多病,曾经寻访过无数名医都说他活不过十八岁,他身体有药石罔效,绝无医治可能的顽疾。可他却没想到在自己身死过后却阴差阳错的重生在天元大陆。

“是我命不该绝么?”江寒自嘲的笑了笑,凝望着窗外浩辉的月光,一时之间有些感伤。

“不对,这江寒,他又是为何身死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