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我才是林黛玉九桃小说()”查找最新章节!

先说飞贼,再说到林黛玉夫妻的两本书。

妙玉的话,让几人觉得,如那漫天飘飞的鹅毛大雪,把眼前淹没得朦朦胧胧。

蒋玉菡看了曹雪芹的《红楼梦》以后,倒是派出人手去寻过青埂峰,然多方打听,也不知这大荒山之青埂峰在何处。

要以林黛玉的自传中说,她亲眼看见宝玉去往青埂峰下,想来这地方应该在江南地界。

既然寻不着,只当这个环节是林黛玉胡诌的。

没找着宝玉,连大荒山青埂峰在何处都没找到,蒋玉菡也就一直没说自己私底下派人找过,免得勾起薛宝钗对旧日的回忆,又难免沉沦悲恸。

今夜听妙玉如此说,蒋玉菡不免想到,妙玉和史湘云身为枯寂神尼的弟子,又已经悠游江湖几载,难不成她们知道大荒山青埂峰在何处。

蒋玉菡故意说:“我看黛玉夫妻的书也是胡诌,虽《山海经》中大荒山一说,然黛玉书中说她亲眼看见我兄长入青埂峰下,想来不过是从《山海经》中借过来,故作说辞,增添神秘感而已。妙玉姐既如此说,莫非知道青埂峰的位置?”

妙玉听蒋玉菡这番话,不像薛宝钗那样隐藏心思,觉得不讨人厌,才解释说:“我虽然还不知道这青埂峰到底在何处,然要找,也未必就找不到。”

门帘外面,蒋玉菡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哀求道:“但凡妙玉姐有万一之把握能找到这青埂峰,我蒋玉菡愿意出钱出力,穷其所有,也要把我兄长找回来。我嫂子虽说不曾表露,然我知道,嫂子何不是日思夜盼。妙玉姐今夜既救大家性命,必然还拿大家当自家人看,我蒋玉菡在此跪求,请妙玉姐指给我一个方向。”

话到此处,薛宝钗又是泪水涟涟。

妙玉马上让袭人去扶了蒋玉菡起来,只依然不然他进屋里说话,安慰说:“这事急不来,既然袭人家的有心找宝玉回来,何不去向黛玉问个究竟。”

蒋玉菡回答:“今日不瞒嫂嫂,我几次派出人手,自己也亲去扬州一次,却一直不曾见到黛玉。他们的府邸在大明寺旁,只一片不大的林子隔着。因圣上信了建文帝尚在人世,出家为僧那些传言,派人对寺庙周围防备森严,遍布锦衣卫和暗探,我也不好在他们门前闹起来,只好作罢。”

薛宝钗只是流泪,似伤心得不能言语。她伤心是真的,但她也在满怀期盼地等妙玉快些往下说。

果然妙玉又说:“我只听师傅说起过一次,那次听说时,还没见到黛玉夫妻这两本书,故而没问其中细微处,如今我师傅不知隐身何处,也再没法问她。”

喝口没沾地的新雪煮的茶,看大家翘首以待,妙玉又说:“当日我师傅只说:具有两种极致修为的人,才可入大荒山登青埂峰,一种是修为不自知,有机缘巧合而入者;一种是心肝脾肺肾全无,只剩皮囊却还活着者,也可入。”

蒋玉菡急迫问道:“妙玉姐可曾记得你们师傅,说过这地方的丝毫信息。”

妙玉回答:“师傅倒是没说地方在何处,她说大荒山青埂峰有极贤能隐士居于其间,如能修为造化到能入得大荒山,登上青埂峰,出山再回红尘之中,无人能为敌手。黛玉书中既然提到,或许这当中有些缘故的。”

说到此处,大家方明白,妙玉先说那飞贼的事情,并非乱攀扯。

几人心中都猜测,既然黛玉书中说到,她们夫妻看见宝玉入了青埂峰为僧,如今又出了这样一个飞贼,莫非妙玉的意思是:飞贼很可能是黛玉,又或者是宝玉。

几人虽然都同时这样猜测,但都知道妙玉刻薄刁钻,不好向其逼问。

大家也能想到,朝廷里高人很多,必然也得知这条信息,难不成就没去盘问林黛玉夫妻,除非,林黛玉真是在书中胡诌的这一情节。

薛宝钗从悲伤中缓过来,顾左右而言他:“以妙玉姐和湘云的本领,要见黛玉应是不难。什么大荒山,什么青埂峰,我倒是只当她胡编乱造。要是你们能见到黛玉,我请你们告诉她,我依然当她是好姐妹,扬州离得不算远,如果他们夫妻有空能来我梨香院,还以旧日姐妹情待之。”

妙玉冷笑道:“她如不愿意见我,我又何必要刻意拜访她?唉,想想你们曾经姐妹一场,只留得这几个还活着。如今人大了,各种有了自己的地方,从前的情谊反而淡了,竟到不来往的地步。”

袭人就着妙玉的话说:“是啊,要说黛玉因为心中不快,不愿意来往,也还在理。探春远在南海之畔,来回极其耗费时间,也可以理解。惜春在九华山,离得不算太远,不出半个月,也能来回一趟,况且已经知道宝二奶奶还在这里,如何就不能回来聚一聚呢?”

蒋玉菡听屋里感叹姐妹情疏,插进话:“如果嫂子和夫人愿意,我愿意派出一架车轿,去接惜春回来也可以的。我虽不是富贵之家,这些花费,还不至于放在心上。”

妙玉深知惜春不会愿意回来,她早已不念旧情,起码在很长的岁月中,她要深钻自己的事情。但听蒋玉菡这样说,免不了对他高看一些。

薛宝钗说:“叔郎不要费此折腾,惜春妹妹既然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