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你是,北瞾天王?

白冰已经无法再去回味,当她亲口唤出这四个字的刹那,自身究竟是以什么样的心态和表情?

震惊?

惶恐不安?

还是猝不及防之后,又略感到一些失落?疑似冥冥之中,错失了让自己,这辈子都高高在上的机会?

铜屑尽去。

那座历经不少岁月的人间像,依旧斑驳,依旧暗沉,唯一不变的,是坐像前,陆陆续续从未消失过的鲜花,一簇又一簇,围拢着坐像。

在无数人的心目中,哪怕这一年时过境迁,变化太多变化太大,以致于,他在大众的心中,无论是影响力,还是统治力,都在不知不觉的淡化,可

他还是那个他,还是那个曾经霸业登顶一统山河,从大雪域之巅,走下来的人间王者!!!

唯一的王者!!!

唯一的承载着满身荣耀,半人半神般的不朽传奇!!!

有人说,他这一生跌宕起伏,不足三十载人生,扬名立万,且光环笼罩,不像是人间活着的肉体凡胎。

也有人说,他生杀予夺凭自己喜好,杀降屠军更是抬指间,故此,一生杀业缠绕注定不详,人生暮年落得狼狈不堪,完是报应。

更有人说,不谈为人和品性,他在军事一途,确实称得上丰功伟业!!!

有人赞扬有人贬斥,有人将他奉为神灵,有人心里不舒服,但也只能,私下里小声的腹诽几句。

他其实,并不完美。

但,他是一个活生生的存在,是这个国祚,有史以来培养出的,最为杰出的,想必未来同样无人超越的,沙场奇才!!!

这一秒。

白冰喉咙发涩,双手紧紧攥住,然后精心修饰过的指甲,深深的嵌入了自己的肉里,有鲜血流出,却丝毫未曾察觉。

这一秒,白瑜坐在地上,满脸都是泪痕的她,完完的呆滞在了现场。

这个家伙,这个曾经被自己指着鼻子教训,甚至扬言,只要她白瑜一句话,帝京城就永无此人容身之地的家伙

竟然,竟然是大雪域之王?

这,这怎么可能?

安秀华也大脑一阵空白,连带的还有遍体生寒,仿佛有一盆冷水,从自己的天灵盖灌入,然后无情的,迅速的,贯通一整个身体。

她心脏剧烈跳动,脸色异常涨红,双手挣扎着,似乎要抓取什么东西,最终,只能是徒劳无功。

至于叶沧澜?

这位扬言,沈卓给他提鞋都不配的百亿集团继承人,因为心理冲击过大,早就踉踉跄跄的躲在了自家的父亲叶龙身后。

叶龙无言以为,同样神情茫然,参照白家的口风,这个家伙,不过是个不值一提的小角色,怎么,摇身一变成为了北瞾天王?

再转头看看,大荧幕里的坐像,与此时此刻站在不远处的沈卓对比,一模一样的眉眼,一模一样的鼻子,一模一样

嘶嘶!

韩忠身后的余江河,原本对沈卓很不屑,哪怕这位韩老先生,明确告知了余江河,此人身份不小。

可,仰仗着背后有大贝勒爷宁洋撑腰的他,还是没有完当做一回事,现在?

除开震惊不安,余下的则是敬畏和恐惧!!!

这可不是一般的人物!!!

只是,众人非常疑惑的点在于,这家伙,不是传言一年多前,就悄无声息的过世了吗?而且言辞凿凿,就差盖棺定论了。

“相较于它,真实的你,更让人感慨,公子如此,世间难寻!!!”韩忠背负双手,由衷的感慨道。

沈卓也抬起头,静静的,一言不发的看着自己的坐像,这究竟是天意?还是冥冥之中,早已注定了这一切?

他揉揉脸,自言自语道,“从今天起,我这张真面目,是不是很难心无旁骛的,出现在市井,小巷,酒家,乃至国土之内的任何一地?”

韩忠顿了顿,微笑道,“没这么夸张。”

沈卓若有所思,其实也没那么重要,若干年之后,尘归尘,土归土,任你过往风光无限,为万千人口口赞誉,终究敌不过岁月,区区一张皮囊,更不值一提。

指不定?

指不定哪天自己就没了?

沈卓摇摇头,今天这样的场合,不应该聊及这些丧气的话题。

“嘶嘶。”

场最为震惊,也最难接受这样的事实的人,有且仅有白冰一人了吧?

曾经,她和沈卓同处一座校园,严格来说,他们之间有着很大概率,去接触,去彼此了解,至少,用不着闹成现在这么尴尬的境地。

失落。

不甘心。

后悔。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