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嚣张王妃:战王宠妻太逆天九桃小说()”查找最新章节!

“逆女!她们是你的姨娘跟舅舅,你怎么能这样冷血?”许尚书横眉怒目,拍案而起,厉声训斥道。

许安然气乐了,“呵!许大人,你不至于现在就老眼昏花了吧,他们居心叵测,图财害命不冷血,我许安然想让他们这些恶人绳之以法却是冷血的!许大人这父母官一直都是这么昧着良心做的吗?”

“你,你竟敢公然污蔑你的父亲,大胆逆女!来人啊!将这个逆女拖出去,重打三十大板!”许大人暴跳如雷,目眦欲裂,恶狠狠地命令道,大有打死许安然才畅快的想法。

许安然没心没肺地一笑,眼神阴郁地睨着许尚书。

许尚书被瞧的发毛,不由地心底一颤,恍惚间他仿若看到了一个十分狠戾又陌生的眼神,令人不寒而栗。

他不由地眯了眯眼,定睛再仔细瞧去,许安然眼中的狠戾早已敛去,剩下的只有幽怨和哀伤。

一定是自己刚刚被气糊涂了,眼睛一花看差了,她一直唯唯诺诺的,岂会有那般凌厉的眼神。许尚书不由地自我安慰道。

此时,许府的两个恶奴家丁,凶神恶煞地踱了进来。

两人径直朝着许安然冲去,他们想法不错,合计着一人拽着许安然的一个胳膊,拉出去胖揍一顿。

可没想到,此三小姐非彼三小姐,又岂会被他们这些阿猫阿狗的欺负了。

许安然一个扫堂腿,将其中一个壮家丁撂倒。

“扑通!”那壮家丁始料未及,直接摔了个狗吃屎,门牙磕掉一个,说话直漏风。

“以(你)以好大的毯(胆)子!”那恶奴家丁抹了一把嘴角的血迹,怒目圆睁要爬起来。

“你也去陪他吧!”话音刚落,一个过肩摔,将身后那个瘦小的家丁直接摔到了那个壮实的家丁的背上。

“噗!”壮实的家丁一口老血喷出,如泄了气的皮球一般,再也没力气撑着起来了。

“许大人,您要不要过来试试?”许安然嗜血的眼眸看向书桌后瑟瑟发抖的许尚书,勾了勾手指,一脸诡异地道。

“你,你不是安然,你,你到底是谁?”许尚书抖如筛糠,眸光闪躲地。

“你说对了,之前那个逆来顺受的许安然已经死了,今后站在你面前的是睚眦必报,能动手绝不动口的许安然,守愚藏拙这几年,我早已看清了你们是鬼非人的真面目!”许安然眸光冷凝,使劲一脚,将摞在上面的那个家丁踹倒在地。

“记住,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千百倍还之!对了元昊的眼伤也差不多了,还请许大人同我一同瞧瞧,我可不想好心办坏事,还是有个明眼人在场比较好!”

许安然对这一家彻底失望了,除了那个整日礼佛不问世事的娘对她倒是有几分关爱,剩下的简直就是一群狼,对她们手软,就是对自己残忍!

许尚书心里掀起了惊涛骇浪,他本想着命人群起而攻之,可是元昊的眼伤,还需要许安然来医治,想想只能作罢。

不过这个许安然既然不听他的使唤,他绝对不会留着这个祸害,这样的祸害,日后即使攀上高枝儿,也未必有他的好果子吃。

许尚书一脸愤愤地跟在许安然的身后,许安然大步流星,根本就没有丝毫的恐惧感,魅影和幻月,一左一右寸步不离,刚刚她们在门外本打算冲进去,还没等她们有所动作,她们的主子就将两个蠢货撂倒了,没想到,她们的主子还有两下子。

此时许尚书再瞧魅影和幻月,那眼神里也写满了探究之意,这两个丫鬟凭空而降,她们到底是何来历?而且她们的卖身契不在许府,她们就不受许府的约束,看来许安然的背后有人给她撑腰!

思来想后,不难想出,许安然身后的那个人,最有可能的就是战王了,这段时间战王表现出的种种,貌似对许安然很感兴趣儿。

一行人来到观梅阁,丫鬟玉兰正在哄着许元昊吃饭。

“我不吃!我要我娘喂,你给本少爷出去!”许元昊,人不大,脾气不小,噘着嘴,气呼呼地吼道。

“火气太大小心烧坏了受伤的眼睛,这么好的吃食都不吃,看来你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有时间你到我那儿瞧瞧,看我的吃食有没有你的一半好!”

许安然瞥了一眼那桌子上的鸡蛋羹,鸡腿,炒杂菌,青菜粥,和她的吃食比,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哼!你是什么身份,也好意思跟本少爷比!”许元昊一脸的不屑,冷哼道。

“是啊,我什么身份?我是许府正八经的嫡女,你是什么什么身份,你不过是许府的一个庶子,竟然凭借你姨娘的媚术一步登天,还妄想爬到嫡子的地位!”许安然本不想同一个六七岁的孩子较劲儿,但是这孩子没教样,句句带刺,令她很不爽。

“够了!都给我少说几句!一家人非得针锋相对,整日闹得鸡犬不宁的才开心是吧!”许尚书一听许安然怒忿许元昊,顿时就怒火中烧地吼道。

“许大人,将许府大院闹得鸡犬不宁的不是安然,而是艾氏,你可别睁着眼睛说瞎话!”佟氏手捻着一串佛珠,怒气冲冲地踱了进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