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在说完这一番能够给小女孩造成巨大心里阴影的话后,陆羽从地上爬起,警惕的打量着女孩。

“你,有没有被你爸爸抓到或者咬到?或者是感觉到不舒服?”

一脸懵逼的小女孩还未从陆羽那番直白的陈述中反应过来,被这么一问,下意识摇摇头。

陆羽看着小女孩虽然凌乱但干净的睡衣,提起来的心总算稍稍放下了几分。

“吼”大背头丧尸在门外挠着门,试图转动门把手,但这次陆羽可是牢记教训锁上了大门,所以大背头也只能挠门干嚎。

“要不睡觉去吧”,陆羽没有理会在桌子底下抱成一团的小女孩,朝着主卧的门走去。

走近后陆羽才发现,碎裂的卧式门上,还有点点暗红的血迹,以及一些不知名的黑色粘液。

陆羽皱了皱眉,后退两步不再靠近。

这血迹肯定是小女孩妈妈留下的,而那残留的黑色粘液,必然是丧尸在撞门时被划开而留下的体液。

陆羽可没有科学家那样狂热的兴趣蹲下来仔细研究一番,鬼知道那些粘液会不会传播病毒,把他也感染了。

“咚”一声闷响从大门方向传来,陆羽转头瞟了一眼,小女孩家的大门是那种合金制的防盗门,并不是卧式那种木质门,所以陆羽也不担心丧尸会破门而入。

“你爱撞就撞吧,最好把自己撞死”

陆羽嘟囔着,他的心情很不好,原本以为自己的动作已经足够迅速,在确认灾变即将到来之际能够做好准备。

没想到灾难的爆发这么快,他甚至还准备明天一早去购买酒精等其他生活必须品呢,这下看来泡汤了。

打开次卧的大门,迪士尼装修风格的粉色公主格调映入眼帘,粉色的窗帘粉色的床单粉色的台灯粉色的书桌甚至连书架都是粉色的。

陆羽撇过头,看着依旧缩在桌子底下的王欣冉,淡淡开口。

“你是打算今晚睡在桌子底下嘛?”

小女孩撅起了嘴,望着陆羽,泪水在眼眶里打转,仿佛努力克制着不让它掉下来。

“我,我要妈妈,哇”

终于,小女孩还是忍不住嚎啕大哭了起来。

门外的丧尸听到屋内的哭声,仿佛是片场的群演听到盒饭有加鸡腿一样兴奋,更加卖力的撞起门来。

“咚咚咚,哇咚咚咚,哇”

一时间原本单调的撞门声和小女孩的哭嚎声交汇一片,将陆羽脑中仅有的一丝睡意也驱赶的无影无踪。

“现在是应该上去给她一个拥抱安慰安慰她吧?”

陆羽在心中不确定的想着,努力去考虑小女孩的处境。

没有共情力的他只能通过自己的经历去感受小女孩的悲伤。

“就好比那时候我妈失踪,我爸出车祸去世时的情况一样吧。”

陆羽回想起当时自己在失去双亲庇护后的反应,也的确是一种末日来临的感觉。

嚎啕大哭的王欣冉突然感觉有一双手慢慢的环住了自己,一股淡淡的洗衣粉香味钻进了她的鼻子中。

王欣冉不自觉的嗅了嗅,不知怎么原本无依无靠的内心突然之间安定了许多,那原本对未来的恐惧以及对自己孤身一人面对一切的寂寞感渐渐散去,就连丧尸的撞门声都变的不再刺耳。

抱着哭声渐渐变小的王欣冉,陆羽的心中却犯了难。

小冉的父亲成了丧尸,现在还在那撞门呢,小冉的母亲则被活撕了。

那种无依无靠的感觉陆羽很清楚,更何况是在这灾变爆发的环境下,一个9岁的小女孩能够存活的概率简直微乎其微。

“要帮她吗?”陆羽内心纠结。

自己的确很想一走了之,但是一旦自己走了,那这个小冉必死无疑,这算不算自己间接杀死了小女孩呢

正当陆羽内心纠结不已时,王欣冉终于止住了哭声,泪眼朦胧的她看着眼前的男子。

这个叫陆羽的叔叔,留着一头干净的短发,眉毛不粗却也浓密,生的一双丹凤眼,眼角和鼻尖都颇显锐利,给人一种不好招惹的感觉。

但微微上挑的嘴角却又让人心生温暖,仿佛邻家大哥哥般的温柔体贴。

两人对望,沉默良久。

见面前的小女孩终于止住了哭泣,陆羽松了口气,看来拥抱确实能够起到很好的安慰效果。

正想开口说些什么,小冉却用啜泣的声音开口。

“陆羽叔叔,你说妈妈死了,是真的吗?”

“是的,你妈妈应该是死了,被你的丧尸爸爸活撕了。”

陆羽微微一怔,又把之前说的话重复了一遍。

王欣冉沉默,对于一个9岁的孩子来说,死亡已经他们的脑海里形成了初步的概念。

她明白妈妈已经永远的离开了她,但她就是不愿相信,明明刚才自己还在床上睡得好好的,突然就听到妈妈的尖叫声醒了过来。

妈妈说爸爸生病了,想带爸爸去医院看医生,怎么一下子就变成这个样子了

自己一定是在做梦吧,王欣冉脑中念头一晃而过,对,自己一定是在做梦,只要梦醒了,爸爸妈妈就会回来了。

“我要去睡觉了。”王欣冉起身,朝着次卧的方向走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