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大脑被刺穿,即使以鳞蛇强大的生命力,这一刻也走向了死亡的末路,挣扎逐渐失去力量,只有无助的嘶吟回荡在黑暗的矿洞之中。

砰!

一声响亮的枪声忽然从另一个通道传来,罗奎脸色微变,徐魁是不用枪的,这一声枪响也不是陆汉的飞鹰。

有人偷袭了陆汉!

是之前消失的那几个荒野猎人!

罗奎冷笑一声,陆汉的实力如何他很清楚,只凭借那个逃走的荒野猎人根本不可能威胁到他,而且陆汉拥有黑暗视野,这个看似没有什么用的能力,足以让矿洞之中的黑暗成为他的主场,即使是自己,在黑暗的矿洞之中,也未必能胜过陆汉。

很快,对面的通道之中,传来了熟悉的枪声,那是陆汉手中飞鹰反击的声音。

巢穴之中,黑蝎和暗影蜥蜴的战斗还在继续,看着脚下的鳞蛇终于停止了挣扎,罗奎悄然松了口气,从眼眶之中抽出了被脑浆和鲜血淋湿,显得滑腻无比的斩马刀。

刚才为了快速搏杀鳞蛇,承受了鳞蛇的一次重击,虽然依靠强化防御,没有被碾压,但强大的冲击力,依然伤到了内脏。

嘶!

黑暗之中的声音再次传来!

罗奎脸色忽然一变。

又来一条!

罗奎握紧手中的斩马刀,死死的盯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很快一条同样巨大的鳞蛇出现在了视野之中。

没有任何花俏,罗奎再次挥舞着斩马刀冲向了鳞蛇,甚至没有注意到它的脖子处,有着一块明显凸起。

同伴,或者说配偶的死亡,刺激到了这条受伤的鳞蛇,它不顾身上的伤势,和卡在食道内的猎物,直接张开血盆大口,向罗奎撕咬而去。

“只知道用蛮力的蠢货!”

罗奎喝骂一声,手中双刀飞舞,因为洞穴的高度不够,这一次他没有故技重施,而是一头撞进了鳞蛇的口中。

察觉到猎物进入口中,鳞蛇的咀嚼肌猛然收缩,试图将猎物咬碎,但这一次它的吞咬却失败了。

罗奎脚踩下颚,死死的抵住两颗锋利的獠牙,右手握着斩马刀,一刀狠狠的刺入上腭的血肉之中。

同时,左手握着另一把斩马刀,一刀一刀刺入鳞蛇柔韧的口腔,留下一个个狰狞的血窟窿。

冰冷腥臭的鲜血,如同瀑布一般汹涌而出,淋湿了罗奎的身体。

鳞蛇痛苦的呻吟中,罗奎眼中凶光大盛,

“你能吞下齐渊,那是因为他废物!在我的面前,你才是被捕食的猎物!”

鳞蛇痛苦的挣扎着,却始终无法咬合张开的嘴巴,也无法摆脱支撑在口中的猎物,只能在黑暗的洞穴之中乱窜。

鳞蛇口中,罗奎艰难的喘息着,和鳞蛇的战斗是勇气和力量的对抗,虽然鳞蛇的的脑子不好使,但力量却不弱,如此庞大的体型,所带来的力量远远超过了一阶力量强化,如果不是机械臂足够强大,即使是他有着三个一阶格斗域的能力强化,也不可能正面击杀一头鳞蛇,更不用说和两头鳞蛇车轮战。

想眼看鳞蛇逐渐力竭,挣扎的力度越来越小,罗奎尝试着从它的口腔,向包裹在颅骨之中的大脑进行攻击。

噗呲!

又是一刀刺出,然后狠狠的一剐,从鳞蛇上腭剐出一大块猩红的血肉。

“畜生就是畜生,力量再大也不过是畜生!”

罗奎狞笑一声,又是一刀捅出!

砰!

一声沉闷的枪声忽然从鳞蛇体内传出!

枪声很熟悉,正是飞鹰独特的声线!

浑身鲜血淋漓的罗奎,愕然的看着一颗沾满血水的银色子弹从鳞蛇的体内飞出,击穿了一块猩红的血肉,击碎了一滴跌落的鲜血,击中了自己的胸口!

罗奎眼睁睁看着自己胸前坚韧的皮肤上突然多了一个小洞,然后肌肉急速隆起,皮肤上旋即出现无数龟裂,然后猛然炸裂开来,血肉横飞,血雾散去后,赤裸的胸前出现了一个碗口大小,前后通透的窟窿。

透过窟窿,可以清晰的看到残缺的心脏,还在不甘的跳动着。

被鳞蛇吞噬的那个诱饵还活着!

他怎么怎么敢攻击我?

我不是有一阶防御吗?

飞鹰手枪的攻击,怎么可能造成这么恐怖的伤势?

就算是有破甲弹也不可能啊!

力量随着生机一起迅速流失,罗奎再也无法支撑鳞蛇的咬合,眼神之中带着浓浓的疑惑和不解,像立柱倒塌一般,跪倒在鳞蛇鲜血满溢的口中。

砰!

又是一枪沉闷的枪声响起,鳞蛇的身体狠狠的抽搐了一下,精疲力竭的身躯,仿佛遭受了致命一击,缓缓的停住了挣扎。

鳞蛇的巨口被慢慢撑开,罗奎血肉模糊的尸体,被一点一点从里面推出来,跌落在地。

“呸!”

齐渊从鳞蛇口中钻了出来,吐了一口冰冷腥臭的蛇血,被粘液和鲜血沾满的身体,有些说不出的难受。

“竟然让罗奎独自一人对付两头鳞蛇,陆汉去哪儿了?徐魁又在哪里?”

齐渊看着黑暗深处,眼神有些凝重,罗奎虽然被一枪毙命,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很弱,一个能够独自解决鳞蛇的能力者,在一阶能力者中绝对属于强者,但他依然对徐魁毕恭毕敬,这绝不仅仅是身份的差距,肯定还有实力的原因,徐魁的实力应该还在罗奎之上。

徐魁敢进入矿洞就是证明,他绝对不是离开黑蝎,就没有战斗力的菜鸟。

砰!

一声声沉闷的枪声回响,从黑暗深处传来。

只是从回荡的声音,齐渊就判断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