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院子里比白倾城那边雅苑稍稍整齐一些,却都是这乱七八糟的东西,里面陈设老旧,连丫头都没有一个!

白府嫡出的公子哥儿,竟落得这般惨淡的田地?

白倾城不由得心底一寒!

信步往前,这个院子布局跟自己的雅苑差不多,她进了主屋,里头空空如也!

去哪里了?

白倾城微讶,一处一处找过去,终于在最左边屋子墙壁后面找到了那个小小瘦瘦的人!

他坐在一堆干草上面,那是一个三面环了墙壁,只有一面可以进入的角落,此时,男孩正缩在里面,努力往角落里面躲!

他穿了一件青色小皮袄,头发短短的,整个身上穿的的衣料还不错,而男孩的神情却满是戒备!

地上的干草铺得平整,男孩应该是经常在这里,可是,这里什么都没有,他在这里干什么?

他真的很瘦,尽管白倾城知道他已经九岁了,可样子还是六七岁孩童那么大小!

白倾城往前走了两步,男孩抬头看着他,不自觉的想要站起来往后躲,双脚却站不起来,只将身子努力往后缩,贴在墙上!

“儒生!”她对着男孩轻轻唤,对他伸出了手。

男孩的表情有些害怕,他努力贴在墙上,茫然不知所措的看着她。

白倾城心里一酸,走到男孩的身旁坐下,将幕篱摘了下来:“儒生,我是姐姐!”

姐姐来了!

男孩歪着头,看着跟容貌自己有些相似女孩,眼中的戒备仍然没有消除!

白倾城伸手抓住男孩的手,白儒生习惯性的往后缩,却没有白倾城动作快,抖了一下,他的小手已经被白倾城握住了!

他的手好小,她的手好温暖!

白儒生感觉被一股温暖的大力包围,慢慢的,他开始平静了下来!

感觉到他已经放下了戒备,白倾城腾出一只手,将他的裤腿往上拉了半截,膝盖处擦破了皮,一大块地方又青又紫,还渗出了一点点血迹!

果然受伤了!

拉开另一只裤腿,膝盖处依然!

白倾城抬眼看了一下高高的围墙,从那么高的地方掉下来,怎会没事?

她从怀里掏出两个小小瓷瓶,一红一白!

红色的盖子打开,里面是带有药香味的棕黄色液体,她倒了一些在白儒生的伤处,白儒生闭着眼睛咬着牙,却没有感觉到想象中的疼痛,只感觉伤处有凉凉的感觉传来,很是舒服!

他有些惊讶,睁开了眼睛,却看到白倾城正专心致志的给他上药。

倒完了液体,她又将白色的瓷瓶打开,里面同样是棕黄色的药粉,撒了好些在伤口上,白倾城拿出手帕撕了两块,一边一块给他将伤处缠了起来,这才抬起头来!

看着白儒生正看着她,白倾城又笑了一下,拍了拍他小小的肩,顺势将他轻轻的拥在怀里!

这一次,白儒生没有抗拒!

过了好一会,白倾城起身,到白儒生的院子四处溜了一圈,她不明白,这么大小的孩子,像白侍郎这般的家业,子女一般都在私塾读书,怎么他一个人在这里?

白儒生起身一瘸一拐地跟在了她的后面,看着白倾城在屋子里面摸摸这里,看看那里!

他屋里的东西还是很好,至少,对于白倾城那边来说,这边已经够好了,只是院子里没人收拾,感觉乱糟糟。

“你这里,为什么连个丫鬟都没有?”白倾城不由得问。

身后的白儒生没有说话,依然跟着白倾城在屋里转。

院子不大,一会儿就转完了,她回头正要说话,却听到门口一声响动,回头看到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妇人站在门口震惊地望着她!

老妇手里端了托盘,上面有几个罐子碟子,在白倾城回头的瞬间,老妇手上的托盘应声而落!

“哗啦咣当!”

声音响起,托盘上面的餐具打碎,从里面流出香气四溢的饭食!

那是给白儒生送饭来的嬷嬷!

白倾城皱了皱眉,看着地上的一堆已经不能吃的食物,怎办才好?

老妇盯着她,嘴巴不停地抖动,半晌,话还没说,泪先流了!

“小……小姐!?”

她不可置信的喃喃说道。

“你……”白倾城惊讶,她从来没有见过老妇人,怎会认识她?

这一个字,将老妇从迷茫中唤醒,她眼神聚焦,看着白倾城,这才反映了过来,眼前的女孩只十三四岁年纪,哪是她说的什么小姐?

这是昨日府里刚刚回来的傻子大小姐!

她是府中最下等的奴仆,不能过问主人家的事,可昨日傻子大小姐回府还打了四小姐的事,一夜之间传遍了全府,她们这些洗衣烧火的奴仆自然也听见了!

妇人看着白倾城,抹了一把眼泪,才明白这个就是傻子大小姐了!

看着对面的女孩一脸疑惑的看着她,老妇心中疑虑重生,不是说又痴又傻?

怎么看着不太像!

白倾城这才反应了过来,由于一直跟白儒生说话,她一直没有将幕篱戴上,老妇应该看到了她的容貌,将她认成了另外一个人!

谁会跟她长得相像?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