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老刘头头一眼看的不是门口,而是我。

他脸色已经变了。

我右手稍稍一沉摸向了身后的子夜。

老刘头家里是两道门,大门没响,房门站人,那是有鬼拍门。

老刘头刚要开口,就被我挥手制止住了,我自己应声道:“老刘叔睡了,你有什么事儿?”

那人站在门口回应道:“村里死人了,不知道死的是谁。老刘叔,大伙都等你回去呢!”

我声音一沉道:“你死在什么地方?”

“在大柳树下面!”那人道:“不少人都过去了,就等刘太爷呢!”

我看向对面的老刘头,老刘头用手蘸着桌上茶杯里的水写了两个字:“阴地”

他的意思是,出现死人的地方,就是最容易闹鬼的地方。

我抬手示意老刘头做好准备,自己再次问道:“你进来的时候,大门怎么没响?”

术道有句话叫:见怪别问怪!

这句话是说,人在深更半夜里见到了什么怪事儿、怪人,千万别过去问。那些奇怪的东西是鬼故意给你看的,你装着看不见,直接走过去说不定还没事儿,只要一问就等于是把自己的命问没了。

就好像是,有人回家的时候,看见楼洞口那站着一个人,背对着人一动不动,你要是不看他快走几步,或者干脆不回家,也就没事儿了。要是你走上去问一句:你怎么不走?

那个人回身的时候,你说不定看见的是什么!

我直接开口问了对方,就跟和他宣战没什么区别。

老刘头被我吓了一跳,赶紧把手伸进了兜里。

外面那人细声细气的说道:“你家也没大门啊!让我怎么敲?不信你们打开门看看!”

那人话一说完,我就听见外面传来咣当一声闷响——那人把大门拽开了!

我回头之间,对方便化作狂风阴气吹开了里屋的方门,向屋里怒卷而来,刺骨寒风从我和老刘头之间急掠而过,瞬间吹灭了桌上的灯火。

我们两个人同时转身的当口,房间一侧的窗户也在一瞬之间从右往左依次敞开,窗帘随之脱落在地。

敞开的窗扇在阴风当左右摇摆之间,我的视线已经落向了院门。

外面的院门果然是没了!就像是无声无息的被人给拆了下去,只剩下两个空荡荡的门垛立在院子当。

我和老刘头对视之间,院墙外面却多出了一道背着门板的人影。

那人故意猫着腰把两扇大门背在身上,一步步的从门垛缺口的位置上走过去时,房门方向也传来砰的一声闷响。

刘家房门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平拍在地上了!

老刘头的脸色阵阵铁青:“小子,你走吧!这里的事情,你别掺和了。我知道,你有点本事,但是有些事情,不是有本事就能掺和进来的。”

我知道老刘头是什么意思!

刚才外面的鬼魂是在向我们示威,“他背走了大门,却推倒了房门”的意思已经再明显不过了。

敞门,是说要放一条生路。

落门的意思是说:我和老刘头之间必须得有一个人死。

在这边,人死之后必须先把人放在门板上,用门板抬到外面,才能往棺材里成殓。对方扔一块门板的意思,就是让我们选谁死谁生。

老刘头整了整衣服抬腿要往外走,我却抢在他的前面出了屋子,一脚把地上的门板给踩了个四分五裂:“刚才误会你了,这个算是给你的赔礼。”

“你……”老刘头看了我半天才摇着头道:“你呀!你倒是个好人,可你不该掺合这里的事儿啊!”

老刘头一边往外走一边说道:“你这一脚算是把自己的命给踩没了。我死在这里,是我该死,你死在这里,算是怎么回事儿啊!”

我不动声色的跟着老刘头往前走。对方却絮絮叨叨的道:“一会儿看看情况,要是不严重,你就趁早走吧!这里不是什么好地方啊!”

老刘头一直走到村子间,我才远远看见了一棵几人合抱的柳树。

老刘头分开人群之后颤着声音喊了一声:“李……李先生……你来看一眼。”

我看到地上那具尸体的时候,脸色也是一变。

村里的水泥路面不知道怎么塌掉了一块之后,形成了一个不规则的水坑,那具没穿上衣的尸体,四肢伸展着,面孔向下的趴在水坑间,只从水面上露出一条脊背。

最奇怪的是,尸体从颈椎开始直到腰眼的位置上,还带着一道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刮出来的血线。

我示意老刘头退开几步,自己伸手扣住肢体脚踝,慢慢发力往后拉扯了几下。

那具尸体就像是生了根一样,趴在水坑里纹丝不动。

我站起来把老刘头给拽到了一边:“尸首亮脊了。你想怎么办?”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