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军队是建立了,但是一支军队也不是作战兵员。

想要让一支军队强大有战斗力,辅助机构也是必不可少的。

比如伙食层面,军法层面等等。

这方面苏咏霖也安排了自己信任的专业人士来负责。

“老郭头,你从最开始就管着咱们的伙食,咱们吃你做的饭,舒坦,所以火头军还是你来带,之前的好习惯要保持,该怎么做就怎么做。

而且丑话我要说在前头,人多了三倍,事儿也要多做三倍,有人吃不饱肚子,或者吃出了事情,我可不念旧情,咱们现在是军队了。”

苏咏霖盯着自家老火头,面色严肃。

四十多岁的郭敬顺呵呵一笑,满脸的褶子都笑开了花。

“阿郎,你放心,只要有东西能做了吃,你们都不会饿肚子,要是吃出了问题,我偿命。”

“谁要你偿命,要你守军法!”

苏咏霖笑着拍了一下郭敬顺的背:“我说了,咱们现在是军队了,不是原先的私盐贩子了,要守军法,军法要斩你,我可救不了你。”

郭敬顺还是一脸憨笑。

“知道了,守军法,明儿我就背,一个月之内,保证倒背如流。”

“你说的,到时候我可要抽查,倒背不出来,我扣你军饷。”

苏咏霖开了个玩笑,惹得周围人一阵大笑。

安排好了吃饭的事情,苏咏霖又开始安排军法的事情。

“军法官是个容易得罪人的事情,我知道,你们心里或多或少都埋怨珪子不讲情面,但是我跟你们说,就是因为珪子不讲情面,咱们才能闯过那么多难关。

贩私盐也好,行军打仗也好,都要有规矩,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我也把丑话说在前头,珪子管军法,我绝对支持,我要犯了错,珪子惩罚我,我绝无怨言,同时,我也不准任何人有怨言。”

苏咏霖走到在私盐团队里负责“规矩”的田珪子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

田珪子阴沉沉的一张脸微微抬起,一双珠子大眼白少的眼睛扫了大家一圈,给不少人的背后看的飕飕冒凉气。

那双眼珠子盯着人看的时候,真的瘆得慌。

要说在这个充满理想的团队里大家最怕的人是谁,苏咏霖排第一,田珪子就是当之无愧的老二。

田珪子从小跟着苏咏霖一起长大,也不知道是天生的还是后天养成的,他沉默寡言,不怎么合群,但是非常守规矩,认死理。

苏咏霖掌权之后定下的规矩就是田珪子负责具体执行。

最早的时候,有三个不守规矩犯事的家人就是被田珪子逮捕的,然后上报苏咏霖以后执行规矩。

据说是这三人管不住裤腰带,强抢妇女,犯了苏咏霖定下的不准掳掠妇女的规矩,被砍了脑袋,当做反面教材广而告之。

田珪子一战成名。

要说理想,大家都有,热血,大家也有,这些都是苏咏霖带给大家的。

可是这个团队之所以没有被热血上涌烧坏了头脑,就是因为田珪子的存在。

苏咏霖很信赖田珪子,田珪子素来也不和其他人有什么往来,很专注于自己的职责,所以军法官这个职位,苏咏霖还是交给田珪子来做。

大家都不敢有意见。

吃饭和军法的事情安排好了,接下来就是后勤保障的事情。

军队里负责管后勤保障的后勤司司长林景春贩私盐时期就负责大家伙儿的后勤,干这一行干了好几年,深受苏咏霖的信任。

林景春本人算术水平一流,一把算盘打的极为顺溜,所以大家都喊他老算盘,哪怕他本人三十岁都不到。

“景春啊,后勤的事情我就交给你的,你的品行我是相信的,那么多年了,你管后勤一点事情也没有出过,军队里的后勤补给都交给你统一安排,按规定,务必要做到不偏不倚。”

“喏!”

林景春笑呵呵的担下了任务,然后看了一圈眼神热烈的老伙计们。

“不偏不倚,这可是阿郎的命令,你们就死了这条心,也别往我这边使劲儿,不然珪子把我脑袋拿了,你们还能给我把脑袋重新安上?”

老伙计们看了看坐在一边黑着脸不说话的田珪子,一起咽了口唾沫,低下头不说话了。

成军的事情基本上都安排完毕,苏咏霖也就放心了。

此时天色渐晚,今夜大家伙儿也是真的很忙,苏咏霖便直接下令内务整顿完毕之后便可以熄灯睡觉。

从明天开始,军完按照计划表上的规定进行作息安排,如有不遵守的,必将严惩。

士兵们睡下之后,苏咏霖下令把核心团队喊过来集合,应到三百一十七人,实到三百一十七人,

这些都是能读会写的苏家班底,军事基础和文化基础比后来加入进来的制盐场工人们还要好,苏咏霖对他们抱有很大的期待。

而现在,苏咏霖需要他们把大字不识一箩筐的文盲农民兵转变为新一代的火种。

他们集合在营地中央的大空地上,用以照明的火堆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

站在火堆边上,火光把苏咏霖的影子拉得老长。

苏咏霖的声音响亮、坚决。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