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送走了余氏,傅芸让霜晴霜草两个丫头把东厢的屋子收拾出来给宋砚居住,宋筠是个小姑娘,暂时先跟她一起睡,大冷的天,抱着个小火团子也挺不错。

傅芸正准备抿一抿头发,去婆母那里,霜晴急走来报,“二少奶奶,夫人来了。”

婆婆竟亲自来了?

她连忙迎出门去,就见廊下,郑氏牵着一个小女娃娃带着几个丫鬟朝她走来。

傅芸心里一个咯噔,瞅着郑氏的脸色似乎也不是太好,猜想她怕是想要把这小女娃娃赖在她这里。

她急走几步上去,脸上带着微笑:“母亲,我正准备去您那边,您怎么就过来了?”

郑氏强扯了点笑意在脸上,看了眼院子里洒扫的几个丫鬟,说道:“进屋里说话吧。”

傅芸连说好,把郑氏请进正屋里。

郑氏在上首圆椅上坐下了,那孩子就倚在她膝前,瞪着一对大眼睛,长得确实与宋淳有几分像,若不朝着那方面联想,倒也不是太明显。

郑氏刚坐定,外头霜草一个没看住,叫宋筠给跑了进来。

宋筠一点儿也不怕生,没爹没娘的孩子叫人推来扯去有些时日,胆子比那些养在母亲奶母跟前的要大上不少,她是看到有相同年岁的小孩子进了母亲这里,好奇跑过来,想找那女娃娃一起玩,因此进门便奶声奶气地道:“母亲,您不是没有孩子的吗?这位又是谁呢?能不能和我一起玩?”

宋筠的一声母亲叫得郑氏眉头皱起,她自然知道这事是老太君做的主,还刚好抢在了她前头,便忍着气说道:“芸娘,这便是老祖宗替你做的主领的孩子?”

傅芸回说是。

孩子虽小,有些话还是不能当着她们的面说。郑氏叫了丫鬟牵着孩子去玩会儿,小丫鬟是个机灵的,顺道也把宋筠也一道带了出去。

郑氏这才道:“上回你跟我说,叫我帮忙留意着族亲这儿的意向,不巧得很,今日我也刚好想做主帮你收一个,哪晓得老祖宗替你做了主,我本想辞了,但见这小丫头长得伶俐,又心生喜爱,咱们家也不是养不起,便一起养了吧。”

傅芸一听这话,果然是要硬塞。只得也硬着头皮道:“为了我的事情,叫母亲受累了!那孩子我也看着喜欢,只是我倒底还是太年轻,没有养孩子的经验,这院子里头一下来这么几个孩子,怕是招架不来。”

“你不想要?”郑氏这话问得直接,且还明显带着怒气,她竟敢再一次拒她。

傅芸太阳穴突突地跳着,开了这个口,断没因她生气而改主意的道理,“还请母亲能体谅我一二,这养孩子不光是一日三餐,特别是姑娘,需要细心教导,我是怕自已心有余力不足,委屈了孩子。”

郑氏哪能由她!今日亲自带着孩子来,便是强行要她收下。

“你怕照看不来,是觉得院里人手不够?我再多派几个过来便是了!你要是怕自己教不好,那就带着她们上我哪儿,我还没老,再看两个孩子,还是看得过来。”

郑氏把话说到这份上,以为她不敢再拒。

哪知傅芸却跪下了,“母亲春秋正盛,哪个敢说您老?只是民间有句俗语,草屋连连盖,一代管一代!我若把孩子领进来,自己不管,推给母亲,外人必然要戳我的脊梁骨,请母亲也体谅一下儿媳的难处!若是母亲真的喜欢那个孩子,不妨我去跟老祖宗说,让她把那两个孩子送回去,我再把这孩子留下。”

“你……”郑氏气得胸口起伏,她脸再大,也不敢说叫老祖宗把孩子给人退回去。这才进门几天,竟敢跟她对着来了!本就是个挂名儿媳,怕是没找准自己在国公府的位置,正准备要发作一通,外头传来一阵脚步声。

“哟!听说弟妹过来了,怎么这么个脸色?”也没人通传一声,宋琳琅身边的丫鬟打了帘子,她一身天青色的衣裙与众不同,慢步轻摇地进来了。

傅芸忙从地上站起来,唤了一声姑母,行了礼,退到一旁。

郑氏自然是不敢得罪这位姑姐,略微有一些诧异,她怎么还管起这位的闲事来了。

郑氏换上了笑脸,“姐姐今日怎么想到要来漱玉轩来的?”

宋琳琅当然不可能自己突然跑来,是朱妈妈见郑氏牵了个孩子来了,悄悄跑去了莲华苑里求了这位姑太太。

朱妈妈没提那孩子的真实身世,只说二少奶奶不太愿意收那孩子,想让大姑太太过去劝一劝夫人。

宋琳琅这个人看着散漫,实则有一颗七巧玲珑心,又深知郑氏的为人,朱妈妈不说,她也能猜到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原因,因此,她还真就跑来管了这趟闲事。

宋琳琅翘起嘴角,在郑氏身旁坐下了,笑道:“我听说这儿来了两个孩子,来瞧一眼,没曾想,弟妹也送了一个进来,也不知是哪位宗亲家的,生得这般粉雕玉琢,让人一看便喜欢。”

郑氏没想到她竟还打听起孩子的身世,这些早已安排妥当,无不可对人言之处,也就显得理直气壮,平静从容说道:“这孩子身世,提起来姐姐该是认识,便是原户部郎中宋孝俭的孙女,今年一家子刚从湖广回京,前些日子来家里走动,我一眼就瞧中那孩子,那孩子也喜欢我,一见面就扒着我不撒手,亲热地喊着我祖母,我一想,芸娘这儿冷清着,要是能给她收过来,也是不错,便跟他们家提了一嘴,他们家回去想了些时日,今日便又把这孩子给送来了。”

宋琳琅心里已有数,一个外放的五品小官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