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月娘送走了吴茱儿,返回后院。曹太监虽然说对她有求必应,实则对她并没有完放心,仍然限制了她出入自由,只许她在花园和后院活动,走到哪儿都有人跟着她。

月娘却没有对他的软禁表示不满,她很清楚自己在曹太监眼中只是一把往上爬的梯子,在她进宫之前,最好不要同他撕破脸。

用过朝食,辰时一刻,曹太监来了,说好了从今天起要教月娘宫里头的规矩,此外,他还带了一对十来岁儿的少女,低眉顺眼的样子。

“咱家昨日回去想了想,娘子身边总要留两个奴婢,在这里就使唤惯了,进宫之后也好给你帮手。”曹太监一脸好意。

月娘惯看风月,最识人心,岂会不知这是曹太监埋在她身边的钉子,用来监视她的一举一动,防着她反水。

“公公多此一举,奴家这身子没恁地娇贵,有茱儿一个陪着就够了。”月娘神色冷淡,明知拒绝不了,还是要表露不喜,不能叫曹太监觉得她是个软柿子。

曹太监好声好气地劝她:“那野丫头懂得什么伺候人,不过是娘子喜欢才送她一场福分,这两个可是精挑细选的好人才,不只识字儿,更会弹琴作画,定能陪娘子消遣――”

说着他不容月娘再次拒绝,叫那两个婢子上前拜见,一个苹果脸穿翠衫子的叫心琪,一个瓜子儿脸穿红褙子的叫语妍,两人俱是青春貌美,可到了月娘跟前一比,便不值一提了。

“婢子心琪给娘子磕头,求娘子收留。”心琪看样子是个实诚丫头,害怕月娘不肯要她,说跪就跪。月娘躲之不及,受了她一拜,暗叹一声,伸手递向她。

“起来吧。”都是苦命女子,她对曹太监不满,却不会作践这两个女孩儿。

语妍垂着头站在一边,曲了曲膝盖,却扭扭捏捏没有拜下,咬着唇儿,瞧瞧抬头偷看月娘,但见她花容月貌绝尘之姿,竟不输传闻,难怪能被称为秦淮三绝,更有文人骚客赠号琵琶仙。

她也只是羡嫉了一瞬,便收回目光,瞥一眼同她一起被宋知府送到此处的丫鬟心琪,暗暗撇嘴:瞧这没出息样儿。

月娘无奈收下了两女,还要向曹太监道谢。

曹太监自以为是将了她一军,心中十分得意。昨日他答应月娘留下那个不男不女的小丫头,掉头去宋孝辉那里吃酒,顺嘴提了那么一句,谁知宋孝辉一针见血地告诉他,月娘这是在为日后谋算,要他当心她过河拆桥。

宋孝辉建议他早做防备,曹太监深以为然,于是今天一早宋孝辉就让人送来了两个调|教好的奴婢,并她们的卖身契,曹太监满心觉得宋孝辉有眼色会来事,毫不迟疑地收了人,领到月娘跟前。

他哪里想得到,这里头暗藏机关呢。

月娘将曹太监让进偏厅里讲话,二人刚刚坐下,底下端上茶果点心,外面就有人禀报――说是前院来了贵客,请曹太监过去。

月娘心思一动,当着曹太监的面问道:“整个应天府,谁还能在公公面前称贵客?”

曹太监也是糊涂,被她捧了一句,笑着扭头去问外面传话的六福:“何人登门,报上名号。”

六福觑了月娘一眼,犹犹豫豫出声道:“是、是锦衣卫的岳二爷。”

曹太监脸色当即一变,站起身就往外走,回头冲月娘道:“娘子先歇着吧,晚些时候咱们再讲。”

月娘颔首,目送他去了,心想这“岳二爷”定是个厉害的人物,不然也不能叫这阉奴听名字就匆匆去见。而门外头,正在立规矩的两个新来的丫鬟,当中一人听见了来客,心跳急地几乎要蹦出来。

...

曹太监可以在应天知府面前摆谱,但到了同样从京师来的锦衣卫跟前,就成了棒槌。

岳东莱是什么人呢,比方说他姓曹的只是厂公拴起来的一条狗,用得着的时候才放他出去咬人,那岳二爷就是厂公拿人血人肉喂出来的一只鹰,纵容他飞在九天之外。

论等级,人家是堂堂锦衣卫千户,他是个八品的阉人不入流,论赏识,人家是鹰他是犬。不能比,没法比。

曹太监匆匆忙忙跑到了前庭,抹着汗进到门厅,未见人,先赔笑:“不知岳统领大驾,有失远迎,有失远迎。”他到应天来之前,是得到点儿信,据说岳东莱奉了厂公之命,也要到应天府办什么事儿,可来了这么久,却没见过一面。

背手立在门厅中央的男子中等身材,未着锦绣飞鱼服,显然是匿名而来,一身青袍足蹬黑履,项上包着纯阳巾,不像是武夫倒似是儒生,听到曹太监客套,那人转过身来,露出一张年轻带笑的脸,皮肤略白,眉覆于眼,鼻梁直挺,唇薄而浅,看是个斯文俊秀的郎君,实则个杀人不眨眼的笑面老虎。

“听闻曹寺人近来在应天府混的是风生水起,岳某不请自来,是有事相求。”

曹太监一听这话就头皮发麻,只当是他从民间采选上头捞多了油水,惹着了这位爷眼红,一叠声道:“不敢不敢,岳统领只管吩咐,上刀山下火海,小人无有不从的。”

岳东莱扫他一眼,面上虽还带着笑,眼神却冷了下来,掸袖坐下,说明来意:“我要在应天府找一个人,可惜遍寻不着,想进保籍所翻阅黄册查找线索,听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