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从一个新任的案首,一下升任浙江同知,又蒙顶头上司浙江在府衙召见,许子远的内心中除了些许欣喜之外,更多的还是一些隐隐的忐忑。

毕竟自己只是一个州府省会的案首罢了。连京城的会试都没有通过呢。

犯不着被巡抚大人看重!然而。现实却是他们不但被看重了。反而巡抚大人以及何长贤大人亲自带着自己来到了京城。

而郑国瑞此刻显然为自己找到了一个满意的同知而感到高兴。

因高兴而顿生喜爱,竟然流露出了那种求才若渴、礼贤下士的模样来。

而他此刻的这种和蔼的态度,也使得许子远内心中的忐忑,顿时荡然无存。随后升起一幅相见恨晚的感觉。

郑国瑞亲手从一个红木柜里取出了一个盒子,走到许子远的面前。

许子远连忙又站了起来。

;坐,坐。郑国瑞一边亲切地叫对方坐下,一边打开那盒子。

何长贤若有所思的望了一眼。

盒子打开了,郑国瑞从里面拈出了一支毛笔。

那毛笔一看便感觉非凡。

笔杆和普通毛笔一般粗细,却是像玻璃一样透,品质非常细,结晶颗粒致密的一种翡翠,特点是肉眼直观带有荧光,竟然像是行家说的lsquo;起荧rsquo;。许子远自己也是行家。自然明白这杆笔的价值。

郑国瑞先将笔递给许子远看看。望着对方那副毕恭毕敬的表情。

一旁的何长贤不禁微微一笑说道:;许大人。可知这笔的来历吗?

眼睛不禁有些火热的许子远闻言连忙收回了目光。冲着何长贤不禁有些尴尬的说道:;何大人。属下不知道。

何长贤笑了笑说道:;这杆笔乃是当年郑大人参加京城会试的时候,杨大人他老人家送的。

许子远问道:;敢问大人。杨大人是hellip;hellip;

;就是当今相国杨泰。杨大人。

许子远闻言本来只觉得手中的笔是一杆宝物的他,此刻顿时就觉得手中的物品所象征的价值不一般了。

;大人。此物实在是太贵重了!许子远双手把笔又递了回去。

郑国瑞微笑着说道:;俗话说的好。宝剑赠英雄。再说了。这支笔不是送给你写字的,你家世第书香,就当是给后人传个宝吧。

听到了这话。许子远已经看得眼睛发亮。

先不说这杆笔所制成的材料之贵重。单单是相国大人亲自赠送的,这个寓意就颇为的不凡。

说着,郑国瑞就把木匣子递了过去。许子远见状,连忙双手捧过去,随后把笔重新放了进去。

;恩师,此物过于贵重了。许子远微微叹息。

;我给你的,你就要接下。

对方虽然说是要送给自己。不过许子远的内心依旧还在犹豫。毕竟这笔的价值和内在的寓意都过于贵重了。

何长贤闻言摆了摆手笑道:;都说是宝剑赠壮士了!在我大魏朝后进学生里,能受用这杆笔的人可不多。这是郑大人对你的赏识。还不收下?

许子远闻言激动的双手捧起了那个盒子。连忙施礼说道:;谢大人栽培!

何长贤见状做戏一般的叹了一声:;罢了,罢了,我们这些人也都该归隐山林了。这杆笔我向郑大人讨了多少回他不给,现在美人一去再无芳草了。

许子远连忙双手将盒子捧向何长贤:;那何大人现在拿去。

何长贤见状笑着说道:;可别了,咱们浙苏改稻为桑的大事我可干不了。你这次升任浙江同知,一定要为我大魏殚精竭虑!为我大魏斩奸除恶!

许子远闻言不禁开口问道:;敢问大人!何人为恶!

;那自然是hellip;hellip;何长贤本想说王天寿。毕竟这家伙夺了自己的饭碗,使得自己成了光棍司令,有级没权。

不过郑国瑞却在这时抢先叹道:;唉!是奸是恶,京城自有决断!许大人毕竟还年轻,有些人知人知面不知心。我等所做的事情就是退下来之前,在送你一程!

许子远闻言双手捧着盒子举过头顶:;二位大人放心,学生此去,一年之内倘若不能为朝廷完成改稻为桑的国策,就用这盒子里的笔墨纸写下自己的祭文!

说着跪了下去。

郑国瑞见状满意的双手把他搀起:;好好去,干好了好好回,朝里还有重任等你。

许子远重重地点点头,脸上浮现出了兴奋的表情。

京城内。尚书省的会议刚完,张伯公就到了秦王府。

见到是张伯公,文峰马上站了起来,充满期待地问道:;结果怎么样?

秦王没有表现得文峰那样急切,但看着张伯公的目光也闪烁着希冀。王天寿毕竟是他们推荐的浙江和苏州两州的总捕头,权力凌驾于寻常总捕头之上。

此次相国一派突然抓住机会把王天寿搞到了牢狱里。对于他们一派的影响还是非常大的。

;我们在这里说得再多,手上的证据又不够,只能让胡总督那里自己去裁决了。

张伯公的话让二人顿时就沉默了。

秦王此刻忍不住开口说道:;那王天寿是生是死我们就真的管不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