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七零麻辣女教师九桃小说()”查找最新章节!

于凤飞气的摔门就走,一路上海懊恼自己管的是不是太多了。可是昨天那个样子,图图被欺负着的样子她看着就心疼。

“也不知道这什么爹。”她念叨着往家的方向一路骑了回去。

被莫名其妙吼了一句愣在那里的安庆军晃了晃自己的脑子,昨晚来了个受伤的病人,镇医院现在只有他一个人值夜班,昨晚他忙了半宿,现在还困得发蒙。

但是于凤飞喊得话他听进去了,他抱着安煜图进了屋,低声道,“图图告诉爸爸,是经常有小朋友欺负你吗?”

安煜图点点头,小脸皱巴巴的,“每次他们都笑话我没妈,还笑话我尿裤子。”

“那其他老师都不管,只有刚才那个于老师管了?”见女儿点头,安庆军不由心里一紧,自己是太忙与工作忽略了孩子,反倒是让老师给说住了。

这么一想,安庆军深感自己对不起于凤飞。人家昨天帮你带了孩子,今天还把孩子送回家,好心告诉他孩子被欺负了,结果还被自己气走了。

“下周爸爸陪你去幼儿园,你告诉爸爸谁欺负了你,爸爸去揍他。”安庆军揉揉女儿的头发,“你说那个老师,爸爸是不是应该跟她赔礼道歉?”

安煜图猛点头,“老师特别好!”

安庆军打量起自己的家,琢磨自己也不能空手过去,昨天单位发了点纪念品也不知道是什么,反正肯定是好东西,干脆就把东西拎过去算了。

刚才那个女老师说她住在燕城路,燕城路那边除了研究院之外就一个大院,自己过去打听打听应该能找到。安庆军说干就干,抱着安煜图就出家门骑上自行车就走。

燕城路好找,那个大院也好找。安庆军还没来得及去打听,就看见不少人从家门里跑出来往一个方向跑,嘴里还念叨着什么,“牛家那祖宗去老于家了,今天估计有一场好闹了!”

老于家?安庆军眉头一皱,跟着人群的方向走了过去,果然没走几步路就看见于凤飞站在家门口,衣服还没来得及换,和一个年约五十出头的女人对峙着。

“你说吧,你把我们家儿子给吓的连床都起不来了,说吧,你们赔多少钱啊!”眼前的女人正是牛队长的老婆,牛家三个小混混的亲妈,人称牛大嫂。

于凤飞转身在于和鸣耳边嘱咐了一句话,于和鸣一点头就把妹妹和徐陌归拉进了院门。于凤飞吩咐完了,转头瞪了一眼牛大嫂,冷笑一声,“呦,我这辈子还头一回见到偷鸡摸狗的反过来咬人了。”

牛大嫂见于凤飞年轻,想着自己大闹一场她总不能拿自己怎么样,没想到于凤飞一点都不怕她,反而是对她冷嘲热讽了起来。

“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我儿子是来偷鸡摸狗的,倒是你们家,在墙上画什么鬼脸,你们这叫封建势力残余,我要去街道告你们!”

“那天晚上大家伙可都看见了,你三个儿子拎着桶不知道是什么玩意的东西就在我们家外面,这鬼脸谁画上去不是很明显吗?谁家闲的没事画这些?”

“那要是我儿子画的,怎么他们三个给吓到起不来床了!就是你们家故意要吓唬他们的!”

回应她的是一声冷哼,于凤飞笑了一下,“为啥吓着,做贼心虚呗!大晚上的不好好在家睡觉非要跑到两条街外的我们家,说他们心里没鬼,逗小孩呢!”

牛大嫂的声音不低,于凤飞的嗓门只比她更高。王家坝的那些女人个顶个比牛大嫂泼辣,于凤飞也硬着头皮对付过,一个牛大嫂还好说。

“那不说这个事,你还把我儿子给打了呢!我儿子长得那么俊,你给打破相了以后谁给他当媳妇!你拿什么赔我一个儿媳妇!”

牛大嫂一转移话题,于凤飞就知道她被自己给憋得够呛,嘴上更加不饶人了起来,“嗳呦那可不是我有意的,毕竟一连两个晚上都有人往我们家院里扔死麻雀,我还以为是盲流子呢,我能不打吗?”

“你说谁是盲流子呢!”牛大嫂气的发疯,“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是我儿子扔的!你哪只眼睛看见了!”

于凤飞转头往门里喊了句什么,就见于凤文一路小跑把一双鞋递到了姐姐手里,正是那两天扔到院子里的破鞋。

“证据要是没有,我也不会在这儿乱说了。这双鞋也是那两天跟着死麻雀扔到我们家的,我看是女式胶鞋,码数挺大的。我这两天打听了一圈,咱们这个院里,只有您老穿着41码的鞋吧!”

牛大嫂下意识看了一眼自己那双大脚,猛然抬头死盯着于凤飞,“你什么意思?”

“您那三儿子估计偷了一双您不穿的鞋送过来的吧?”眼前的女人一挑眉,“您倒是为了儿子尽心尽力,只可惜您这仨儿子体会不了,把鞋都弄坏了,这是骂您是破鞋呢吧!”

这话一出口,周围人都忍不住笑了出来。安庆军站在人群里看着于凤飞那个神采飞扬的模样,忍不住感慨了一句,这个女人还真是个强势的。

牛大嫂被气得浑身发抖,于凤飞也没打算就此放过,“我们还没找你们家几个儿子老对我妹妹动手动脚这个事呢,没想到你们家居然还主动上门来了!那就让大家伙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