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秦若岚是听刚回来的小北子说的。

“奴才瞧的真真儿的。若非亲眼所见,可不信来咱们这儿温言细语的冯宝林能闹成那样。皇上那脸黑的跟要下雨似的,魏美人都吓呆了,连辩解都结结巴巴的。”

小北子叙述的手舞足蹈,声行并茂的,当真没白让他去给冯宝林送点心。

她听完忍不住笑了。

这波冯宝林可真是会卡时机,比薛御女要聪明得多。

其实说起来也是魏美人自己作死,非要克扣了冯宝林的膳食,赶巧今儿上午还发神经让她跪了将近一个时辰。那可是将近两小时,冯宝林哪儿受得住。

皇上一来,她就不顾一切的扑出来讨公道了,声泪俱下的。

都撞到跟前儿了,皇上怎么可能不管?

这一管,冯宝林可就跟倒豆子似的,尽数将冤屈抖搂出来了,一经证实,皇上怒气值自然低不了。

“可惜你还没看完戏就回来,也不知后面如何了。”

素池跟秀儿在一旁的桌角绣着帕子,听她这么说,便轻声笑道。

“主子别急,既然皇上生气了,那定是要处置的。等下午膳,让小北子顺道打听打听。”

秦若岚点点头,然后就催促小北子去拿午膳。

小北子无奈:“主子,离午膳还有一会儿呢。”

秦若岚哦了一声,耐着性子又等了一小会儿,小北子没顶住主子絮叨,忙跑去拿午膳了。

没多久拿了午膳就回来,笑呵呵的道。

“主子,魏美人被罚了!罚了三个月的月例,还叫她闭门思过一个月呢!”

“既然罚了她,那冯宝林应该也得有赏,补偿补偿吧?”

“主子猜的不错,”小北子朝秦若岚竖了个大拇指,“皇上给冯宝林赏了十匹上好的丝绸做衣服,还有五十两银子呢。”

“哇哦……五十两银子?”秦若岚两眼放光。

素池哭笑不得:“主子,那十匹绸缎才是更值钱的呢。”

秦若岚扭过脸,一本正经的看她:“十匹她一个人能用多少?那剩下的丝绸能卖了换钱吗?”

“这个……御赐的宝贝可不敢拿去随便卖啊。”

“那不就得了?这东西多少还是有限制性的。唉~金银就不一样了,想买啥就买啥。”

玉竹把午膳摆好,过来叫她:“主子,用膳吧。您别担心,等您养好身体,定然能再度获得皇上的恩宠,到时候要什么赏赐没有啊?”

话是这么说,秦若岚不知道该怎么跟玉竹解释。她要说自个儿是个现代人,还不太想依附于男人生活?

搁古代如果自己是个待嫁身份,那她或许还能挣扎一下,可她现在是皇上的嫔妃啊……

多少还是卑微的,万幸她娘家有一定背景,否则失宠后早就被吃的骨头都不剩了。

秀儿捣弄着丝线,嘟哝道:“且瞧着吧,晚上估计冯宝林要侍寝了。”

“十有八九咯。”

玉竹撅了撅嘴,想到自家主子复宠无期,有点不高兴。

站起身走到餐桌旁,看着比较清淡的三菜一汤,轻啧一声。

“素池啊,你说我要一辈子在这后宫里度过了吗?”

“回主子,若是能有个一儿半女的,才能留在宫中养老。若是没有的话,等新帝登基,那些无子嗣的嫔妃,是要被打发到灵山寺青灯古佛相伴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