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这时候,慕飞卿嘴角憋了满满一句粗口不知当讲不当讲,但是他是真想来一句大写的“卧槽!”

这是何等的卧槽,他已经无法形容,一句,我逗你玩呢,他很想给自己一巴掌,把嘴都抽歪。

居然被自己给玩了!

过了良久,慕飞卿才算是平复了心态,缓缓的将牛皮纸撕开,果不其然,这牛皮纸果然暗藏玄机,里面居然有一处夹层,夹杂着一张宣纸,上面是一副地图。

这地图画得有些潦草,但还是能够看得清楚,一缕缕线条,粗细有别,蜿蜒曲折,其中又有交汇之处,每一个节点也是大小不一,一目了然,而这些线条都向着中间一个点汇聚。

那个点,应该就是指引之处。

至于这地图所指之处,到底是什么地方,慕飞卿就不知道了,他对于离情天印象并不是很深,当初元神归来,所救的记忆残缺不,只能够知道离情天七十二道州的一个大概。

解开了指引之谜,慕飞卿现在是浑身一阵轻松,只需要静静地等待最后时机到来,一举逃出天命追捕,离开这秘境樊笼。

…………

某天,深夜里的私塾里,齐先生依然正襟危坐微微闭眼,他面前有一元气凝聚的棋盘,横竖有致,脉络清晰,每一个节点上都有黑白棋子漂浮着,却在某一个时刻,棋盘居然扭曲了,好几颗棋子本来泾渭分明,却骤然一瞬间融合盘旋在了一起,脉络膨胀扭曲。

齐先生猛然睁开眼睛,轻轻伸出手,想要将棋盘的脉络拉回来,可手指刚一碰到就被弹了回来,他心中一惊,难得有了一丝慌乱的情绪,眉头一挑,下一瞬间,整个人就出现在了私塾外面。

只是,当齐先生刚一出现,私塾四周一阵白光闪现,无穷无尽的白丝犹如九天瀑布从天降临,直接将整座私塾都给包围了起来,滔滔宏威。

齐先生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拱手道:“平兄,出事了,因果律被搅乱了。”

梧桐巷里的平老大夫正躺在床上,闭眼沉眠,突然开口,嗤笑一声,说道:“这又如何,你齐先生连圣人意愿都敢违背,区区因果律又算得了什么?”

齐先生叹道:“平兄,此时不是怄气的时候,这一次天机絮乱之时,秘境容不得出一点差错。”

“差错不是你自己弄出来的吗?从一开始不都是你在布局谋划吗?落子无悔的道理不用我多说吧!”平老大夫说道。

“平兄……”

“嗷吼……”

一声嘶吼,自天地间响起。

这一道嘶吼,比春雷更响,惊得平老大夫猛然从床上翻起来,身上一阵金光闪过,下一刻,就已经出现在了私塾。

一个磅礴巨大的黑影自天空中浮现而出,向着太古镇那里俯冲了过去,展开了凌厉的攻势,这是让人震撼的一击。庞大的蛟身压盖满了天空,灰雾澎湃,厚重无比,它像是从混沌中而来,张口一啸,吐出一大片可怖的光芒,震的下方的山石部崩碎。

齐先生双手一挥,一张偌大的棋盘顶在太古镇上方,散发出朦胧的光晕,笼罩了整片镇子,挡住了惊天一击。

这一刻,太古镇里所有人都醒了过来,特别是那些修士是反应最快的人,整个太古镇如今上千人部都出现了,即便是有仇的人都放下了成见。

有人惊慌失措,这恐怖来袭,可他们的修为依旧被镇压着。

“吼……”

一声咆哮震动八荒,即便山脉最外围,也能听到那巨大的声音,镇子里的人不论是凡人还是修士都浑身发软,很多人瘫在了地上。

又是一头大妖浮现出来。

“这到底怎么回事儿啊?”

整个镇子里都突如其来陷入了混乱之中,纵然是那些平日里高高在上的修士们在这个时候也没有任何区别。

“轰隆!”

巨翅横空,如一片乌云般压盖满了天穹,竟然让那赤火暗淡了很多,一对巨大的爪子探了下来,企图拍碎这座太古镇。

这头大妖太大了,它挤压满了天穹,一只羽翅横过,宛若一座大山,且戾气滔天,让人灵魂都在惊颤。

太古镇里的人都很惊慌,不过好在天空之上浮现的那一张铺满天地的棋网将一切都抵挡住了,仿佛一张盾牌挡在太古镇前,将这座镇死死的保护着。

“哞……”

一声莽牛咆哮,声传上百里,离火冲天,一头赤红如血的巨牛,高达十几米,长达三十米,自一座裂开的大山中冲出,带着岩浆,裹着火光。

在它的后方还有无尽的凶兽,密密麻麻,都是异种,避过岩浆与大火,跟着它一起冲出了苍莽山脉,杀向山川外,不断地冲击这棋盘化作的结界。

…………

太古镇里人心惶惶,这突如其来的灭世,把所有人都打了一个措手不及,纵然是如今太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