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不远处,刚刚赶到的桓芯看到一个人站在湖边,脚步马上放轻了,躲在树后仔细看了看,确认了是荀灌,桓芯见到四下无人,觉得这次是绝好的机会了,只要猛地把荀灌推下湖里,再用大石头砸她,肯定能把她杀死。

计划好了,桓芯捡起两个拳头那么大的石头,蹑手蹑脚地从后面慢慢接近荀灌,就等着猛地一下砸中她的头,接着把她推下水,荀灌仍旧在那发呆想着司马睿和司马绍,平常的敏锐竟然一时疏忽了,完没有注意到身后有人。

接近了,但桓芯还没动手,有个地方忽然传来了喊声,“荀美人小心身后!”

吓了一跳,荀灌的回身已如本能,见到是桓芯拿着石头,荀灌早已经清醒了,而她的身手自然不会让桓芯得手,马上闪过那一下,桓芯见到被发现了,直接把石头丢过去,荀灌立刻躲开,被砸中了胳膊。

疼痛带来了些许的迟钝,桓芯立刻扑过来掐住了荀灌的脖子,接着就要把她往水里推,荀灌没站稳,反而直接倒下了,躺在了岸边,簪子已然掉落,垂下的头发已经碰到了水,她磕到了后脑,一阵眩晕。

桓芯不依不饶,感觉难以把荀灌推下水,直接就要压住荀灌掐死她,荀灌挣扎了一会儿,眩晕也恢复了,而身体的本能也终于跟着完苏醒,不再去掰桓芯的手,一拳直接打在她的脸上。

剧痛,桓芯的眼眶都被打得流血了,本能地就拿手去捂,身体也抬起来一些,荀灌终于能脱身了,直接一脚踹在桓芯的腰腹上,反而把她给踹进水里。

眼睛受伤已经不值一提,桓芯不停开始挣扎,荀灌见到桓芯不会游泳,这样下去要出人命了,赶紧要拉桓芯上岸。

“不可!”声音再次传来,这次人也出现了,是庾嫣,大步走到荀灌身边,捡起石头就砸在了桓芯的脑袋上,“让她上来,她早晚还是要你的命,你次次对别人心软,每次遭人为难迫害,何时是个尽头?!”

仿佛提起了荀灌心里最不愿承认的事情,荀灌心里的恨部起来了,即便被那么多人刁难,即便自己的孩子都见不到,但到现在都不敢去真的恨一个人,每次都只能软弱的去求去哭,为什么到了宫中之后自己会变成这个模样?那个杀人都不眨眼的自己呢?

之前是男人要杀我,现在是女人要杀我,之前是用刀枪剑戟,现在是用石头是用手,本质有什么区别?那时候我可以为了活命杀了那些人,现在为什么不敢了?

荀灌举起了石头,心中的恨意顿起,对王信芝的恨,对谢询的恨,对杨芷馨的恨,对那些总来为难自己的人的恨,部汇集到了手上,用力朝着桓芯的头砸去,桓芯再次被砸中,这次再没有挣扎,直接沉下去了。

“多、多谢庾贵人。”虽然一切都这么的莫名其妙,但被救一命是事实,荀灌冷静下来了。

竟然又杀人了,但这不像在战场上保命而杀人,也不像当刺客时为了完成任务而杀人,这样的心情反而恨沉重,很担心。

“不必,怎能看她害你。”

忽然想到了什么,有些太过巧合了,“庾贵人怎么会在这里?”

“我是贵人,是三夫人之一,这里是华林园,我来这里散心很奇怪吗?反倒是你,即便之前你是淑媛都不该来,现在又变回区区美人,怎么会到这里?”

说得一点没错,荀灌反而慌张了,“是、是妾唐突了,不该乱问贵人,至于妾···是王才人带妾来的,她不过是离开了一会儿,未曾想到会引来桓夫人。”

“她是夫人,出现在这里自然也是当然,或许早就在跟踪你了,反而是你不该出现在这里,将来别人说是你跟踪桓夫人到此杀害了她,你根本没办法解释。”

荀灌后背一凉,这说得一点也没错,当初桓芯可是想要她们母子性命,现在被人说是为了报仇一点也不算造谣。

“可,可妾是陪着王才人一起来的,她应该能为妾作证吧?”

“若是可以,夏侯太后应该会信的。”

这就没什么问题了,荀灌觉得这又不是在作伪证,王清芝又不是自己敌对的人,不可能会污蔑的,但荀灌心里还是空空的,已经没有办法优哉游哉等着王清芝来弹琴了,直接就朝着原路返回。

庾嫣远远看着荀灌走远消失,忍不住一声哼笑,又看了一眼桓芯沉下去的位置,再次冷笑。

终于出了华林园,荀灌披头散发,衣服又湿又脏,但已经管不了那么多,直接就朝着霄云阁那快步走去,远远一个人出现了一点影子,好像抱着一个东西,荀灌觉得那就是王清芝,喜极而泣,赶紧连走带跑迎上去。

王清芝手里的古琴都差点掉在了地上,“姐姐这是怎么了?摔倒了?”

荀灌有点不好意思,接着就主动帮王清芝拿起了古琴,一路走回去,把事情部说了出来。

霄云阁门口,王清芝叹气说道,“姐姐不用怕了,我一路想来,不如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