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随即,刘清山马上又补充了一句:“不管是张域烧酒,还是道家养生汤,其价格不是一般的昂贵,主要是由于配方里的几种药材属于严重的稀缺状态,我也是在前几个月跑了一次寒国,才很幸运的找到了一些,不然绝不会面市销售的。”

“这么说,张域烧酒现在已经有地方买了?”说出这么急切话的是那位降旗康男。

刘清山摇摇头,“只能说限量供应,而且还是不定时的,否则仅仅是国家层面的需求量,就会让市场上不会再出现任何同品质的酒!我不关心政.治,甚至内心很是排斥,所以我永远是躲着走的,其中的理由不便明说!”

降旗康男深以为然:“刘先生的心情我能理解,不过我有个私人......”

“对不起降旗先生,”刘清山没有任何犹豫地阻断了对方的请求,“药酒不定时面世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就是具体发酵效果没有规律可言,我也说不好什么时候出厂,所以我向来是拒绝一切预订的!不过做为朋友我可以透露给你一点信息,那位道家的前辈手里有股份,他有一定的成品拥有额度,说不定在他的私房菜馆里能买到,但同样原因是不可能预定的,这需要碰运气!”

关于碰运气的说法,他不需要多加解释,有心人自然能从目前的酒厂销售总部的情况,就能了解到碰运气说法的由来。

而且他越把此事渲染得神秘越会激发某些人的购买欲望以及认可度,这就是生意经,就是饥饿销售,拥有天下独一份的销售资源,他就会有资格说出这么大的口气。

不等有人反应,他再一次把视线投向了高仓健:“您老是我的偶像,我又有治愈您的能力,其实您老即使不打算留下来,我也会尝试着邀请,咱们来日方长!”

能在这里站着的人,就没有一位简单人物,自然能听出来他的告辞隐意,毕竟眼下还有剧组这么一大摊子事呢,不能老是待在这里瞎聊。

高仓健马上乐呵呵的回应道:“那我明天再赶过来,附近的县城我们定了酒店房间,中午吧,到时候我会带来些我们那里特有的岛国风味便当!”

小岛国也有剧组探班一说,拜访者带去的礼物除了烟酒饮料,还有一种用餐食盒盛放一些吃食的传统,当然只有最亲近的人才能享受到这个待遇。

刘清山不知道他在华国的小县城里怎么来获得所需食材,但一样明白这番话里的好意,那是一种当做家人来对待的贴心爱护。

接下来他亲自护送客人们走出狭窄的村中甬道,没忘了把那个女翻译叫到一旁嘱咐:“该翻译的翻译,这一点你今晚做得很好,等明天过来我请你吃这里的特色菜!”

小翻译已经激动的满脸通红了:“刘先生,我叫黄娇妹,桂省壮族人,老家就在这里的隔壁,您说的特色菜就算了,我要跟您合影,您还要给我签名,因为我可是您的最忠实的粉丝了!”

“哈哈哈,那就好!行啊,明天过来满足你的一切要求!”

“我还有溪善姐的签名呢,她开唱片签售会的时候我就在申城!”

“那天我也在呀,怎么没找我签名?”

“您那时刚好在陪着孙南说话,站得很远,好多排到的人都在念念不忘呢!”

黄娇妹的长相甜美,有着小巧玲珑的身材,性格上也格外活脱大方。

客人们并不是都离开,还留下两个人,一个是《千里走单骑》的编剧邹敬之,一个是扮演高仓健儿子的中井贵一。

前者能留下来,刘清山并不感到奇怪,这个人与很多导演的关系都很密切,尤其在电视剧方面,由他提供的剧本所拍摄的剧集几乎部部经典。

像是《康熙微服私访记》、《铁齿铜牙纪晓岚》,以及目前正在热播的《五月槐花香》,已经一举奠定了他在内地市场的金牌编剧地位。

他是为了张平的事情,想在其间做个调解的目的很明显,但中井贵一为何留下来就有些不太理解了。

可刘清山暂时没时间跟他们详谈,现在是下雨天,很多拍摄机器都是租来的,得抓紧时间转移到背雨的地方才算正事。

虽然这些是早有人在做了,如何保证上百号人忙而不乱同样至关紧要。

等忙完了这些,石慧已在安排大家前往餐厅就餐,这个时候刘清山才有机会关照那两位。

说是餐厅,实际上就是借用的村委会会议室,原本他们是打算在空场搭帐篷的,谁料想自力村的村民们相当热情,给予的帮助也是实心实意。

连当地的县政府都派来了几部警车帮着维持秩序,甚至附近的部队直接拉来一个连的士兵,让剧组当做群演随便的使唤。

当然这些都是有人打招呼的前提下,刘清山并不清楚是谁在默默地提供帮助,一度曾以为是付家,结果打电话过去,没得到证实。

不过他对这些军人的关照也是很周到,不仅拨了款项补助伙食,更派了人去临时军营里教些拳脚功夫。

两位客人被他请到了会议室旁的一个单间里,随着饭菜端上来,谈话也就此开始,在座的还有葛优、周仁发、刘佳玲、江武。

知道此事他才明白过来,为什么中井贵一身边没留翻译,原来他的普通话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