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哼哼!叶秋白哼哼唧唧的打量着王天寿:;哎呀!当初那个敢独闯地底大战妖王的老王到哪里去了?这点小场面都忍耐不了了?

王天寿闻言瞄了她一眼:;你是真的想让我做出对不起你姐姐的事情吗?

;你敢!听到了王天寿把叶曼青给扯了进来。叶秋白立即龇牙咧嘴的一幅威胁的表情:;你要是敢做出来那种事情我就hellip;hellip;我就hellip;hellip;

;你就什么?王天寿闻言笑呵呵的望着她说道:;咱们两个真打起来的话半斤八两罢了。

;呵呵。你别得意。过一段时间,我就让你知道知道什么叫做强。叶秋白一幅虽然说很不想承认,不过依旧是十分老实承认的表情瞪着王天寿。

这时,一旁的红倌人见到二人之间的气氛越来越凝重。也不知道这是两人之间独特的交流感情方式。

顿时就缠住了叶秋白。

;公子。切莫生气!来。喝一杯吧?

叶秋白闻言非常自觉的就搂过了对方的腰肢,极为挑衅的朝着王天寿望去。

而王天寿见状连忙别过身子装作没看见似的。此刻,岸边有两条舸载着人朝着这里划来。王天寿见状活动了一下脖子笑看着叶秋白说道:;咋样?我就说来人了吧?

此时。那几只小船已经靠了过来。只见领头的一人看起来醉醺醺的。直接抬起了手就想要推搡王天寿。

;起来!好狗不挡hellip;hellip;

这人连话都没有说完。就感觉到全身上下一股溺毙的感觉传来。

他都没有看清楚怎么回事,就被王天寿当着一群人的面扔到了湖里。

只见身后的那几名随从见状。直接大骂了起来:;哎呀!郑公子!这个狗hellip;hellip;

同样他的话也没有说完。就感觉到脖子仿佛被什么人给禁锢住了一般。

;你有种的再说一遍!

王天寿那一副笑眯眯的目光越过了他朝着坐在后面那条船上。很明显也是喝多了得郑冲说道:;哎呀呀。郑公子。没有想到你我二人居然在这里见面了?

;是你!郑冲本来就有些疑惑为什么拦路那人的声音有些眼熟之时,就只见王天寿单手把一个身材个头都比他高的大汉举了起来。

并且笑眯眯的望着自己:;郑冲大公子。用不用本捕头给你爹打声招呼啊?

;巡抚大人家的仆人私自袭击州府总捕头。教导家里人就这样,想必你爹平常的人性也不咋地吧?这罪名,我想你爹还担当不起!

郑冲一看到王天寿还没等发难。就只听到王天寿率先一顶教管不严的帽子就扣了过来。

当即就冲着王天寿厉声说道:;姓王的。你休要在这里鼓弄口舌!你罢免了我的考试资格,今夜又占了我的船,还打了我家的人,还给我爹扣上帽子。这事情咱们没完!

;哦。我怎么玩口条了?

王天寿一听到对方想要辩论辩论。当即就乐不可支的挖了挖耳朵笑着说道:;我问你,你是不是因为作弊被罢免的考试资格?

郑冲耷拉着一张脸,双眼通红的盯着王天寿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王天寿笑眯眯的说道:;你违背国法,现在居然敢在这里叫嚣。用不用本捕头亲自登门询问一下,平日里巡抚大人是如何教导你的吗?做错了事情不知道悔改。居然还敢对帝国的法律质疑?

;至于我们脚下的船。王天寿轻轻的跺了跺脚。船身顿时就晃荡了起来。本来站在船头的那几个家伙,有些人因为酒喝多了直接跌入到了湖中。

;人家本来就是出来做生意的。价高者得了这本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怎么?莫不是这购买方面合理的交易,郑大公子还要教本官做事情?

王天寿冷笑着说道:;好啊!今天我就好好的教教你怎么做生意。贺尚书!

王天寿说得话在附近已经吓傻的众人听来分明不大。不过很快,就只见到湖面上有人着急忙慌的跑来。

正是喝的熏醉的贺尚书。

;见过大人!贺尚书在来到了画舫才发现。好死不死的,居然是郑冲和王天寿对上了。

顿时贺尚书就在心里面把对方骂了十几遍。

;哎呀。郑公子也在这啊。贺尚书的脸上流露出了僵硬的笑容。怎么好死不死的让自己赶上这事情了。

郑冲看到贺尚书不知道从哪里突然蹦出来。当即就愤怒了起来:;好你个王天寿居然敢算计本公子!我回去之后一定hellip;hellip;

王天寿此刻是懒得听这个脑子里爱脑补出来一大堆戏份的酒囊饭袋说些什么。

直接转过身去冲着贺尚书说道:;这小子不知道是不是今天晚上喝酒喝多了。非要在我耍两下子。

贺尚书闻言讪笑了一下说道:;看来是巡抚大人把他宠坏了。

内心里贺尚书此刻别提有多愤怒了。在他看来这已经不是宠不宠坏的问题。你郑冲家里得是混得多硬气,居然敢大庭广众之下威胁六扇门的人。

尤其是你面前的这个新任的家伙根本就不是一个善茬。

那是一个刚上任第一天就敢借机杀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