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刺心魂九桃小说()”查找最新章节!

虽然是推测,但许夜几乎已经认定了,这个人并非大族姓氏还敢在街上招摇,本来姓马就已经有点敏感了,还敢起琅琊王的名讳,如果不是琅琊王本人还能是谁。

“明白了,在下绝不会给主人添麻烦的。”

瞄了荀灌一眼,她仍旧是满面疑惑,许夜只是暗示一样地摇头,荀灌见状,只好作罢。

“这次来也是带来主人最新的命令,几天之后也就是下个月初,琅琊王准备巡视建业,为称帝做准备,许夜你有个重要任务就是刺杀琅琊王。”

荀灌手里的药膏一下被她攥得紧紧,这个命令比杀谢鲲还要夸张。

不,就是判阿夜死刑了。

“主人连未来的皇帝也敢杀吗?”

荀灌忍不住开口说话了,这是她第一次当面质疑,而且语气比许夜疑惑杀谢鲲更加愤慨激动。

使者并没有正面回答,反而把目光转向了许夜,“许夜,你教坏了后辈。”

许夜只会把荀灌的安危放在第一位,这次是他自己送死,自然不会想连累荀灌,赶紧对着荀灌摇头。

又对着使者赔笑脸,“荀灌年少不懂事,几句妄言罢了,大人不要责怪也不必告知主人。”

使者点头,“你趁这几天也好好把腿伤养好,到时候也方便逃脱。”

空话罢了,能成功的概率恐怕都几乎没有,即便侥幸成功了,大白天在那么多士兵的追捕下又怎么可能逃得掉。

也许是知道自己要死了,许夜反而更担心荀灌的未来,怎么也得让她逃离这魔窟。

“曹大人,在下有一事相求,不知可否将荀灌放逐,她可能是一方郡守的女儿,不过是逃难被我收留在此,当刺客也是权宜之计,假如有一天被人认出来,这里恐怕就会有灭顶之灾。”

平常的求情根本无用,许夜想起荀灌的回忆,觉得利害关系或许有用。

使者应当是从主人那听到过什么,没有立刻否定许夜,反而把目光投向了荀灌。

荀灌自然不知所措,许夜立刻小声说:“荀灌,把梦中的事说给曹大人听。”

使者听完荀灌的描述,眉头紧锁,这和主人的猜测已经能说得通了。

“此事太过重大,不是我能随意决定的,许夜你还是随我一同去见主人吧。”

虽然的确有这个意思,但使者更担心的是不答应的结果,许夜恐怕拼了命也要让荀灌逃走,万一这个荀灌真是个有身份的人,那么麻烦真的不小。

把许夜带走是最好的办法了,还能当做人质牵制荀灌。

荀灌倒还不至于想那么多,只是出于本能的关心想要阻止许夜的奔波。

“许夜腿上有伤,怎么能出行?”

使者半笑不笑回答说:“你放心,主人家自然有更好的金创医,许夜到了那好得更快,你们在这里安分一些,这个地方也自然更安全。”

“可···”

手却被人拉住了,荀灌回头,是楚娴。

楚娴自然对使者和颜悦色,“曹大人说的是,我们自然在这里安分等待好消息,不会让外人注意到这里。”

荀灌大概也明白了,楚娴在服软,不管是这个曹大人也好还是那个主人也罢,他们一旦定下来的事情是绝对不可能改变的。

不听话,不但我们这里的人会遭殃,许夜在他们手上肯定更是死路一条。

刺杀琅琊王,或许还有那么一丁点,一丁点的可能逃脱。

眼看着许夜坐上马车走远,荀灌想不出任何能帮到他的方法,只觉得心中绞痛得难以克制。

王府,使者跪在迎客厅的正中,左将军王敦高高在上。

“怎么样了?”

“将军大人,许夜已经安排好了,而且看情况,大人猜想的一点没错,那女子确实自称有一父亲是太守。”

从荀灌要打听司马睿就引起了王敦的注意,和司马睿一样,王敦也觉得这个名字熟悉无比,王家又和夏侯王太后关系紧密,王敦自然比司马睿记得更清楚,这个名字就是荀崧的女儿。

可是荀灌明明应该和徐京墨在宛城,怎么会独自出现在许夜那伙人之中,王敦还是有点怀疑是同名。

如今听到荀灌的描述,王敦再没有一丝疑虑了。

区陵县公荀崧的女儿,在王宫当值的荀臻是她同父异母的哥哥。

“原来真是那个荀灌,这么好的身手,我还指望以后能够重用,现在反而成了个大麻烦,可惜了···”

使者皱眉,“大人的意思,杀了她?”

王敦摇头,“那样太可惜了,先看许夜能否和琅琊王同归于尽,若是不能,再让荀灌进宫继续许夜的任务。”

几天过后,司马睿宣布了皇帝司马邺的死讯,谥为愍皇帝,改建业城为建康,自称晋皇帝。

城中大道上,司马睿的马车在路上慢慢移动,士兵们前呼后拥,百姓们争先恐后夹道观看皇帝的风采。

司马睿见到自己受到百姓们的喜爱,不禁欣喜若狂,从车上站起来向着百姓们挥手致意。

人群中,荀灌终于看清楚司马睿的脸了,竟然是那天那个马睿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