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旧味九桃小说()”查找最新章节!

旧味。

这是属于我的私房菜馆,在公司被人并购以后,我就跟安歌说过,自己会开一家满含我们九零后儿时记忆的餐馆,等她回国,结婚、生子,然后一起经营着这家已经在郑州餐饮圈子里,有了一定名气的菜馆,赖以生活。

它位于二七老区,两层的老式住宅,有一个几十平方的院子,这是我母亲留给我的最后遗产,我关于郑州的记忆,大多停留在此。

可今天,我根本没有心情让它照常营业。

送王梓回家以后,我就回到了这儿,怔怔地坐在院子里,盯着那棵已经没了桃花的桃树发呆。我有一种莫名心慌的感觉,总觉着有什么东西,正在从我的灵魂中抽离。

像极了眼前这棵迈入郑州四月天的桃树,光秃秃的,留存的花香,向人昭示着,当初的自己,有多么风光。

我在等,等慢了我五个小时,距离六千公里之外的,安歌的视频通话。

以往的这个时候,安歌都会在下了早课之后,回到自己的公寓,跟我通话,但,现在已经晚了三十分钟,我都没能接到。联想到今天遭遇张梅时的误会,难免,我心里出现了苦涩与质疑。

我开始质疑自己,质疑安歌,质疑我们之间的爱情。

如果是互相信任的话,她应该会跟往常一样联系我的,可现在,结果就摆在我面前,难道,我们之间真的是那么脆弱吗?

不,我不信。

五年三个月又三天,这是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在这段时间里,我们经历过太多、太多,彼此早就成为了在这世上的另一个自己!这样的情感,足够经受住任何事情的洗礼。

于是我开始安慰自己:安歌的学校可能临时有什么安排,让她耽误了时间,抑或是她的导师给她布置了其它的学习任务。

这般想着,我轻轻地吁出一口气,暗自恼火自己刚刚不该出现的质疑。

起身,我从院子走回了房子,走到屋子正中的开放厨房,四下扫了眼安歌出主意帮我布置的陈设,微微收心,将食材切丁,打开燃气灶,热锅、烧油,放置食材,为自己炒出一份今天的晚餐。

......

晚八点,城市中的霓虹,已经将郑州这座千年古城装点成了一个端庄的大家闺秀。

我,依然没能等到安歌的视频通话。

圣彼得堡现在是下午三点,安歌应当已经结束了一天的课程,即便如此,我依旧没有等来她的电话。

事已至此,由不得人。

我做好了最坏的打算,终于拿起手机,点开微信,给安歌拨通了视频通话.......冗长的等待音中,我想了很多可能,理解、争论、甚至是冷漠,所有的可能性我都有考虑进去,唯独等待音终了,我都没有考虑过,安歌会不接我的电话!

五年的感情中,我们不可能没有过矛盾与争吵,可安歌终究是个明事理的姑娘,无论再怎么气愤,都会让我知道她是安全的,哪怕仅仅回复一个字眼。

而今......

摇了摇头,我不敢再往下去想,因着我总会习惯将事情想到最糟。

深吸一口气,我盯着微信界面,那个被我放在置顶的头像出神......

那是我们在圣彼得堡教堂拍摄的一张合影,那年冬天,圣彼得堡的雪很厚,我跟安歌,两个异乡人,在教堂的前端通道边,堆了一个小雪人,然后我们又为雪人装扮上了色彩,我们两个,隔着小雪人的两侧,用各自的左右手,比出了心的形状,并拜托游客帮我们拍摄,将这个美好的时刻定格。

那年,是安歌去圣彼得堡国立大学留学的第一年。

彼时,我们就有说过,未来的婚礼,国内会办一场,聚集各自亲朋;国外,也会有一场只属于我们两个人,在牧师见证下的婚礼。

旧事上心头,我愈发察觉出安歌对我的重要性。

心中默默的祈祷着,我再度拨出了微信视频请求,这次,安歌倒是没有让我久等,只不过,她也没有接听。

我们的对话框里,显示着她拒绝了我视频通话的消息。

“......”

她,果然是从张梅那里得到消息,并且陷入愤怒中了吗?

当误解被人引导,加工之后成了所谓的事实,那它的能量,足够摧毁世间任何东西。现在在我看来,今天的那个误会,已经被张梅加工成了事实,告知了安歌,那么,现在我正经历的事情,就解释的通了。

无奈的笑了笑,爱情中遇见这样的危机,除了在最快的时间里将事情解释清楚之外,余下的,就要靠哄了。

“丫头,你听我解释,今天王梓去做人流手术,然后贺宇那个王八蛋撇下她就走了......她你也知道,在郑州就我这么一个朋友,除了我之外,也没人能帮她了。”

“好巧不巧,在送她回家的时候,遇见了阿姨,看到那一幕,阿姨心中愤怒,我可以理解,哪怕她给了我一巴掌我也不能说什么,但她应该听我解释的......”

一连两条消息过去,始终都没能等到安歌的回复,要知道,她刚刚挂断了我的视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