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程周氏怕苏沁真要去告官,赶紧道:“正房还有空房,腾出来给老二他们住,你们娘几个就住西偏房去。今晚这事儿,依我看就是个意外,这天干物燥的,谁知道怎么就着起了。左右你们母子也没什么事,也是万幸,等回等有空了,再想办法把东偏房盖起来就是。”

她怕苏沁去告官,更怕苏沁真住进正房里。

迅速做出安排后,程周氏便对那些来帮忙的村民们道:“辛苦大家了,闹腾了这么大半宿,大家都先回去再睡会儿吧,等明儿我再挨家道谢去。”

众人折腾这么半天,也确实累够呛,也没多说什么,各自拎着自家的盆子纷纷离去。

等村民们都走完了,苏沁转身,将程家的大门哐啷一声关上。

所有程家人的心都跟着猛然一跳,惊恐地看着苏沁。

苏沁慢悠悠地转过身,脸上带着阴恻恻的笑,两个孩子板着一张脸,和苏沁站在一起,看起来格外瘆人。

程周氏刚要张口骂人,突然,母子三人凭空消失了。

程家人个个都以为是自己眼花了,再一揉眼,就见母子三人又突然出现。

这一回,程家人吓得鸡猫子乱叫。

因为母子三人都脸色惨白,七窍流血。尤其是苏沁,头上一片青紫,看着格外吓人。

正巧一阵风吹过,白天做法事的那些纸符都还没顾得上揭,风一吹,纸符哗啦啦作响,程家人吓得冷汗直冒,个个都想往屋里钻,可是两条腿不争气,软得跟泡了水的面条一般瘫在地上。

“你们是不是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今天,可是我撞头而死的头七啊!”

程家人突然反应过来,那天苏沁娘撞头到今天,正好七天。

头七,头七!

苏沁娘真的是鬼!

程家人吓得连呼吸都快忘了。

苏沁牵着两个孩子的手,抬脚往前走,走两步,消失不见,下一秒,又突然出现。

直到一步步逼进,苏沁将两个孩子送进空间,省得一会儿自己逼问的时候,吓到他们。

弯腰俯身,对着李氏和吓得一直没回过神来的程老头儿道:“你俩往房子上浇的油,我都看见了。我们母子死得好惨啊,我头上的伤好疼啊,火烧得我两个孩子好痛啊……我们是回来索命的,你们谁也别想跑。”

李氏看着苏沁嘴里是血,浑身抖得跟筛糠似的,正想说话,谁知苏沁突然伸出手,一把捏在她的脖子上,声音很是奇怪可怕地道:“你三番五次的加害我,到底是为什么?我哪里得罪你了?”

苏沁的手劲特别大,掐得李氏气都喘不过来,两手拼命地想要掰开苏沁的手,但是她发现自己根本弄不开。

“你对我做的事情,我都记得。那天是你在背后推的我,所以我才被撞死。找神婆的,还有今晚放火的事,别着急,等我一件一件跟你算。”

在李氏快被自己掐死的时候,苏沁松了手。

随后,她把目标放在了程周氏身上。

程周氏见苏沁朝自己走来,坐在地上用两条腿蹬着地,拼命想往后退。

但她背后是台阶,根本退不了,眼见苏沁的手就要掐上自己的脖子了,程周氏吓得两眼一翻,昏死过去。

苏沁回头看了一眼程怜香,那怂货早就吓得晕了过去,而且还尿了一裤兜子。

剩下的,就只有肿成猪头的程彦平和程老头儿了。

苏沁直接一脚把程彦平踢晕,然后走到程老头儿跟前。

程老头儿突然爬起来,对着苏沁砰砰直磕头:“沁娘啊,我错了,我不该猪油蒙了心,想拿你换银子,我不该听李氏的挑唆,请神婆来收你,我千不该万不该,不该起了歹心,想放火烧了你。求你原谅我,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苏沁压着嗓子发出一阵怪笑声,“三条人命,你说放就放?你的命就这么值钱?害死我就算了,舟舟和月月可是你的亲孙子亲孙女,你也狠得下心!”

程老头儿吓得都有些神智不清了,跪在地上砰砰磕头,“他们不是我的孙子孙女,不是的,不是的……”

苏沁眉头一挑,“什么意思?你把话说清楚!”

程老头儿是真的吓破胆了,刚刚那番话已经是他强撑着说完,等苏沁再问,程老头儿眼皮子一翻,也昏死了过去。

苏沁看着倒了一地的程家人,再看看程老头儿,把脸上的鸡血擦掉,再把嘴里的发苦的野花汁吐掉。

随后陷入了沉思。

刚刚程老头儿在万分惊恐下说的话,绝对不是假话。

舟舟和月月不是程老头儿的后代,所以程老头儿能亲手纵火就说得过去了。

再想想程老头儿对原主两口子的态度,也的确生疏冷漠得过分。

原主的记忆里有一件事情记忆深刻,前年,程彦安进山打猎,被程彦平拖累,让一头野猪给拱伤了腰,又从山上滚下去,幸亏被两棵树给拦住,惊险万分地捡了条命回来。

当时程老头儿只给程彦安请了个赤脚郎中,连往县里送都不肯。

还是原主连夜跑到县里,在县城门口守了一宿,等到天亮之后,才从县里请了个大夫回来,给程彦安治好了伤。

程彦安平日里打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