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帝师的自我修养九桃小说()”查找最新章节!

慢慢的,街道上只剩了他们两个人,但是靖和越熟悉这里的地形,所以比那人的速度快很多,很快就让那人跟丢了,终于那人似乎明白了靖和越的诡计,为了不让她发现自己,现在必须赶紧打算掉头,可是他一回头,却发现靖和越已经来到了自己身后了。

那人下意识的捂了捂自己的面纱,似乎很紧张的样子,靖和越气愤的皱了皱眉头,跳下马拿出剑指着他:“大胆,跟踪我朝国师你可知是死罪,我倒要看看是谁?!”靖和越的声音穿破云霄,充满了不屑和挑衅。

那人只是轻哼了一声,没有说话,或许是怕声音被靖和越认出吧,靖和越也是懒得与他理论跳起来就要刺向他,其实靖和越根本并不想杀了,只是想吓吓他让他摘下面纱。

但是那人根本没有投向的意思,皱着眉头跳起来跟靖和越扭打在一起,场面十分激烈,靖和越原主的战斗力十分强大,根本是一般人打不过的,靖和越只需要用自己的三分力度就可以打的他落花流水。

靖和越挥了一下剑,血液顺着那人的胳臂流下来,他的衣服被划了一个小角,但是那人没有投降,还是苟且抵抗的。

忽然他使出浑身解数将靖和越打的往后退了好几步,还有些站不稳的样子,乘机赶紧上马落荒而逃,靖和越刚要向前追去,又忽然看到了地上掉落的玉佩,她轻轻的捡起来,看着有些眼熟而且这个玉真的是上好的玉材,她拿着那个玉佩矗立在那里许久没有反应。

靖和越想了想也不急于这一时,还是先静观其变,抓出这个跟踪的人来才是。

靖和越跳上马骑立刻回了国师府。

刚一进府门,就匆匆赶过去,面色十分激动的样子,她手握那个玉佩回了屋,她坐在桌前百思不得其解,实在想不起来了,但是这玉佩又着实熟悉的很。

现在请玉器师着实有些不太容易啊,算了还是明日再说吧,她小心翼翼的将此物放到了自己的私密柜子里锁好,便睡了。

第二日,靖和越以身体不适辞了早朝,还特意嘱咐苏公公照看好离火肆,有什么事情即使来找自己,离火肆认为是靖和越生了自己的气。

靖和越天一明,看着外面又喧闹起来了,她赶紧找了个小厮去请全城数一数二的玉器师王夫子,小厮接到命令马上动身前往,靖和越也有些坐不下站不下的走来走去,很是焦灼。

忽然,外面传来了马车声,靖和越激动的走出去,一看是王夫子,他身穿灰色的布屡长衫,样子着实朴素低调,但是眼神中充满了深邃的神情。

“王某人,拜见国师。”王夫子的声音很是低沉。

“快快请起,进屋里说话。”

王夫子随靖和越进了屋,她将屋里的丫鬟都请了出去,关紧门,才从箱子里将那玉佩拿出来。

“给您。”靖和越将手中的玉佩递出去,眼神中还流露出不常有的不舍。

王夫子大体打量了几眼便说道:“不知国师哪里得来的此物?”他的声音中充满了不可思议。

这时,靖和越就奇怪了,“先生何出此言?”

“回国师,这玉佩乃先朝遗物,若不是高门显贵是见不到的啊。”王夫子不禁感慨。

靖和越忽然觉得这件事情有些不简单了,她皱着眉头,示意让王夫子继续看。

王夫子从自己的包中拿出来了几个专业工具,一番观测后,摘下眼镜说道,“这玉佩是个好玉,若卖到市场上应该要一二百两不成问题的。”

靖和越一听瞬间皱起了眉头,这种高门嫌贵也不至于跟踪自己啊,她打发了王夫子几句就让人送他离开了,王夫子走之前还特意嘱咐,说是日后打算卖玉佩的时候一定找自己,自己愿意出高价收藏。

靖和越想来想去,心里大概有了结论。

离火殷没有回宫中,倒是跑去了另一个地方,关押燕贺的宅子。

经过这几天的调查,关燕贺的宅子终于让离火殷知道了,他记在了一张纸上,找到了此处,毕竟关了许久,这里的看守也比往常松了许多,离火殷成功的混入其中。

离火殷翻过高墙,来不及喘气的跑进来屋里,这时的燕贺正坐在正位上扇着扇子,一看有人进来,立马警惕起来,看到离火殷后更加紧张,刚要喊出声来,离火殷立马一个箭步过去,捂住了他的嘴。

离火殷看到外面没有听见才轻轻的放开燕贺的嘴,还小声迎合着:“嘘!”。

其实燕贺本以为他是来杀自己的,但是这个举动让他很是以外,他没有说话,也是想看看离火殷到底想干嘛。

“任你杀任你刮,我就这个命一条,没别的东西了,你问问什么我都不告诉你。”面对离火殷的举动,燕贺很是不屑一顾,反正自己在生死的边缘好几回了。

离火殷不禁笑着摇摇头,也不禁感慨燕贺是个好汉,他听着外面的声音有些动静,便长话短说了,毕竟他来也不是为了和燕贺闲聊家常的,原来离火殷这次来是为了跟和燕贺合作,毕竟现在丞相也不争气,没有一个能让他放心满意的人,所以他现在能想到的,也只有燕贺一个人了,他也是跟靖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