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把自己气走了。

绿叶进来,看到哭的伤心的小姐,不知道该说什么。

主人对小姐不同,有些话她不能说,看着小姐哭,只能陪在旁边。

等到孟桐哭够了,绿叶连忙送过去一杯茶。

昨天是绿叶送来的信,身边没有熟人的情况下,她最相信的人只有她。

“绿叶,你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绿叶摇头,他们也不明白,似乎昨晚主人没有犯病,睡在小姐的房间,对主人来说,是件好事,他向正常人的方向发展。

小姐毕竟是未出阁的姑娘,和男人共处一室,就算是没有发生什么,很多事情也说不清楚。

孟桐知道,她们不会说实话。

这一刻,心中有了决定,她要去京城,要找母亲。

想到这个,等青玉来请自己去吃饭的时候,孟桐来到餐桌,原本以为会看到章温瑜,趁机把话说清楚,他竟然不在,有些要说的话,没能说出口。

一连七天没看到章温瑜的踪影。

孟桐等不了,直接让绿叶转告,明天她会离开。

当天傍晚,晚饭时,章温瑜风尘仆仆赶回来。

章温瑜和以往不同,似乎有些疲惫。

孟桐忽略这些,冲着章温瑜行礼,“师父,我明天去京城找我的母亲。”

章温瑜眼神复杂的看她一眼,什么没有说,转身离开了。

跟在后面的一月二月,不满孟桐这么狠心。

主子为了她疲于奔波,刚回来连喘口气都没有,就听到这话,太让人寒心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