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冷逍逍对自己说,她不过是觉得,既然是无极天尊选中的继承人,那怎么着,她这个对天尊忠心耿耿的人有必要保证她的性命安。

毕竟考验归考验,她也确实想要看看藤仙连意究竟是什么样的人,但是真遇到大事,没道理让一个小小的金仙挡在前面。

她还在这儿呢,要是藤仙出事,就是打她的脸。

绝不是因为,光是这一路走来,到这里为止,她已经看出这个藤仙连意是个有担当和胆识的人了。

其实不仅如此,光是她身那股淡然又带着一股说不出的生机的气息就不自觉的挺让人信服的。

如冷逍逍这样做惯了上位者之人自然眼光毒辣,连意的身世过往,她也是最清楚不过的人之一。

结合连意的生平经历,冷逍逍就能知道连意这种特殊的气质出自何方,这分明就是一种刀风剑雨之中磨砺出来的从容,还有就是她具备的一种对万千生灵的慈悲之心。

这些铸就了连意特殊的气质。

想到天尊那样的秉性,对待他们这些他看得上眼的后辈,操练起来其中那些过程,那简直是要多酸爽有多酸爽。

更何况是藤仙连意这个天尊选中的人。

那就是嫡传的天尊门生啊。

这么个人,天尊那么个笑里藏着……杀器的人,她两生两世大约是过的要多悲催有多悲催吧。

机缘这玩意儿,以天尊的大方,一定会给的,不过,要想取之,必先予之,想要得到天尊给的机缘,还不知要怎么过五关斩六将呢。

她冷逍逍也是到刚刚才回过味来,本来她是看不上她的出身以及修为的,可是,她才多大啊,两生两世加起来才活了她一个零头。

而她如今已经到了这般的成就,可以说天上地下独一份了。

这说明什么。

说明天尊给她留下的机缘,她真的有本事都拿到手了。

也强有力的证明了,她连意是够格当这个继承人的没得她一个属下在这儿咸吃萝卜淡操心。

这么一想,她就突然泄了这口气了。

天尊……都不在了,身为他的得力下属之一,她不应该好好的保护这个继承人么?

在这种外忧内患当头的时候,他们其实更应该给予她帮助和支持吧,虽然她可能并不是那么需要,但至少不应该成为阻碍。

心中想明白是一回事,但冷逍逍是谁?

那是天才修士,有很长一段时间内,她就是神榴树家族的门面,想听她痛哭流涕的剖析自己?

对不起,怎么可能?永远不会有这种情况发生。

所以,她面不改色的看向玄娇和玄俏:

“你俩跟连意解释解释,这绝风阵到底怎么回事?”

玄娇玄俏的脸色肉眼可见的同时木了一下,最后还是更加活泼一点的玄俏先开口了:

“这绝风阵和另一种阵法无踪阵其实都出自同一个阵法大师之手,且,这两个阵法有个特性,它们既可以分开使用,也可以组合使用,但,若是组合,也只认对方,而不可能再和阵法组合一处。”

所以,如果无锋真的在里面还有后手,那就是无踪阵了。

连意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无踪阵……”一边,她就瞥了冷逍逍一眼。

无踪阵她不是第一次听说啊,在幽冥界找到仙狱那一回,窥天就给她提了一嘴。

真的就是提了一嘴,还穿插着神榴树家族的家族恩怨来着。

冷逍逍又喊了一声:“玄俏?”

玄俏木着脸,继续道:“是,这无踪阵恰好和冷家有些渊源,前不久,逍逍姐刚破了一个无踪阵,所以,若是真遇上,逍逍姐必然能安然将咱们带出去。”

虽然,冷逍逍就是这一次破阵,料理神榴树家族的内乱,手刃她那个早就和始魔一族勾搭在一起的族兄之时,伤上加伤,以至于,修为直接跌落了。

不过,吃一堑,长一智,玄俏认为,冷逍逍既然敢夸下海口,必然有把握的。

再说了,冷逍逍都发话了,它们姐妹能怎么着。

说起来,它们虽然叫她一声逍逍姐,然而,只是代表年龄属于同辈而已,所获得的成就,根本不在一个层级之上,说是天壤之别还差不多。

大佬发话,它们难道敢不听?

回头这要是被族中长辈知道了,怕是要被打爆头了。

连意好笑的看了这三人一眼,谁强势谁弱势只要不是瞎子,完都能看出来。

她瞥了一眼冷逍逍一副“你明白了吗?”的表情,颇为无语的微微点了下头。

这位大佬的性子还真是多变啊,跟孩童般。

说看不顺眼她的是她,这会子想方设法证明自己能帮忙的也是她,连意自然自己随性洒脱,可也没像这位这般喜怒无常的。

她又不是不让她帮忙,这种时候,有这种大佬愿意帮忙,他们如虎添翼好吗。

连意心下一动,念道:“听说,那无锋很厉害,我们得到消息,这位是个能炼制时空法宝和雷震子的炼器大师。”

同行相忌,以冷逍逍的性子,怕是对这无锋,更好奇了。

果然,冷逍逍冷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