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听到屋里的动静,属实是吓了靖和越一跳,于是在自己的腿上拍了一下,自己这脚啊这就不听使唤,滑了一下了,真是不听话。

拍完之后扭头就溜,离火肆听到动静追了出来,于是正好看到偷听她们讲话逃跑的靖和越,离火肆看到这个偷听的人是一个穿着罗裙,高高的束起头发的女子,看这扮相和背影,越看越觉得就是靖和越。

平日里的靖和越就是穿着罗裙,虽说看起来是个女孩子,但是总是束起头发,因为她觉得这样更方便,不影响自己的活动。

于是离火肆仔细一想,这还真是那个好奇心泛滥的靖和越能干的出来的事,于是便放心了,偷听的是靖和越,那自己自然就不用担心会被其他人抓到把柄,或者说传到谁惹耳朵里,然后再传到皇上的耳朵里。

看着靖和越逃跑的背影,属实是有点逗,像极了一个做错事怕被大人教训的孩子,离火肆挑了挑眉,嘴角微微上扬。

但是此时离火肆又想起了一件事,摸了摸上扬的剑眉,“上次因为自己急着想娶靖和越,导致她的功力没有恢复,难道她的功力恢复了?又是什么时候恢复的呢?”

靖和越早就已经走远了,可是离火肆的目光,却始终停留在屋顶的某个方向,此时屋里的流伤居士与十四一同出来查看情况。

“有没有看到是谁?”十四走上前开口问。

这时流伤居士也走上前,与另外两个人排成一排,目光停留在离火肆的脸上,一副自己也很想知道答案的样子。

但是离火肆就与这两个一脸严肃的人形成了对比,他嘴角勾起一丝坏笑,笑容里有一丝宠溺,“没什么,就是一只猫偷偷爬上了屋顶,无妨。”

流伤居士和十四对视一眼,两人的眼里都是一样的东西,那就是好奇。

离火肆看到两个人一脸懵逼的表情,笑了笑,“真的没什么啊,走,我们继续。”

说罢便拉着两个人重新回到屋内,说是拉,但其实几乎是被拽着走的,被强行拖走的十四还是忍不住回过头,然后来了一句,“真的没有人吗?”

离火肆有点无奈,真是不太灵光呀,边上的流伤居士只是笑了笑,仿佛已经明白了什么。

看起来脑子不太灵光的十四,会感知天象的流伤居士,和知道一切又故意隐瞒的离火肆,三个人走在一起确实是一道风景线,还是有一点搞笑的风景线。

另一边的靖和越在快步走到屋顶边缘之后,跳下屋顶,然后躲在墙角深呼吸了好几次才缓过来,“哎呀我的天,吓死本姑娘了,还好本姑娘跑得快,不然现在就是针对本姑娘的吐槽大会。”

待靖和越回过神之后,沿着熟悉的路回自己的住处,因为刚才自己偷听差点被抓住,所以靖和越一路上走的非常快,生怕自己刚逃出来又被逮回去。

但是靖和越不知道的是,如果不是离火肆故意放她走,那她定然是逃不掉的,毕竟靖和越功力还没有恢复,而离火肆又身手不凡,自己怎么能逃的掉,开始靖和越却没有想到这点,或者说压根没往这方面想。

不知不觉靖和越就已经走到自己的房间,贴身丫鬟洛染看到自家小姐回来,立马走到桌子边,倒了一杯水递给靖和越。

靖和越走了一路正好也渴了,三两下就喝完一杯,由于喝的太快还有点气喘吁吁的,“洛染,再倒一杯。”

说罢洛染便又倒了一杯递给靖和越,有些担心的看着自家小姐,“小姐,慢些喝,洛染估摸着小姐快回来了,早已经为小姐晾好了茶水。”

看着又喝完一杯的靖和越,一边将空杯填满,一边开口问,“小姐这是怎么了?这脸上怎么蹭到一处灰尘。”

靖和越压根就不知道自己脸脏了,要不然洛染细心,估计她很难发现,不过想想应该是自己千辛万苦爬上屋顶的时候蹭到了。

于是随手擦了一下,“没事,刚才不小心摔了一下,应该是不小心蹭到了吧,擦擦就好。”

洛染连忙上前查看,满脸都是担心,“小姐没有摔伤吧?”

“没事没事,并无大碍。”说着拉过洛染的手表示自己没事。

“那洛染这便去为小姐打点儿水来擦擦。”一向细心的洛染说罢便走出屋子。

还没等靖和越反应过来,洛染就已经出去了,索性洛染很快就回来了,然后帮靖和越擦洗了一番。

“也好,那小姐好生休息,有事叫洛染。”说罢拿着盆子走出去,走出去还不忘帮靖和越管好门。

靖和越自己换了身干净的衣服,躺在床上,回想着刚才的事情,还有流伤居士说什么近期会有水灾,这明明就跟自己小说里的内容不一样。

最关键的是,现在出现了一个设定的角色里,完没有出现过的人物,而且这个人还带来了自己的小说里完没有的剧情。

现在的变化真的是越来越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