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你不觉得你这样很不礼貌吗?”

安父的态度很强势,他不让我说一句话,他把我们之间的所有退路都阻断。

他只想让他女儿说出答案。

安歌对我有什么感觉?不用说也知道,她一定对我存在着好感,这份好感可能不是爱,也极有可能是爱。

哪怕这几天我们都极其暧昧,但无论我还是安歌,都坚守着心里的那条底线,没有逾越。

我是因为有着对王梓的那份亏欠,我知道控制,她,大概也是如此吧......

安父静静地等待着答案,眼神直直地盯着安歌,他想知道安歌对我的态度,他想知道自己女儿心中所想。

他很了解自己的女儿,或许,当安歌通过他的关系求助的那一刻起,他就知道了答案。

我很尴尬,因为安父的否定,但我又一句话都说不出口,因为我没有资格左右他的想法,从安歌这个角度来看,他又是安歌的父亲,我是安歌的朋友,也就意味着他是长辈。

这感觉很特别,也很压抑,有苦难言。

只有不住苦笑,用咖啡来缓解此刻的尴尬,只是纯正的蓝山拿铁,苦涩自知。

安歌没有开口,神色莫名地看了看父亲,又看了看我,我知道她心里一定很乱,也很难以抉择。

这是个难题。

一个我们两个人都无法面对的难题。

钱朵朵是她的闺蜜,她足够了解她,所以她告诉我安歌可能喜欢我。

原来我不信,但通过这两天经历的事情,也由不得我不信。

“呼...”过了不知道多久,安歌长长叹了口气,笑道:“爸,顾灿说的对,我们只是很好的朋友。”

她的笑容很真切,好似她在阐述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但,笑只是个表情,并不能代表心情。

不知怎的,看着还能强颜欢笑的安歌,我心没来由的抽了一下,很疼。

可是,我知道,唯有这样才能给整件事画一个圆满的句号。

我们,不再可能。

我心中有些庆幸,但更多的是苦涩。

对她露出一个感激的眼神,其他的,什么表现都没有。这也是我当下唯一能够做的事了。

她心里一定也很苦涩的吧......

安父皱着眉头:“你说的是实话?你不喜欢这个小子?”

“这事还能作假?当然是实话。”安歌重复道:“我们只是朋友。”

“你是我的女儿!”安父提高了音量:“我还能不了解你?!”

他不信。

我想的是对的,作为父亲,他很了解自己的女儿心中所想。

“可是感情这种事,您真的不了解啊,爸。”安歌耸了耸肩,故作无奈地说道。

任谁见安歌如此,都会相信她。

但,我不会,因为接触这么久,我足够了解安歌,安父也是如此。

“你确定?”安父又问了一遍。

她很失常,不顾形象的大喊大叫,今天我已经见了两次,这样的安歌让人难过,她,快崩溃了。

眼见着安歌发火,安父脸色变了又变,最后笑了笑,柔声道:“爸这不是担心你吗,好了丫头,别生气了。”

对待安歌,他是柔软的。

这也是人之常情。

安歌嘟着嘴,也只有在她最亲切的人面前她才会露出这样一面,小声嘟囔着:“本来好好的一件事,非得把它闹的这样难堪。”

“是爸不好,是爸的错。”安父不断地陪着不是,丝毫没有一个企业家的威严。对于女儿,他是绝对宠溺的。

如果某天,我有了自己的子女,也会如此的吧。

我们的孩子一定会像王梓多一些。

想到她,嘴角不禁发笑,也只有她,才会让我安宁,让我不再浮躁。这是爱情的力量。

也许,到了此刻,我跟安歌之间会彻底保持一个朋友的身份,我承认的确有些许不甘,但不管怎么说,这是最好的解决方式。

那样存在的感情,在我看来是有些畸形的。

过了不知多久,安歌起身:“我去下卫生间,让您气的,妆都花了。”

安父笑了笑,很慈祥:“快去吧。”

现在,只剩下了我们两个人。

“顾灿,她的话你信吗?”见安歌消失在自己视线里,安父立刻扳着一张脸,质问着我。

我笑了笑:“难道不是吗?我们只是朋友,为什么您就是不相信呢?”

我有些无奈,搞不懂他为什么纠结这事不放。

然而,安父下一句话,就让我明白什么叫:可怜天下父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