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五日后,明致远站在离锯齿崖不远的山路上。

他需要努力往上抬着头才能把这锯齿崖的顶峰装进眼里:“真不愧叫锯齿崖啊!”

姜六子气喘吁吁的走在前面,转过头来对他道:“公子不必害怕,到了崖脚你就知道了。有东西能让咱们牵拉着爬上去。

那头小黑驴在前一个村落的时候,就被姜六子寄养在相熟的农户家中了,难为他一副瘦弱矮小的样子,居然把黑驴背上负着的物事集中到一起,包了偌大一个包裹,自己背了起来,还一路走了十几里来到锯齿崖下。

明致远疑惑的看着他:这一大包东西,你能背上去?

姜六子一屁股坐在地上,歇着气,笑笑道:“一会公子就明白了”

二人歇了一会气,又走了片刻来到崖脚下。

明致远看见那崖壁上离地不到五尺的地方有一个深入石缝的硬木桩子,再往上一看,不到三尺又一个,如此高低距离一个个木桩错落着,似是种在崖壁上一样,一直延伸到崖顶,旁边还有一条用结实蔓藤搓成的绳索,也是从崖顶上垂下来的。

“原来如此,上去以后,那边也是这样下去吗?”明致远恍然大悟问道。

姜六子点点头:“是的,这还是我那老爹和几个兄弟伙们,用两年的时间才把这些硬木钉子打进崖壁。为了做成这条路,还摔死了他一个老兄弟。”

“这些木钉多久没用过了?还能用吗?”明致远有些不放心疑问着。

“公子放心,一个月前我还来过一趟,也是背了这么大的包裹一样上去了,无碍的。”

明致远看了看姜六子矮小瘦弱的样子,又抬头看向那一排错落的木钉,简直无法想象姜六子是怎么背负那么大的包裹攀爬上去的。

明致远来到这个异界前十八年里都在吃喝玩乐各种人生得意须尽欢,自从家破人亡以来。落魄奔波数千里中才接触到这个世界的底层人们。

才看到他们是怎么历尽困苦艰辛,怎么苦苦挣扎求生的。

而这样的人才是这个世界的大多数。

怡若的娘病入膏肓也无钱治疗,姜六子一家两代人,为逃避一点官府税钱,就这样舍命常年攀爬在这绝壁峭崖之上。

明致远深深吸了一口气对姜六子道:“那你的包裹分一些过来我帮你背一点罢”。

姜六子看着明致远,满是汗水的脸上露出满脸的诧异:“不用,不用,哪里敢劳动公子帮我背负这些值三不值两的玩意”

说完他搽了搽汗水又道:“公子放心,这条道,我走过许多次,从我老爹还壮年时就带我走过。

这包裹看着大,实在也没多少分量,无事的。倒是公子从来没攀爬过这种峭壁,千万小心,上去的时候把绳子绑缚在身上,万一失足,有绳子牵着,才不会摔伤的。”

姜六子先做了示范,他解下背上的包裹,将那垂下来的蔓藤绳索绑在自己身上,往上攀爬了一段又下来,让明致远先上。

明致远学着姜六子的样,将绳索在腰间饶了几圈,打了几个结绑在身上,一脚踩在最下面的木桩上就开始向上攀爬。

最开始的时候还好,感觉不算费力,但这一爬就是大半个时辰,明致远累的双臂双腿都在发抖。

他抬头看看此时距离崖顶的距离,又往下看了看。

只见姜六子此时站在崖底像个老鼠般大小。他双手拢在嘴前竭力大声喊道:

“别往下看,一口气爬上去,别歇。”

明致远咬咬牙,一鼓气又开始往上攀爬。

不知道爬了多久,他只觉得脑袋里开始嗡嗡作响的时候,一只手终于摸到崖顶的地面。

明致远顿时心中大定,一手拽着绳索,一手在地面用力,一只脚使劲蹬脚下的木桩,如此手足并用,终于爬到了崖顶之上。

此时,他一动也不想动,只觉身酸软欲瘫。手脚真真是一丝丝力气也没有了。

他躺在崖顶,休息了半晌,隐约听到崖底姜六子在喊什么。又缓缓坐起来,爬着崖石边缘向下喊去:

“我到了,你可以上来了”,然后把身上的绳索解开,扔了下去。

明致远在崖顶上坐了很久,反复到崖边看了姜六子几次,只见他爬得很是艰难。

巨大的包袱让他很难在空中掌握重心,每爬几步便要停顿一下,让包袱不再晃荡,把重心找回来,再爬几步。

眼见天色越来越黑,他却还有一小半的距离,明远心中焦急起来。

在夜黑之下攀爬,危险程度急剧提升。他朝姜六子喊道:“把包裹也绑在绳索上,我帮你拉。”

姜六子抬头往上看到明致远焦急的面孔。笑了一下,找了一个位置用力倚着,把包裹解下来,又绑到绳索上,明致远见他绑好,在上面就开始使劲拉。

两人拼力合作,终于在天完黑下来前,让姜六子也爬上了崖顶。

明致远拖拽了许久的包裹,此时也累得躺在地上和姜六子一起大口喘息。

姜六子歇息了一会又坐起来向明致远道作揖道:“今日多亏了公子伸手相助,不然说不得就上不来了。”

明致远一摆手,累的不想说话。两人摸黑拿了些干粮就着水囊里的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