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天刚亮。

孟桐听到院子里的动静,装着刚醒来的样子,来到门口,看到院中正在练剑的章温瑜。

脑中闪过母亲说过的话。

她给着急打气。

等到章温瑜练完一套,她上前,“师父。”

“你没有慧根。”章温瑜因为昨晚外出一趟,事情不顺,听到女人要学武,更不爽。

“你是我师父,你应该教我点什么。”孟桐说的一本正经。

章温瑜仔细看着眼前的女人,怎么感觉有些不一样了?

“那天我被挟持,如果我有武功的话,就不会那么被动?”孟桐说着低头,肩膀微微颤抖,似乎很委屈。

章温瑜收起剑,不想伤到女人,想要靠前,被躲开了。

孟桐抓着衣角,忽然之间爆发了怒气,“我不想变成累赘。”

章温瑜确定女人应听说了不该听到的事情,他会处理身边不该存在的嘴巴,眼下最重要是哄好女人。

“你不是。”

“......”孟桐退后,盯着章温瑜,小白牙磨得响亮,红着眼圈的模样像是兔子。

章温瑜弯了弯嘴角,“学武功很累的,你如果想,我可以保护你。”

孟桐听到这话,气的转身离开。

开始章温瑜没有在意,以为小孩子脾气,过两天就好了。

不想,两天后。

章温瑜没有找到嚼舌根的人,小女人反而不理他了。

不得已,只能妥协。

原以为只是头脑发热,一时激动说了大话,不想,孟桐却坚持了半个月。

半个月内。

章温瑜明明看到孟桐几次累的撑不下去,每次休息了一晚,第二天再次出现在院中。

她的练武可以说到了疯魔的地步,连章温瑜有些意外。

孟桐再用功,她先天条件太差,付出常人十倍的努力,都不见有多少收获。

时间过的很快。

转眼又到了十五。

府中的每个人变得紧张。

孟桐只知道练武,没有发现周围的不同。

她练了一天,身子很累,吃过饭后,躺在床上,以往都会在想,今天练的招数,今天不知道怎的,感觉很累,躺在床上,连衣服都来不及脱下,昏昏沉沉的睡着了。

她不知道外面已经变天了。

府中的所有人都是章温瑜的心腹,每个人都如临大敌一样。

以往发生这样的事情,只要躲过今天,只要主人完好,一切都好说。

周围的一切被毁坏的怎样,他们不用担心。

今天不同,主人下了死命令,不能惊动睡着的孟桐。

这太难了!

他们确定该不会惊动孟桐,他们害怕的是犯病的主人自己去找孟桐,到时候,他们又该怎么解释。

每个人从天黑开始就打气十二分精神,战战兢兢的等待着。

等了又等,到了半夜,一点动静都没有。

怎么回事?

他们觉得奇怪,继续等下去。

眼看着外面的天都快要亮了,还没有任何动静。

一月担心有可能是主子还有点意识,自己去了外面。

想到山洞,他带着大半都离开了。

他们担心反常的主人会做出自残的举动。

这段时间,主人对孟桐那么在意,难道是担心自己的病情被发现?

.....

天亮了。

孟桐摸着头睁开眼。

好奇怪,每天练武,都很累,没到这种地步。

身酸痛,好像是......

忽然,她眼前出现一个头颅,原本以为拱在怀中的是一个死人头,她尖叫着把头推到旁边。

坎坷一晚的绿叶、青兰、青玉听到动静,连忙冲进来。

进门一看,不好了。

他们找了一晚,以为生死不明的主人竟完好的躺在孟桐的床上。

什么情况?

到底怎么回事?

章温瑜是被女人惊醒的,他睁开眼,先看了自己一眼,发现自己在卧房,和女人在同一张床上。

他都被自己的尿性惊呆了。

不过,他喜欢?

看到女人‘害羞’的样子,一个眼神看过去,愣怔的三个丫鬟立刻转身离开。

终于清场,章温瑜侧身躺着,看向眼前刚睡醒的女人,少了那惊悚的眼神,他心情会更好。

“桐儿,你怎么了?”

孟桐睁圆了眼睛,惊悚望向对方,“你怎么在我床上?”

章温瑜笑了笑,瞬间周围的一切变得黯然失色。

“你怎么在我床上?”同床共枕,被母亲知道,该会怎样伤心。

章温瑜也觉得奇怪,昨天十五,按说自己应该在山洞里醒来,为何会在这个女人的床上。

看了一眼周围,应该没有发生什么?

到底怎么回事?

两人彼此看向对方,都想让对方给自己一个解释。

孟桐是女孩子,遇到这种事情,明显还处于弱势,她气的哭了。

章温瑜不追究到底是怎么回事,先把女人哄好再说。

结果越哄哭的越是厉害,后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