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苏莫来也急眼了,冲着我喊道:“陈凤鸣,你还要不要脸了?我说了我不会娶你,你到底还要在我家里赖到几时?”

我忽然计上心头,噗通一下就跪下了,然后匍匐到苏莫来脚边嚎啕大哭。

“你!陈凤鸣你个贱人!你又,又来这招!”苏莫来气的说话都不利索了。

就这招好使啊!

“公子!你算你再厌恶我,也请看在我们孩儿的面子上,不要赶我走啊!”

唔,这一招是之前那招的升级版。

陈木子跑过来将我从地上扶起来,然后神情凛冽的看着苏莫来问道:“此事可是真的?”

我第一次见到陈木头如此杀气腾腾的样子,一时间也被他的气场震的愣住了。

“我没有!”

苏莫来的眼神就像刀子一样戳在我身上。

陈木子低头看我,我偷偷跟他挤了挤眼睛,他心中了然,神色缓和了许多。

陈木子转头对相国夫人问道:“相国夫人,您觉得此事应该如何处理?”

相国夫人皱了皱眉,然后对紫芯说道:“去,把宫里的徐太医请来。”

紫芯领命退了下去。

陈木子扶着我在椅子上坐下,然后用眼神询问我接下来该怎么办,我示意他安心,然后靠着椅背闭目养神。

我师从鹤仙学医五百年,也不是光吃粟子来着,我的肚子里还是有点儿真本事的,凭我的医术,想要瞒过一个区区太医,简直轻而易举。

过了有小半柱香的时辰,紫芯领着一个矮胖的花白胡子老头儿气喘吁吁的小跑过来。

他应该就是徐太医了。

徐太医一边擦着额头上的汗,一边弯腰给相国夫人行礼,“小老儿给相国夫人请安了。”

“徐太医不必多礼,这位是陈小姐,她身子有些不适,烦请徐太医给看看。”

“是。”

徐太医走到我跟前,拿出一方白色的帕子铺在茶几上,又拿出腕枕搁在帕子上。

“请陈小姐把手腕放在这腕枕上。”

苏莫来也凑了过来,他料定我是在撒谎,一脸幸灾乐祸,就等着看我一会儿出糗。

我把手慢慢,慢慢的从袖子里拿出来,故意装出犹豫不定,心神不宁的样子,苏莫来果然冷嘲热讽的说道:“陈小姐如果现在说实话,我和我娘都不会再追究此事。如果陈小姐仍然执迷不悟,等一会儿太医诊断结果出来了,陈小姐再想平安走出我相国府,是绝对不可能的了。”

陈木子按住我的手对苏莫来问道!“苏公子想怎么追究?”

“自是送去宗人府,让范廉好好查一查陈小姐的意图!”

范廉是康靖国有名的酷吏,我也有所耳闻。

“如果我妹妹说的是实话,苏公子又待如何?”

苏莫来被激的没了理智,脱口就说道:“那我就娶她!”

我赶紧把手放到腕枕上,然后对徐太医催促道:“快点儿号脉吧!”

徐太医把手指搭在我的脉门上。

“咦?”徐太医皱眉。

苏莫来急道:“怎样?”

“苏公子莫急,容老夫再细细诊断诊断。”

徐太医对我问道:“陈小姐平素月事可准?”

“准。”

“具体日子小姐可记得?”

“月中。”

“这个月月事可准时?”

“已延后七日有余。”

其实我月事刚过。

我颇为同情的看了苏莫来一眼,这小子就是太叛逆,他要是肯老老实实的配合我,又哪来这么些幺蛾子。

相国夫人有些坐不住了,她开口问道:“徐太医,陈小姐到底所患何疾?”

徐太医有些迟疑,看看相国夫人又看看我,不确定的问道:“陈小姐...还尚未婚配吧?”

我蹙眉,不悦道:“医者怎可因情因势而对患者有所顾忌?你管我婚否?你只将你的。诊断如实说了便是。”

这些太医在皇宫里待的久了,骨头都软了,年纪长,医术不长,到把奸滑世故学的通透,哪里还有半分身为医者的骨气。

徐太医心感惭愧,连声说道:“是是是,姑娘教训的极是。”

陈木子也有些急了,不耐的催促道:“徐太医,你倒是快说啊。”

“小姐手少阴脉动甚,阴搏阳别...”

陈木子更加不耐了:“你说点儿我们能听懂的。”

“小姐未患疾,而是喜脉,只是脉象...不稳,许是陈小姐身子太弱,或是怀孕时日尚短,待过几日,我再为小姐复诊一次,才可断定。”

苏莫来听完脸都绿了。

相国夫人的脸则是白的。

陈木子脸色阴晴不定。

只有我,笑的跟朵花儿似的。

还好,手艺没丢。

“苏公子,咱俩把婚期定在何时啊?”

苏莫来气的胸口剧烈起伏,把手指关节捏的咯噔咯噔直响。

陈木子见他如此,连忙挡在我俩中间。“小妹顽劣无知,还望苏公子不要介意,婚姻大事不是儿戏,需得两家坐下来好好商议过后再定。”

相国夫人应和道:“小王爷说的极是,高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