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孙灵芝、杨玉儿、黄玥玥等人都劝刘危安不要去,三思后行,《平安军》主张去,竹剑的主人对《平安军》造成了太大的伤害,有仇不报非君子,白疯子和大象是主战派的代表。

以曾怀才为首的几个人则表示反对,不打没有把握的战,刘危安的进步速度,不需10年,便能超越竹剑的主人,那个时候出手,十拿九稳,现在出手,风险太大。不但不应该出手,反而要担心竹剑的主人突然偷袭。

白灵单独和刘危安谈话,她内心是不愿意刘危安去的,但是她清楚,刘危安既然有了这个想法便必须去,否则会成为心魔,她的意见是做完全准备,戴上《平安军》的所有高手,这次是去报仇,不是擂台比武,没有必要讲江湖道义。

在《平安军》内部还在讨论去多少人,谁去的问题的时候,刘危安已经消失不见。

饮水河,当然,现在已经没了水。

刘危安沿着河岸,从下游朝着上游走去,这里空气清新,没有一丝腐臭味,泥土是火星本来的颜色,不带鲜血浸染的色彩,绿色点缀,如果不看枯竭的河底,会被误认为是地球,但是这里的的确确是火星。

饮水河并非秘境,却能成为净土不被丧尸污染,归功于一个人,竹剑的主人,黎饮修,一个神一般的男人。

饮水河不长,刘危安从下游走到上游,用了整整两个小时,不急不缓,呼吸保持在某个节奏,目光随意在饮水河和周边浏览,如同踏春游玩的书生,微风徐徐,他突然停下来了,他看见了一把剑,一把竹剑。

竹剑插在饮水河河底,没有开刃,更像是一根棍子,长久的把握,手柄的位置爆浆浓厚,微微泛黄。

刘危安看见竹剑的时候,竹剑也看见了他,这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竹剑在他的目光落在上面的一瞬间被赋予了生命,有了感情,有了思维。他站在河岸上,竹剑插在河底,但是竹剑却是用欣赏的目光看着他。

“你来了!”竹剑不会说话,但是刘危安的心底响起了一道声音。

“我来了!”刘危安回答,

这是一句废话,但是他很认真地回答。

“火星的复苏刚刚开始,远远味道成熟的时候,理论上,不可能孕育你这个境界出来的。”竹剑道。

“生命本就是奇迹!”刘危安道。

“生和死都是奇迹!”竹剑道。

“既然如此,你为何不去死?”刘危安问。

“死亡,我自然是要尝试一下的,不过,现在还没有体验完生。”竹剑道。

“我无法理解你的想法,我只想生。”刘危安道。

“但是你选的却是死路。”竹剑道。

“我走过的路,都是活路。”刘危安道。

“那么,你将止步于此!”竹剑道。

“之前,你隔空御剑,我占了你不少便宜,现在,我们面对面,我想知道,你的剑,是否能够杀我。”刘危安道。

“你要想清楚,一旦尝试,将没有后悔的机会。”竹剑道。

“你不是很想杀我吗?”刘危安奇怪。

“我不想杀你,是有人要杀你。”竹剑道。

“有什么区别?”刘危安问。

“杀人,也是要看时机的。”竹剑道。

“那我不是来对了?”刘危安道。

“水无常态!”竹剑道。

“饮水河已经没有水了。”刘危安道。

“你是相信自己的眼睛,还是相信自己的心?”竹剑问。

“我的眼睛和我的心是一起的。”刘危安道。

“何必自欺欺人呢?”竹剑道。

刘危安闭上眼睛,饮水河突然传来汹涌的流水声,仿佛暴雨涨水,河水已经满出河堤,流到了脚下,略带冰凉的触感是如此的清晰和真实,他克制了要抬起脚的想法,丝丝缕缕的黑雾从身体涌出。

“自己都不相信自己,如何让别人相信自己?”竹剑道。

“很奇怪,你竟然受伤了。”刘危安道。

“我为何便不能受伤?”竹剑直言不讳。

“不会是我上次伤的你,还没有痊愈吧?”刘危安道。

“不是,伤我的是一个很有意思的生灵。”竹剑道。

“那我是来对了。”刘危安道,高手对危机都有特别的感应,他对付竹剑的主人,除了形势所逼,也有内心涌出的预感,所以,他来了,不料竟发现了竹剑的主人竟然受伤了,这绝对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

“福兮祸之所伏,祸兮福之所倚。”竹剑道。

“你真的那么想的话,就不会使用攻心之术了。”刘危安已经完全被黑雾笼罩,黑雾的表面,忽然冒出来火花电光,发出噼里啪啦的爆鸣,天空之上,一团乌云迅速凝聚。

“什么是攻?”竹剑问。

“多谢,你让我学到了一招。”刘危安道,按照传统,越是境界高的人,越是注重身份,能用传统手段,便不会使用旁门左道,可是,竹剑的主人却不讲这一套,只要能对付敌人的手段,对他来说,都是好的手段。

“我还没出剑!”竹剑道。

“你还敢拔剑吗?”刘危安问。

“在这人世间,还有什么能够让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