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当时她得知消息,真的太担心霍铮的情况,所以没有多想就去了。

事后她就懊悔了,懊悔自己的冲动。

所以,她连忙结束了工作马上回到容城。

回到容城的第一天,她都是在担心受怕中度过的。

可见回来后,穆臣都没有找她,于是也就渐渐的放松下来。

度过第二天,就几乎觉得穆臣不知道她的事了。

可是,偏偏现在,穆臣要找她,不知道是有别的事情,还是知道了什么。

安夏跟着穆臣派过来的人,怀着心思地小心走着,每走的一步,都像走在悬崖边上。

不行,她得整理好情绪,绝对不能自己先暴露。

也许穆臣并不知道呢。

还有,如果穆臣知道的话,她也要想个好的借口。

她陷入沉思,所以并不知道,自己已经到了。

直到,佣人敲了敲穆臣书房的门。

咔嚓,房门被打开。

那里面溢出了炽亮的灯光,对安夏而言,这里面就是黑暗的地狱。

安夏进去后,穆臣刚洗完澡,水珠从他深邃的轮廓下滴落下来,看上去禁欲又邪气。

“来了。”

安夏战战兢兢道:“穆总。”

见穆臣坐下,她才敢坐下。

“听说你前几天去了N市工作。”

听到N市,安夏的心就提了起来。

但是她努力压制着,没有展现出来。

“是的,一个小工作,所以很快完成了就回来了。”

穆臣随意地开口:“那霍铮在N市出事,你也知道了。”

安夏焦急地解释:“我也是新闻出来才知道的,如果我早知道,一定会告诉穆总的。”

“穆总,请你一定要相信我。”

穆臣倏然停下擦脸的手,定定地看了安夏片刻,把安夏看得发毛,身子不由自主地哆嗦了下。

“相信?”

穆臣笑了笑:“我只知道利益。”

相信是什么东西?

这个世界上有人配他信任吗?

呵呵呵。

倏然,安夏的脸被穆臣捧住。

男人的手很凉,他所碰触的肌肤,都带着蚀骨的冷意。

“穆,穆总?”

穆臣的食指,在她眼角摩挲着,“看,这双眼睛,多真诚,好像说得是真的一样。”

安夏心猛然狂跳,“穆,穆总......”

“在我面前还敢撒谎,是觉得我太仁慈了?”

安夏脑子里一片空白。

他知道。

穆臣早就知道了。

安夏连忙跪在穆臣跟前,她哭着求饶道:“穆总,我并不想欺骗你的,我只是去了一趟医院看了下霍铮,我以为这件事不算什么的。”

“虽然我没有给你说,但是我有透露出去的。”

安夏是透露给楚怜儿和霍母知道,但是她没有明说,反而很聪明地想要让穆臣以为是她泄露给记者知道的。

想着趁机来减轻她的错。

见安夏吓得脸色都白了,穆臣温柔道:“有这么怕?我又没有说不给你机会赎罪。”

安夏惊得瞪大眼睛,直勾勾地看着穆臣。

“你不是喜欢霍铮么。”

安夏本想开口说不,却见穆臣眼神冷冽。

她的话,没再说出来。

“那就嫁给他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