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很值钱嘛?”

希娅特看似天真无邪的懵懂表情,给了土罐最后的致命一击,他要吐血了。

废话,当然值钱,我辛辛苦苦挖罐子卖罐子赚的这点金币还不够这件梵风衣的一半!

帷塔伦那群帝国贵族老爷,求购梵风衣的价格一天比一天高,这种能够贴身穿戴且完美搭配晚礼服的装备,已经成了贵族的门面之一!

谁要是有了一件梵风衣,那面子蹭蹭的往上涨!

这群腐烂到骨髓里的贵族,攀比已经成了他们为数不多的乐趣了,越是奢华就越是他们最大的喜好。

要是能够把梵风衣拿到帷塔伦去卖,一定能够狠狠地宰他们一笔……

土罐真是内脏都要悔青了,手贱,真是手贱啊!

因为他们兄弟有一个习惯,那就是袖珍罐卖的差不多的时候,剩下的一些就自己随便开了。

一来是不值得再去吆喝拉人气,二来就是自己也要过过手瘾嘛,每一个袖珍罐破碎时都会挑动人最兴奋的神经,和赌博一样很容易上头。

哗啦~

土罐一拳头敲破了手中这个几乎要散架的袖珍罐,也就是从希娅特手里强行换过来的那个,被他判定为可能存在神器的袖珍罐。

一个普通品质的白色拳套,又一次打了他的脸……

神器换白装,他亲手换的!

“好了,我们走吧,还有正事呢。”

塔娜笑着招呼了一声,突然的一笔收入让她也心情大为舒畅,毕竟意外之财谁不喜欢呢。

希娅特的钱就是夜林的钱,夜林的钱就是她的钱,一通串联之后,等于她塔娜白赚了一件神器,貌似没什么问题。

机智!(???-)_

“你们先走,我随后就到。”

夜林凑到土罐面前,盯着罐子头上仅有的几个小孔,似乎想要看穿罐子里面的人是什么长相。

“听说土罐的罐子头下面是一个美男子呢。”

他似乎意有所指的自言自语,土罐心里更是一突,一时捉摸不定这人是什么意思。

“朋友哪里人?在哪挖的这些袖珍罐?”他又好奇般问道。

“哈哈,这个不能说,我们探险队就是靠这个吃饭的。”

土罐哈哈一笑,连忙摆手示意不要随意打探别人的财路,这很没有道德。

“这倒是我唐突了,替大伙,向赫依德·巴登问好,那边的牛又在叫了。”

夜林拱手告别,飞快迈步跟上在人群外不远处等着他的几人,原地留下了僵住的土罐。

“赫依德·巴登?有点耳熟……”

“是的,是谁来着?”

“一时忘记了。”

那边的冒险家议论纷纷,这边的土罐本体已经满头冷汗,连忙收起剩下的袖珍罐,仓皇失措般迅速离开。

赫依德·巴登是当今皇帝里昂·哈因里希三世曾经的名字!

他是德洛斯帝国的人,这次来到艾尔文防线的目的就是为了调查早已封锁关闭的比尔马克试验场。

这个对外宣称已经报废但充满毒瘴的地方,据说有人突然从最深处听到了低沉的吼声和机械声。

平民对比尔马克知晓不多,但在一些实力比较强的冒险家和帝国高层那里并不算是什么秘密,一场失败的实验行为。

如果对外宣称早已完全摧毁的比尔马克,只剩下猫妖和哥布林的比尔马克,里面居然还残留着特殊的实验品未销毁,那对皇帝来说就是一个失信行为,威信会受到严重的打击!

所以借助卖袖珍罐的名义,他悄悄来到了艾尔文防线……

“我总觉得那个罐子头不是个好人。”

希娅特拿着梵风衣回忆着什么,她虽然从土罐那里赚了一笔,还是本能的对他有一种厌恶感。

赛丽亚重重点头,小脸上浮现一抹冷意,“他当然不是好人,居然在我的地盘赚钱!”

“嘛,毕竟一个突然出现的商人,把一众冒险家的钱赚的干干净净,当然不是什么好人。”

一行五人根据夜林的地图穿过幽暗密林,再由克拉赫带队直奔格拉卡。

格拉卡的面积很大,如果绕路前行的话不仅要花费大量时间,克拉赫也找不到路……

很尴尬,这么多年来她一直徘徊在格兰之森的一个角落,从未离开过太远的距离。

“格拉卡是牛头王萨乌塔的地盘,据说萨乌塔愤怒的时候,巨斧落下,大地都会颤抖,开裂。”

格拉卡怪石嶙峋,丛林交错,光线对比幽暗密林也要明亮的多,但相同的是这里处处都暗藏杀机。

如果说毒猫王是三四岁小孩的智慧,落雷凯诺是七八岁小学生的话,牛头王萨乌塔就是成年人。

非凡的力量,搭配不俗的智慧,让格拉卡成了一个常人不敢踏足的禁区。

夜林也是因为希娅特和塔娜在身边,才敢作出决定横穿格拉卡,直指火属性附魔卡的拥有者彼诺修。

找到彼诺修后,先要一百张用用……

赛丽亚某种朦胧的记忆又缓缓浮现,低声喃喃自语,“牛头人一族曾经也是爱好和平的战士啊,怎么都变成了这副模样呢。”

“这还要从那场大火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