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对清河坊里绝大部分人来说,今夜是个特殊的夜晚,当然特殊之处也仅限于今晚很安静。

游神夜奔是大庸流传的一个说法,据说神灵也跟庙堂里的官员一样,今天镇压一方山脉,明天就可能被天帝派去管理某方水域。

神灵要赶去上任,就常常选在夜晚,普通人若冲撞了神驾,要倒很长一段时间的霉运,所以,宵禁的禁令发布后,大家也没有抗命的,权当休息一阵。

只不过今晚的更夫异常烦人,只过了半夜的功夫,锣敲响了七八回!

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清河坊的居民不知道,当铜锣最后一次敲响五声以后,清河坊四周的黑暗里,悄然冒出数十道人影,像听到了发兵的角声,迅速赶向神女桥头。

只有一只在墙头舔舐皮毛的狸猫,被这群鬼魅般的缉妖吏惊得弓起脊背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叫,唰一下藏进角落里。

月色寡淡,把枝上几簇早放的桃花照成了白色。夜风一吹,有几瓣桃花落下,消失在神女桥下的潺潺水声里。李蝉提着白皮灯笼走下桥头,看着那个僻静无人的捣衣处,一枝红药的花茎在风中颤颤巍巍,花瓣已被风卷走。

远处的堤岸边,两艘乌篷船驶了过来,摇橹击碎水上的月影,传来哗啦水声。李蝉身后也传来错杂的脚步声,他回头一看,众缉妖吏围拢过来,一排写着“咤”字的黄皮灯笼明晃晃的,郭洵在人群中走过来,右手扶着直刀。

他刚想问情况,后方的一名缉妖吏低呼一声:“监察来了。”

更夫打扮的李狸儿提着白皮灯笼走近,他的衣裳有些凌乱,神态气度却很冷静。他穿过众缉妖吏,盯着河边的李蝉,皱眉道:“你早知道我去的地方有鬼?”

李蝉解释道:“监察吩咐要分头行事,我不敢抗命,就走了另一个方向。”

李狸儿心头有些愠怒,但李蝉说的的确是事实,他只好沉声道:“那妖魔呢?你敲了五声锣,按照入清河坊以前的说法,是事情解决了。”

“我扮做更夫,那妖魔果然主动现身害我,已经被我降伏了。”李蝉看向桥下的那株红药花茎,“郭都尉,派个水性好的,下去看看吧。”

李狸儿眉梢一跳。

郭洵看向李狸儿,李狸儿点点头,郭洵便解下直刀,和灯笼一起递给身边的缉妖吏。走到捣衣的石阶旁,又问道:“谁带犀烛咒了?”

顿时有七名缉妖吏应声,郭洵手一指,挑了个身材削瘦的,“跟我下去。”

那缉妖吏走出人群,拿出一张用红线捆扎成食指状的符箓。

所谓“极天下之能烛幽者,犀之角而已”,说的是大妖通天犀的角可洞见世间一切虚妄,犀烛咒只取其照见幽暗昏惑之意,属于六品灵应法,能够在水下照明。

那缉妖吏念咒之后,手中符箓就白光大作,照亮方圆三丈的区域,却完全不刺眼。

郭洵和拿着犀烛咒的缉妖吏一同下水后,李狸儿看着李蝉,陷入沉吟。到现在,事情的发展已超出他的预料。这个左道妖人没跑,相反的,还抢先他一步除了妖。

他不是神咤司提出来做幌子的吗?李狸儿心中疑惑,甚至怀疑李蝉是否真的除妖了,但想到刚才的经历,他本来还被困在那鬼市里,耳边尽是荒腔走板的诡异戏曲声,无数妖魔涌过来,怎么都杀不尽。他还在思索应对之策,这幻境却突然散去了,接着便听到神女桥头传来锣声。

想必是李蝉真的做了什么,才导致那妖法被破,用巧合来解释,就太过牵强了。

“你怎么把那妖怪除掉的?”李狸儿打量着李蝉,发现李蝉身上没有一处伤势,甚至衣服都没沾上脏污,接着目光落在李蝉腰间悬着的画轴上,他记得在这之前,李蝉把这画轴绑在背上。

李蝉看着犀烛咒在水下散发的毫光,说道:“小郎君忘了一开始的四个条件了?我若用了左道旁门之法,神咤司也不得过问。”

李狸儿摇头,“我不是神咤司的人,而且条件是神咤司不能用这个由头问你的罪,却没说不能让你解释。”

李蝉笑了。

“我说了你也学不来。”

说着走向堤岸边,只留给李狸儿一个背影,李狸儿眉梢狠狠跳了两下,却不想自降身份和一个左道妖人做意气之争,既然形式有变,当前要务就是等郭洵从水底出来,再探清案子的真相。

李蝉走到岸边,举手折下一枝桃花,蹲下来抛入濮水之中。桃枝顺向西流去,李蝉也向西遥望。

李狸儿看着李蝉的举动,露出迟疑的神色,他走了过去,望着月光下顺水而去的桃枝,轻声道:“西方桃都山上大桃木盘曲三千里,枝间鬼门是众鬼出入之所,坊间相传,每一瓣桃花就是一道生魂,故每年三月有桃止节,祈愿生人长寿平安……”

李蝉望着西方说:“此案未破时,有六人因此而死。”

李狸儿没注意到,自己的语气缓和了许多,“折桃又是何意?”

李蝉道:“这六人的魂魄能随桃枝西去,有个指引,或许能到桃都山吧。”

李狸儿望着顺水而去的桃枝,心绪忽然有些复杂,这个左道妖人,和他想象中的实在不太一样。

……

郭洵潜入水底,凭借犀烛咒的光芒,顺着那株红药的花茎,逐渐见到了一片庞大的阴影。

接近那片阴影,便见到一个巨大的蛤蜊壳,浑然一座房屋。蛤蜊壳死死闭着,犀烛咒光芒一照,却隐约能见到一道豁口,接近去看,竟是一道剑痕,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